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66章 封行朗,你这坏到流脓的家伙!

第366章 封行朗,你这坏到流脓的家伙!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丛刚抬起深邃的眼眸,里面满蕴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沉重感。 ( . )

    让封行朗看着都能感觉到沉甸甸的压抑。

    “你跟严邦很熟?”丛刚不答反问。

    “嗯……应该很熟!”

    “就是他从地下仓库里把你给救出来的?”丛刚又问。

    “嗯,是他!”

    封行朗微微蹙眉,“你该不会是在怀疑严邦吧?”

    “他不是好人!离他远点儿!”

    丛刚冷冷的说道。把每个字眼都咬得很重。

    “丛刚,你是不是太紧张了?草木皆兵?”

    封行朗微微勾动了一下唇角,“你竟然在怀疑一个冒死把我从火海里救出来的人?”

    “居心叵测,有时候并不是指要你的命,也有可能……要你的人!”丛刚冷语。

    封行朗盯看着丛刚,默了一会儿,然后就笑了。

    “丛刚,你想太多了!我跟他,还有白默,三人已经有了十多年的交情,严邦一直充当着长兄如父的角色!”

    微顿,封行朗轻吁一口浊气,“丛刚,你一个人孤寂了太久,根本体会不到兄弟般的友情!等我摆平了河屯,会把你介绍给严邦他们认识的!”

    丛刚默了。似乎并不想跟封行朗继续这个话题。

    或许,他真的太紧张了。

    封行朗刚要起身,肋骨不经意间的使力,触碰到了伤口,疼得他眉头直皱。

    “还愣着干什么,过来扶我一把!”他喝斥一声。

    封行朗很沉,几乎没有自主的使力;丛刚托住了他大半的体重,才将他扶了起来。

    洗手间里,封行朗睨了一眼还托着他劲腰的丛刚。

    “那玩意儿我能自己扶,你可以出去了!”

    “……”

    ******

    夜莊。

    在黑幕的掩盖下,绽放着它的璀璨夺目。是压抑中的男男女女们欢乐的天堂!

    封行朗来这里当然不是为了娱乐和消遣,而是为了看住白默。

    他不想让白老爷子陷入有可能会发生的尴尬境地里。

    能未雨绸缪,总是好的!

    封行朗知道大哥封立昕暂时是安全的。

    其实这一刻的他,也想找一个地方缓解自己的烦躁。

    自从蓝悠悠给他发来那张雪落被打得满脸是血的照片之后,他整个人都陷入了莫名的焦躁之中。

    不仅仅是因为对那个女人的愧疚之意,还有一种从第七根肋骨处传来的疼!

    女人现在在河屯手里,想跟河屯私了,显然河屯不会配合。

    封行朗想过动用警方的力量。可这样做又太过冒险。

    毁尸灭迹,向来都是亡命之徒的上上策!

    而现在,正如丛刚所说的那样:河屯想给自己做的是选择题,而林雪落只是其中的一个选项;大哥封立昕在白公馆里,无疑河屯还缺少必要的一个选项,才能完全这道选择题。

    换句话说:林雪落现在至少还是安全的。

    封行朗千算万算,都没能算到:林雪落怀孕了!

    他以为蓝悠悠只会打上林雪落一顿,以出出心头的怨怒,至少林雪落的命能保住;可他怎么会知道那个傻白甜的女人已经怀孕快四个月了呢?

    “不跟我一起进去……爽爽?”

    封行朗打开车门的时候,丛刚并没有任何要一起下车的迹象。

    “你肋骨还没愈合,爽的时候悠着点儿!少喝点儿酒,会误事!”

    丛刚低沉着声音,有些严肃。

    封行朗笑了笑,探手过来在丛刚的板寸头上一撸而过,温声悠答:“听你的!”

    下车之后,封行朗又驻足转身,朝车内的丛刚说道:

    “今晚我不回,你不用等在这里了!放你假。”

    丛刚默着。他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封行朗健硕的体魄进去了夜莊。

    似乎测算到封行朗从夜莊的大厅进去专用包间的时间,在没有出现任何异状的情况下,丛刚才开着那辆卡宴离开。

    黑暗中,严邦刚毅的面容沉得有些玄寒。

    “看清卡宴车上的那个人了吧?派几个兄弟去做了他!”

    “做了他?可他……好像是朗哥的人!”

    “你朗哥身边有我就够了!其它闲杂人等,都是多余的!”

    “知道了严总。”

    “活儿干得漂亮些,那人可不好对付!把昨天刚改装好的那两辆防暴车用上!”

    “好的。”

    “这件事,要是有半个字眼落进封行朗的耳朵里,明天的太阳,你肯定看不到了。”

    “是,严总。”

    ******

    封行朗进来包间的时候,白默正在看动物世界。

    偌大的液晶屏,那头公狮子好似要跑出来似的。

    “你亲儿子呢?”封行朗悠声打趣道。

    “你干侄儿被沐裕更衣去了!”白默目不转睛的盯看着液晶屏。

    封行朗这才发现:白默的左脸颊上还贴着祛瘀膏贴。

    还真被严邦给打了?

    封行朗想笑,可实在没那个心情笑。

    “最近没回去给老爷子请安?当乖乖孙?”

    封行朗依在白默身边坐下,陪他看无聊的动物世界。

    突然,白默伺机而动;开始玩起了他所乐忠于的下三滥偷袭手段。

    他呼的一声,便欺身而上,将心情本就压抑得焦躁不安的封行朗伏击在了身之下。

    “封行朗,你这满肚子坏到流脓的家伙!竟然骗我说严邦是gay,害得老子白白被打了一拳,都快破了相了!”

    白默愤愤难平的口水喷在了封行朗的脸上,他用双手狠掐着封行朗的颈脖,几乎用上了全部的力道。

    像这种偷袭的下三滥行为,白默经常玩!

    因为明的大不过封行朗,所以只能搞这种见不得光的偷袭行为。

    每次都以白默自讨苦吃而告终,可这一回他却成功的逆袭了,竟然没被封行朗甩到地毯上去。

    这可是千年等一回的美事啊!

    而事实是,封行朗被白默的膝盖顶在了肋骨上,疼得他整个人都软化了下去。

    加上白默像个疯子一样死卡着他的颈脖,封行朗一时间摆脱不得,着实吃了回闷亏。

    “白默,你小子干什么呢?”

    走进来的严邦厉吼一声,一个猛扑,径直扣住白默的腰际,将他整个人凌空甩了出去。

    说真的,这一回严邦出手真的重了些,白默被摔的地毯上,震得七荤八素,两眼冒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