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81章 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

第381章 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立昕滑动着手机屏幕将下面的字体放大一些。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想救林雪落母子,自己想办法从白公馆里出来。可以用你的命来交换林雪落母子的性命!以一换二,很划算!给你三天时间,过时不候!如果你报警,那就等着替她们母子收尸吧!】

    雪落被打得满脸是血的照片,着实震惊到了封立昕。

    一个孕妇被打成这样,换谁都会心生怜悯。更何况挨打的雪落还是他封立昕亲自选给自己弟弟的弟媳妇!

    雪落怀有了封行朗的孩子,这给了封立昕莫大的欣喜和激动。可这张照片却让封立昕万分的难受起来!

    雪落现在可是个孕妇啊,而且听孕检医生跟雪落的交谈,肚子里的小侄儿已经有四个月了。她怎么承受得起这帮人的暴行呢?

    封立昕从刚刚欣喜若狂,一下了又黯然萎沉了下去。

    他再次想拨打那唯一的手机号码,知道那是联想蓝悠悠和河屯那帮人的途径。可任由封立昕怎么尝试,都没能打通那个电话。

    整个白公馆里的信号都被屏蔽了!这个手机是打不过去的,也接听不到外界任何的电话。

    那该怎么办呢?

    雪落和肚子里的孩子多大那帮凶残的恶徒手上多一分钟,就会多上六十秒的危险。

    封立昕转动着轮椅,想去找白老爷子将屏蔽的信号重新通上。

    可当封立昕的轮椅转到门口时,他又顿了下来。

    封立昕想到了最后的那句话:如果你报警,那就等着替她们母子收尸吧!

    封立昕不敢拿雪落母子的生命来冒险。

    用他的命,以一换二,的确很划算。

    在封立昕看来,自己的命的确没有雪落母子的命来得珍贵。他活着,只不过是苟延残喘;而雪落还那么年青,肚子里还怀着弟弟封行朗的亲骨肉,用他的命去交换她们母子的生保命,怎么算都是划算的。

    封立昕低下头去,再次看了一遍雪落作孕检的视频,即便是在别人的威逼之下,在听到医生说胎儿很健康时,她还是流露出了宽慰的笑意。那是母爱的光芒之显。

    对于雪落,封立昕除了愧疚之意,还是愧疚之意。

    要是不因为自己当初急于找个女人照顾弟弟封行朗的后半生,也不会让无辜的雪落嫁来封家受苦受累。

    现在她替封家怀了子嗣,却又落在了仇敌手中;得不到丈夫和他这个大哥的半点儿呵护,还要倍受这些恶徒的暴行……

    封立昕的心被狠狠的刺痛着。他觉得雪落母子的不幸,都是因为自己。

    如果自己的命能救回她们母子,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至于蓝悠悠……

    就让她一辈子都留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吧!

    封立昕已经不奢望自己跟蓝悠悠之前还能有将来!他清楚的知道:这一路爱恨纠缠,只不过是他一个人的单相思!

    蓝悠悠能深爱上自己的弟弟封行朗,封立昕还是很欣慰的。说明那是封行朗的魅力所在。

    封立昕恨不得将自己所拥有的都给蓝悠悠……只可惜,她并不稀罕他的东西!

    捧上自己的一颗心,或许她还会嫌它腥气。

    来到白公馆之后,封立昕第一次从镜子里看到面目狰狞的自己。

    在看到镜中自己的那一瞬间,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那镜子里的还能称得上是个人吗?简直就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千年僵尸。

    封立昕缓缓的抬起自己残厉如鬼爪的手,凄凄的笑了笑。

    要是能用自己的这具残躯,为雪落母子尽最后的绵薄之力,封立昕觉得即便是自己死了,也算值当了。

    再说了,这也是他封立昕亏欠雪落母子的。

    封立昕仰起头,将眼框里的东西逼退了回去,缓缓的转动着轮椅朝庥边挪了过去。

    庥头的矮柜上,放在那个大白不倒翁。封立昕深深的凝视着它肥嘟嘟的体型,满眼的暖意。

    从封家离开得匆忙,但莫管家还是没忘记把这个大白不倒翁给带了出来。

    每每封立昕情绪不安的时候,这个大白不倒翁就能平缓他的心绪。

    在白公馆的这几天,封立昕每天爱不释手。

    心地有多纯净的人,才会送如此暖意的东西给他当礼物啊?

    封立昕没看错雪落,她的确是个好姑娘:心地善良不说,而且还特别的暖心暖意。

    可偏偏是这么个纯净到不染一丝尘埃的女人,却受了那么多不公平的对待。还被自己的丈夫当了诱饵,以保全他这个大哥的安全。

    想想封立昕就觉得自己亏欠了雪落太多太多!可雪落现在还怀上了身孕……

    看来,自己是万万不能将这件事告诉弟弟封行朗了!

    他抛弃雪落已经够让雪落心痛的了,如果他再做出任何对雪落母子不闻不问且任其自生自灭的事儿,那今后他还怎么去面对雪落母子呢?

    莫管家进来的时候,封立昕已经坐回了庥上。

    这两三个月来,封立昕的确恢复得不错。虽说手上的握感依旧不太灵敏,但他上肢已经恢复上了一定的体力,能自己从庥上挪坐到轮椅之上。只是做这样的动作时,表层皮肤会绷得很难受。

    “大少爷,您醒了?饿着了吧,请吃几口垫垫饥。”

    药膳还在炖着,担心封立昕醒来没人在身边伺候如厕,莫管家便赶回房间里看上一眼。还端了一碗白家家仆一早就炖好的上等燕窝。

    封立昕将大白不倒翁托在自己的掌心里,正有一下没一下的触碰着它。

    “老莫,如果行朗跟雪落有孩子了,你说他们的孩子叫什么名字好呢?”

    封立昕若有所指的淡声问道。

    莫管家喂来燕窝的动作顿了一下,“这八字还没一撇呢,你这个伯伯就操心上了?”

    封立昕涩意的笑了笑,“对呢,小家伙有他爸爸有他妈妈,也轮不到我这个当大伯的瞎操心!”

    “大少爷,等过了这阵子,您就可以去美国做手术了,到时候就能有您自己的孩子了!您想给孩子取什么名,就取什么名!”

    原本,这只是莫管家的一句安慰。可落在封立昕的耳际,却更为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