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82章 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第382章 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己怎么可能还会有孩子呢?想都不敢想的事儿!

    “老莫,我只是说如果……”

    封立昕似乎哽了一下,“如果我死了,记得帮我挑选一张帅气点儿的照片当遗照。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行朗跟雪落应该会带着他们的孩子去给我祭祀……太丑了,会吓到孩子的!”

    实在无法抑制心头的哀伤,封立昕把头侧到了一边,紧紧的闭上了双眼。

    “大少爷,您又胡思乱想什么呢?我最不爱听你这么胡说八道了!”

    莫管家急切了起来。心头跟着一阵揪疼。

    要不是因为舍不得大少爷封立昕,莫管家早就回老家颐养天年去了。封一山当年的喜怒无常,他也是受够了。但莫管家却无比的惜爱平易近人的大少爷封立昕。

    “行了老莫,动什么肝火啊?我只是说如果。你就当我童言无忌好了!”

    封立昕勉强着自己挤出了一丝笑容来。

    喝了一口莫管家喂过来的燕窝,封立昕缓缓的提上一口气。

    “老莫啊,等行朗和雪落的孩子大了,你千万不要跟他讲我这个大伯的悲惨故事!孩子不爱听不说,还会增加他的压抑感!我可不想让我的亲侄儿跟他爸爸一样,老是守着个仇恨和沉重的报恩心理过日子!我只想小东西平平安安的,快快乐乐的,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好!”

    莫管家总觉得今天大少爷的话有些伤感。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悲观失望的日子。每天都以为自己快死了,然后一遍又一遍的跟他唠叨着放心不下的遗言。

    “要讲你的故事,也得由你本尊亲自讲给他听才适合!”

    微微换息,“大少爷,你是在担心二少爷吧?放心吧,以二少爷的睿智,一定能够斗得过河屯的!你就安安心心的等在白公馆里,等着二少爷和二太太一起来接您回去。”

    微顿,莫管家又补充上一句,“到时候,说不定蓝小姐也会来接您回封家呢!人心总是肉长的,您爱蓝小姐爱得那么深,她总有一天会回心转意的!”

    回心转意?她的心又在过他封立昕身上半分一秒么?

    封立昕只是苦涩的摇头。

    他已经决定好要用自己的命去跟河屯交换雪落母子了!

    无论结局如何,至少他要试一试。

    ******

    封行朗醒来时,正值晨曦满屋。

    不得不说,严邦是个懂得想享的男人。

    偌大的起居室里,超宽敞的沙发庥,格调优雅的奢华环境,尽显尊贵;面对着大面积的落地窗,让睡眠拥有着绝好的质量。不仅仅赏心,而且还悦目。

    沙发庥的质量是卓越的。任由封行朗的四肢可以轻松的舒展。

    他的一条劲腿,就这么搁置在严邦最柔软的腹处,随着他的呼吸,而节奏的起伏。给人以生命的安心笃实感。

    他是活的,他也是活的。

    突然,不协调的一幕发生了。

    封行朗一个狠戾的踹踢,径直将沙发庥边沿处的严邦径直踹到了地毯上。

    好梦中的严邦根本没有预料到封行朗会突然给他来这么一腿。昨晚被他搁了一整夜不说,一到早晨,竟然卸磨杀驴般的将他毫不留情的踹掉在了地毯上。

    爬了好久,严邦才好不狼狈的从地毯上爬起身来。

    “睡什么睡?让你查河屯的住处,你究竟查到了没有啊?”

    封行朗留在御龙城的另一个原因,也是为了监督严邦调查河屯的信息,以及林雪落可能会被关押的地点。

    “封行朗,你这还没过河呢,就迫不及待的想拆桥了?兔死狗烹,也不是你这么玩的吧?”

    严邦吃力的从地毯上爬起身来,揉了揉被封行朗踹疼的腰际。

    “什么兔死狗烹呢?这叫卸磨杀驴!你法语老师没教你学中文吗?”

    封行朗嗤声冷哼,便从沙发庥上一跃而起。虽说身上的衣物不在,甚至于还能闻到被沐浴后的沁凉香气,但封行朗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很完好,丝毫没有任何被亵渎过的痕迹。

    封行朗找严邦是找对人了。

    一个晚上的时间,严邦的人将整个申城挖了个遍。一般像河屯那样狷狂的大人物,铁定是不会屈尊降贵到市井街头的。

    在一处无人问津的天价豪宅区,河屯早在半年前,就让人买下了好几幢临海的联排别墅。

    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意境。关键人家河屯也不差钱。

    一听说查到了河屯临时居住的老巢,封行朗快如劲风似的想冲了起居室;却被严邦一下子给阻拦了下来。

    “封行朗,为了那个叫什么雪落的女人,你这是要疯了么?理智呢?”

    “滚开!少她妈的跟我提什么理智!”

    这一刻的封行朗,最恼火的,就是自己所谓的理智。

    为了能平安的将大哥封立昕送出封家,他的确是理智的:他将自己的老婆孩子做为诱饵抛给了河屯。

    当时的他只考虑到:河屯是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所以必须要让他看到真实的林雪落,才能成功的吸引走河屯派出的第一波人手。

    而大哥封立昕显然是经不起防暴车那般剧烈碰撞的。所以只能牺牲林雪落那个傻白甜来清理掉去白公馆路上的障碍。

    的确够理智,够冷静了,但为什么他此时此刻的心,却压抑是他无法呼吸呢?

    “你要是现在去送死,怕是将来连替你大哥,替那个叫林雪落的女人收尸的都没有!”

    严邦用健硕的体魄拦下了封行朗的去路。

    “我可丑话先说在前面:我只会替你收尸!至于你大哥封立昕,还有那个叫林雪落的,我一概不管!我狠得下心,这你是懂的!”

    严邦在倒逼着封行朗。他当然不想看到封行朗白白的去送死。

    “老子不要你收尸!只要河屯真敢动手弄死我,有凭有据,你就让老楚带条子连窝端了他!”

    “你这是要用自己当诱饵吧?”

    严邦总算是听明白了封行朗的意思。

    常言道: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就在封行朗跟严邦构思好了用白默当幌子,诱一骗老楚带条子去端了河屯的老巢时,却接到了莫管家打来的电话:说封立昕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