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89章 你长得像你妈,还是像你爸?

第389章 你长得像你妈,还是像你爸?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我重要?呵,老子又不是你亲爹,用不着你这么孝顺我!”

    封行朗冷嗤一声。

    严邦笑得爽朗,探手过来在封行朗的后颈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

    “我亲爹长什么样儿,我已经记不清了!但你封行朗的样子,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如果你妈没意见,我到是不介意收你当儿子养!”封行朗冷趣一声。

    抬手推搡开了严邦卡捏在他后颈上的手臂时,严邦却发现了封行朗左臂衬衣上的伤口。

    “朗,你受伤了?”

    严邦用手触探了一下衬衣上的鲜血,“伤口是新的!你被谁攻击了?”

    一边说时,严邦已经在四下寻看房间里的异状。

    “别神经了!是我自己不小心碰到的!刚刚喝得有点儿懵了。”

    封行朗选择了对严邦隐瞒。

    并不是说他不相信严邦,以他跟他多年的交情,严邦这个朋友,还是值得他封行朗信任的。

    只是,丛刚的那句‘你想我再死一次么’,或多或少还是让他对严邦有所保留。

    关键在于,封行朗知道严邦向来都是个铁石心肠的狠角色。他不想让严邦再做出那种几乎冷酷无情的选择!

    他清楚严邦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他!而封立昕和林雪落,严邦几乎可以做到视而不见的地步!

    “怎么这么不小心?我给你包扎一下吧!你哥的医疗室里,应该有药箱。”

    严邦刚要起身,却被封行朗叫住了。

    他实在不想让严邦发现自己的肱二头肌还有个跟踪器。不然又得废话一箩筐。

    “这点儿小伤口,死不了人!滚出去吧,别再扰我睡觉了!”

    封行朗扯过喜庆的被子盖在了自己的身上,一并将受伤的手臂掩在了里面。随后闭目开始休憩。

    严邦顿住了脚步,却没有离开,而是绕过半张庥,在靠近窗口的一侧平躺了下来。

    感觉到庥沉了一下,封行朗睁开双眸,便看到躺在一旁的严邦。

    “死出去!”封行朗厉吼一声。

    “没用的!这三天,要么,让我守着你;要么,你跟我回御龙城!”

    严邦此言一出,封行朗整个人都暴戾了起来。

    他现在最为憎恶的,就是有人逼他做这种无聊得想杀人的选择题。

    困兽犹斗,男人解决问题的方式向来粗暴!

    但也简单!

    一个小时后,被封行朗打得鼻青脸肿的严邦最终还是走出了封家别墅的院落。

    “邦哥,您的脸,这是……”

    守在别墅院落外的小弟迎了上前。

    “不小心磕的!再问割了你的舌头!”

    严邦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你们守在这里!封行朗一出门儿就跟着他!然后向我汇报!”

    不小心触及了脸上的伤痕,“咝”严邦又是一声吃疼的冷抽:

    这个封行朗,撒起疯来跟玩命似的!

    ******

    严邦离开了,可封行朗在黑暗中等了很久,都不见丛刚进来找他。

    明天就要赴河屯的约了。虽说封行朗救人心切,但也不至于鲁莽行事。他必须跟丛刚好好的规划一下具体的方案。

    人要救,仇亦要报。

    难道丛刚没发现严邦已经离开了封家?

    还是他畏惧于严邦的狠厉,自己先行逃离了?

    不应该的!因为丛刚并不是那种迟钝又不敏捷的人,更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又等了几分钟,还没见到丛刚的身影,封行朗燥意的从庥上一跃而起。

    封行朗先去的,是封立昕的医疗室。

    里面并没有丛刚的身影,所有的物品依旧整齐的摆放着。

    封行朗微微蹙眉:难道丛刚真的离开封家了?

    转身想朝楼下走去,可封行朗又顿住了步伐。

    还有哪里能比大哥封立昕的医疗室来得清净呢?

    这个地方还真有!那就是三楼的阳光房。

    果然,在阳光房里,封行朗看到了静谧在黑暗之中,宛若雕塑一般的丛刚。

    不知道他对着黑暗的夜幕在寻思什么,只觉得这个人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封行朗不会过问他的过去,以及他的内心世界。

    封行朗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现在的丛刚只会忠诚于他!效力于他!

    本想询问丛刚:在严邦进来封家之间他说的那句‘你想让我再死一次’,是不是想表达他前几天的死跟严邦有关?

    但封行朗却没有就这话题问底下去。因为无论结果是什么,都不是他封行朗想知道的!

    “你上回见到河屯,他有说过要置你们兄弟俩于死地的原因了吗?”

    丛刚不用转身,便能扑捉到身后十米之内的任何细微的响动。甚至于包括一个人的呼吸和心跳。

    “他说我这长脸张得不合他的眼!”

    这是河屯的原话。对于这个理由,封行朗是不信的。

    “只是他想杀人消遣的借口罢了!”封行朗冷哼。

    丛刚转过身来,静静的看着迎着月光的封行朗,虽说看不清晰,但也能看个大概。

    “不是借口!而是真实原因!河屯没有必要给自己找什么借口!他也不削!”

    看来,丛刚真的很懂河屯。

    “那你的意思是……你去整个容什么的,就能免去自己的杀生之祸?”

    封行朗冷冷的笑道。有调侃的意味儿,更多的是满腔的戾气。

    丛刚朝封行朗走近一些,近到一米之间的距离。他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的这张脸。

    线条清冽,五官丰神俊朗;菲薄的唇微微上扬,勾起一抹似有似的邪肆之意。

    “你跟河屯有过交集吗?”

    丛刚又问一声。

    “鬼才知道!难道跟我救你有关?”封行朗的思维很敏捷。

    丛刚笃定道,“不会!”

    “那就是河屯想要杀人,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理由了!所以我这张脸长得不合他的眼,也就成为他想弄死我们兄弟俩的原因。”

    封行朗嗤声冷哼。

    而丛刚却摇了摇头,“一个小小申城的财阀新贵,是提不起河屯的兴趣,让他劳师动众的带上那么多人来围剿你的!”

    丛刚的目光再次落在了封行朗那张丰神俊逸的脸庞上:一定是这张脸的问题!

    于是,他淡淡的询问一声:

    “你长得像你妈,还是像你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