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87章 你确定自己不是喜当爹?

第387章 你确定自己不是喜当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在医疗室的门前驻足了片刻,但最终却没有走进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他转身离开。

    二楼的主卧室,是他跟林雪落的婚房。

    婚房里,依旧延续着喜庆的气息。大红的喜被又被安婶给换上了。

    他已经记不清,那个女人肚子里的小东西是不是在这张庥上造出来的,只记得每次跟她欢乐的时候,她总是那么的推推搡搡,玩那种危险系数极高的欲拒还迎戏码。

    真不知道那个傻女人是真蠢还是假蠢,难道她不知道男人在那种状态下,征服裕只会更加强烈的么?

    封行朗横身躺在了婚庥上,他想感受一下婚庥的喜庆气息;可却怎么也感受不到!

    有的,只是女人那张血流满面的小脸,却满染着打不死小强般的坚韧和倔强。

    即便被他谩骂,欺凌成这样了,她还会说:我会照顾好你哥的!我有汤喝,就绝不会让你哥喝水!你能伺候他如厕,我也能!

    真是个傻得不忍直视的笨女人!

    都蠢成这样了……封行朗真替她难过!

    侧头之际,封行朗看到了贵妃椅旁的三角橱柜处,放着两瓶红酒。还两只晶莹剔透的水晶杯。

    封家没有给雪落和封行朗举行婚礼。封立昕那样的精神面貌,也不太适合太过喧闹。

    安婶便给二少爷和二少奶奶准备了红酒,想让他们在新婚之夜能够借酒助兴一些的。

    可却没想到二少奶奶当晚就被从婚房里给吓跑了出去!

    而那两瓶红酒也就一直搁置到了现在。

    封行朗站起身来,朝那两瓶红酒走了过去。

    这一刻,他到是挺需要用这两瓶红酒来解解乏。

    晶莹剔透的水晶杯,映衬着妖冶如血的红酒酒液,立刻有种高大上的矜贵感。

    但此时此刻,封行朗却觉得这红色的酒液,如同那吸血鬼的口,似乎想吞噬掉他的灵魂一样。

    甘洌的酒液入口入喉,沁凉又爽适,在一瞬间平息掉了心头一直积聚的苦闷和压抑。

    于是,封行朗索姓横躺在了贵妃椅上,开始一杯接一杯的自斟自饮起来。

    【我不想跟没礼貌的人坐在一起吃早餐!】

    【请叫我嫂子!你爹妈没教你要懂礼貌吗?】

    【这拼盘哪里花哨了?色、香、味,色泽形状排第一位,我只是想让你哥看着这个笑脸拼图后,心情能好一些,食欲也就跟着好些。】

    【封行朗,你喜欢孩子吗?】

    【封行朗,你这辈子就只打算为你哥这么活着?】

    【封行朗,那你需要我替你生个孩子吗?】

    也许,他不是不喜欢孩子;

    也许,他并不是不需要她替他生个孩子……

    只是,他不配有孩子罢了!

    在酒精的作祟下,封行朗的世界开始迷蒙了起来。

    有些时候,没一颗冷静又理智的心,那才叫一种福份。可以很傻很天真的活着,无忧无虑,什么都不要去想,什么也不用去管!

    封行朗拿着红酒瓶,直接对吹了起来。没几口,一瓶红酒就见底了。

    封行朗踉踉跄跄着步伐,想跨过贵妃椅去取三角橱柜上的别一瓶红酒;只觉得红酒像是自己长了腿一样,他越是伸长自己的手臂,那瓶红酒就离他越远。

    迷迷糊糊间,他看到一个人影在自己的面前晃荡着。

    婚房里没亮灯,借着窗外的月光,还有身体之中的酒精,封行朗实在不能确定:在他眼前晃动着的,究竟是人,还是鬼?

    “咦?丛刚……是你活过来了?还是我死掉了?”

    封行朗并没有醉。这点儿红酒,还不至于把他这种经常跟白默泡夜莊的人给灌醉。

    所以他认出了拿动那瓶红酒的人影,是丛刚!

    “我有没有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要知道你自己还活着就行!”

    丛刚开声了,将那瓶红酒放离了封行朗。

    灯亮起,炫白了整个房间。

    “开灯干什么?快关了!”

    封行朗有些不适应的用手挡了挡扎眼的光亮。

    丛刚纹丝未动,就这么静立在原地,盯看着借酒消愁的封行朗。

    有些颓废的封行朗!

    这一刻,封行朗是讨厌丛刚的!连如此短暂的自我逃避,他都不肯留给他!

    封行朗用双掌拍了拍自己的太阳坹,似乎想通过这样的击打方式能让自己清醒一些。

    “把衣服脫了!”

    封行朗有些突兀的冷声说道。

    “……”

    丛刚怔了一下:似乎有些不确定封行朗这是醉着呢,还是醒着呢?

    “你不脫,我自己来!”

    封行朗朝丛刚冲了过来,径直将他上身的衣物,一股脑的上推到了他的锁骨处。

    “没受伤……很好!”

    封行朗一边喃喃自语着,突然画风一转,他的一记右勾拳便重重的打在了丛刚的腹处。

    丛刚也是碳水化合物的人,他不是神!

    关键是,他根本就没想到封行朗会发疯一般的偷袭他!

    一声吃疼的闷哼,丛刚半蜷着身体后退上了一大步,以避让阴晴不定的封行朗。

    “狗东西,老子都差点儿被河屯给玩死了,你竟然还有闲情逸致跟老子玩装死?”

    “而且还害得老子在殡仪馆里掐了半天的尸体!你她妈怎么不真死掉的!”

    封行朗此言一出,丛刚便知道他已经清醒了过来。

    封行朗去殡仪馆,丛刚是知道的。也知道封行朗认出了那个尸体并不是他丛刚本人。

    以及封行朗在殡仪馆内跟那具尸体所说的话,他也听到了!

    “不就是做个选择题么,这样你都能被玩死?”

    丛刚淡声道。他弯身从地上的帆布包里取出了一个类似于气钉枪的东西。

    “林雪落怀孕了。”

    默了几秒后,封行朗才开口说道,“孩子快四个月了!”

    拿着气钉枪的丛刚微微一顿,依旧淡漠,“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延缓了一秒后,丛刚又漫不经心的补充上一句,“你确定自己不是喜当爹?”

    “……”封行朗愕了一下。

    似乎他没想到丛刚也有冷幽默的时候。

    其实丛刚的这句冷幽默,只是为了转移封行朗的注意力。

    “噗嗤”一声,丛刚一把扯下他左肩上的衬衣,将一枚东西打进了封行朗的肱二头肌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