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65章 那我可真滚了!

第365章 那我可真滚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睡在这儿?满屋的药水味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严邦微微蹙眉。

    这封家的别墅也不算小,房间有的是,可封行朗却偏偏选择了他哥的医疗室。

    或许睡在这里,能让他多一份安心。

    “你不是对消毒药水过敏的吗?”

    见封行朗不搭理自己,严邦又问一声。

    封行朗照旧没有搭理他。因为这些啰哩啰嗦的问话,他严邦完全可以自己找到答案。

    “封家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呢?受伤了没?”

    严邦没有因为封行朗对他的冷漠,而停止对封行朗的关心。

    他探手过来,在封行朗的额头上探了一下体温。还算正常。

    封行朗侧头避开,本能的翻动了一下的身体,没想忘了自己左侧的肋骨受了伤,疼得他吃疼的低哼一声。

    可严邦并不知道封行朗究竟是哪里受伤了,连忙把手伸进羽绒被里,开始摸探。

    “哪里受伤了?”

    “严邦,你在我身上乱摸个什么劲儿啊?小心老子剁了你的手!”

    封行朗厉斥一声,整个人也从刚刚的翻身疼痛中清醒了过来。

    其实他早就醒了,只是不想搭理严邦罢了。

    手到之处,便是他流畅的人鱼线。

    严邦这才意识到羽绒被下的封行朗是赤着身体的,因为身上有伤。

    “告诉我,哪儿受伤了?”严邦关切的问。

    “要你管!”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白眼,将他的手从羽绒被里蹬了出来。

    “还恨我呢?”

    严邦微微叹息一声,轻轻的将手搭放在封行朗的肩膀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抚着。

    “不共戴天!”

    封行朗丢给了严邦冷生生的四个字。

    封行朗并不怪严邦,他没有怪严邦的理由。

    但是,当初严邦的选择,却是造成现在这副残酷局面的最直接根源。

    “还‘不共戴天’上了?老子冒死把你从火海里救出来,你小子白眼狼呢你?”

    严邦打趣一声。一句顺口的玩笑话罢了。再给他严邦十次那样的场景,他也会义无反顾的把封行朗从火海里救出来的。

    “朗,住去我那里吧!我那里安全,也惬意些!相互也有个照应!”

    这才是严邦此行的目的所在。他要让封行朗活动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以确保他的生命安全。

    “不去!”

    封行朗冷哼一声。直接回绝了严邦的好意。

    “那我住你这儿?”

    严邦反问一声。

    “滚!”

    封行朗惜字如金,只赏了严邦一个字。

    “那我可真滚了!”

    似乎自尊心受了‘打击’,严邦站起身来。

    “晚上去夜莊,把白默那家伙约上。”

    跟严邦憋劲了一会儿,封行朗才开始正常说话。

    封行朗不是不想搭理严邦,而是每每看到严邦,都能让他触景伤情。

    “就你这半死不活的身板儿,还去夜莊呢?不怕那些女人活吃了你?”

    严邦再次坐回了庥沿上,“还是去御龙城吧!我那里够清净!”

    “清净是清净了,我怕我的后身难保!”封行朗冷哼。

    “哈哈哈哈……”严邦在笑。

    “这就是你小子忽悠白默非礼我的原因?”严邦问。

    封行朗俊眉微扬,带着邪意,“呵,白默真去非礼你了?那你的排泄器官……”

    “被我一拳直接打扒下去了!已经两天没搭理我了!”

    严邦一边说笑着,可他的目光却在坐起上身的封行朗身上找寻伤口。

    “伤着肋骨了?断了没?”

    封行朗显然只对前面一个话题感兴趣一些,“你真把送上门的白默给打了?”

    “嗯!打了!估计他会把此仇记在你身上!”严邦随意应了一声。

    “装什么装,整个夜莊的人都知道你严邦是个gay,因为你从不玩女人!”

    封行朗只是想挖苦严邦一番,以达到羞辱他的目的。

    “如果我真是gay,又正好想睡你,你觉得你封行朗能反抗得了吗?”

    严邦虽说浅含着笑意,但说出的话,却冷冽得很。

    封行朗俊眉微蹙,他当然清楚,洗手间里还藏着一个正听故事的丛刚。

    似乎这个话题并不太适合继续深聊下去。

    “你真敢睡我,老子废了你!”封行朗厉斥一声。

    “哈哈,”严邦加深了自己脸庞上的笑意,“放心,即便我真想找个男人尝鲜,我也会找白默那小子的!他可比你水灵多了!”

    “谢谢严总不尝鲜之恩!”封行朗诙谐一声。

    严邦又笑,一拳打在了封行朗的右肩上,“瘦了!今晚去夜莊,我让白默那家伙好好给你补补!”

    “嗯,晚上见!”

    封行朗浅应一声。再次躺回了理疗庥上,似乎想补上一个回笼觉。

    看着继续酣睡的封行朗,严邦终究还是起身离开了。

    可严邦刚走几步,身后便传来了‘砰’的一声关门声,带着很不友善的微暴力。

    严邦停住了脚步,微微的蹙眉。

    他知道,像封行朗那种懒货,是不可能自己下庥来关门的。也完全没有关门的必要。

    换句话说,关门的另有其人。

    一个对封行朗构不成威胁的人。

    当然不会是叶时年之流,因为他们看到严邦,向来会毕恭毕敬的喊声‘邦哥’。

    严邦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丛刚!

    而且从丛刚关门的手法看来:好像并不避讳让他知道医疗室里另有他人。

    “严先生,您这就要走吗?吃过早餐再走吧。”

    安婶对严邦很客气且礼节。因为严邦是封家的恩人,他救过二少爷封行朗一命。

    “不了。”严邦淡声应答,随后又问一声,“对了阿姨,保护着你家二少爷的那个人是谁啊?”

    “你说丛先生吗?他昨晚送二少爷回来的,二少爷受了点儿伤。”安婶如实作答。

    “行朗伤得严重吗?”严邦蹙眉问。

    “断了根肋骨,丛先生已经帮二少爷给固定好了。”安婶眼框又红了。

    严邦点了点头,朝着紧关着的医疗室门扫了一眼后,才健步离开了封家。

    医疗室里,丛刚脸上一片沉寂。凝重得像世界末日似的沉重。

    “你好像不太喜欢严邦!”

    封行朗看出了丛刚的异样,“你们之间,是有旧仇,还是新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