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54章 河屯该不会是你亲爹吧?

第354章 河屯该不会是你亲爹吧?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丛刚的话,不难听出其中的谩嘲之意。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但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却蹙得更深。

    以昨天晚上,蓝悠悠在知道自己已经娶了林雪落那个傻白甜为妻时疯癫模样,想要她给林雪落好过,还真不太可能。

    她肯定会将这所有的欺骗迁怒于无辜的傻白甜身上!

    这大哥封立昕也真是,早不说晚不说,偏偏选了那么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去刺激蓝悠悠那女妖精。

    这下好了,那女妖精彻底的疯掉了!

    林雪落那傻白甜估计也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封行朗不想就这么躺在这里。

    似乎这一刻,他满脑子想的,就只有林雪落那张看似梨花带雨,可内心却无比坚韧的女人。

    【如果你真死了,我会照顾好你哥的!我有汤喝,就绝不会让你哥喝水!你能伺候他如厕,我也能!】

    可这样一个女人,自己却让她当了诱饵,以保全他大哥封立昕的安全离开。

    自己这都干了些什么呢!

    封行朗想坐直起身,可麻醉中的身体依旧乏力。

    但潜在的意志力还是让封行朗坐直了起来:心里因为那个叫林雪落的女人,而变得凌乱焦躁。

    可丛刚的一条劲臂按压了过来,将起身的封行朗再次抵躺回了沙发上。

    “你连我一条手臂的力道都抵挡不了,还怎么去找河屯?”

    丛刚冷漠着声音,试图让封行朗跟着一起冷静下来。

    他说的是事实。封行朗这般莽撞的去找河屯,只会是自投罗网的冲动行为。

    封行朗整个人都在压抑的冷静中慢慢的失控!

    “放心吧,你的女人不会有事儿!在你哥封立昕被抓住之前,她的性命至少是安全的!”

    丛刚感觉到了封行朗那慢慢失控的压抑情绪。

    这一个男人同时可以爱上两个女人么?

    对于蓝悠悠,他舍不得她死,连自己抛那个女人下车,他都会心疼。

    而现在这个叫林雪落的呢?他压抑的内心是不是说明,他也爱着她?

    丛刚刚毅的眉宇深敛,似乎在判断,这蓝悠悠和林雪落在封行朗的心目中,究竟孰轻孰重?

    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两个女人都没有他大哥封立昕重要!

    “何出此言?”

    压抑了良久,也自我调节了良久,封行朗问出这句话时,已经变得平静。

    “因为河屯将会让你做的,是一道选择题。这道选择题,应该有两个选项:一个是林雪落,一个是你哥封立昕!”

    丛刚淡声陈述着。

    封行朗微眯起眼眯,“你对河屯的意欲何为,为何如此的清楚?河屯该不会是你亲爹吧?”

    “……”丛刚把后面想说的话给生生的回咽了下去。

    “然后呢?继续说。”

    封行朗追问。从河屯兵分两路来劫持的计划来看,跟丛刚所说的,的确是不谋而合。

    “既然是选择题,那就必须具备两个选项:一个林雪落已经落在了河屯手中,那么他们接下来的目标,就一定会是你大哥封立昕!”

    “所以说,”微顿,丛刚微声轻吁,“在没抓到你大哥封立昕之前,林雪落一定会是安全的!”

    “你好像很了解河屯?跟他混过?”

    封行朗一派肃然清冷。

    丛刚默了。

    “你的曾经,我不想过问;但你现在是我的人,必须听我的。”

    封行朗斜目侧睨着丛刚,冷厉的说道。

    “你的人?”

    丛刚好像笑了,千年难遇的笑意。

    “你凭什么说我是你的人?”

    这话问得……难免有些矫情。可丛刚却问得认真而严肃。

    封行朗赏了丛刚一记冷眼,懒得搭理他的矫情,更不愿跟他磨叽这个话题。

    “我哥现在人在白公馆里,难不成他还想强攻白公馆不成?那可是曾经的军事用地,不比训练营易攻。”封行朗冷声。

    “河屯会不会选择强闯白公馆,我不清楚;但要想让白公馆里的人主动走出来……河屯有的是办法!比如说,白老爷子不是还有个宝贝孙子,叫白默的么?”

    “你是说……河屯会用白默来威胁白老爷子?”

    “不一定!我只是打了个比方而已!”

    封行朗沉寂下面容,陷入了深思之中。

    ******

    蓝悠悠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那支镇定剂的剂量,足足让她睡了十个多小时。

    可即便是这十多个小时,也没能减退她心中积聚得满满当当的愤怒和痛恨。

    自己被封行朗耍了不说,竟然还被林雪落那个賤女人接二连三的戏耍。

    先是让她偷偷摸摸的怀了封行朗的孩子;还口口声声欺骗她说她是封立昕的冲喜新娘!

    可到头来,她蓝悠悠却被人告之:林雪落跟封行朗早就是合法的夫妻了!

    天底下竟然会有她蓝悠悠这么个愚蠢之极的大傻瓜,被林雪落这个白莲花一而再的欺骗!

    “悠悠,你醒了?”

    守在庥边的,是邢三。一个高颧骨的清瘦男人!

    “我怎么会在这儿?”

    蓝悠悠发现自己并不在封家,而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

    “是我从封家把你接回来的。”

    邢三已经三十多岁了。要比蓝悠悠整整大上十岁。他亲眼目睹了一个刁蛮丫头的成长过程。

    “你是从封家把我接回来的?”

    蓝悠悠开始回忆昨晚自己所经历的那场痛彻心扉的噩梦。

    “那封行朗呢?还有林雪落那个賤女人呢?”她厉声追问道。

    “封行朗假扮封立昕,跟义父玩了一出金蝉脱壳;义父很生气!看来他是活不长了!”

    “我只问你:封行朗死了没有?”蓝悠悠染怒的厉吼道。

    “没死!被丛刚中途给劫走了!估计伤得不轻,那辆商务车都被撞烂了。”

    蓝悠悠急促的深呼吸再深呼吸,“那林雪落?那个贱人死了没有?”

    “林雪落已经在义父的手中了!”邢三如实的作答。

    “什么?林雪落竟然在义父的手上?”

    蓝悠悠突然就放声大笑了起来,“真是冤家路窄啊!林雪落,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你不是喜欢撒谎欺骗我吗?那我就拔光你那满嘴的牙!”

    “还有你肚子里的野一种……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蓝悠悠阴森森的言语,映衬着她那天使般的面容,像是来自地狱的女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