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53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第353章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屯并没有迁怒于手下,而是挥了挥手,让邢老三那帮人退了出去。

    紧盯着那张染着血亏的人造皮具,河屯像是陷入了某个不能自拔的泥潭之中。

    他又想起了封行朗的那张脸……

    那张让他一看就想整个扒下的脸!

    *

    封行朗是从漫天的痛感中醒来的。

    这一觉睡得并不舒服。

    除了这浑身的疼,还有那剧烈碰撞的梦境,扰得他一身的薄汗,像是被丢进了烤箱之中一般。

    一睁眼,便看到丛刚那张让他想揍的脸。

    外敷的是中草药,还散发着熏蒸的热气。可以让他身上的伤好得更快些。

    被丛刚注入身体之中的,是西药抗生素。

    只是浅浅的环看了一眼,封行朗便认出这是丛刚的鬼屋。大白天的,竟然还拉上着窗帘。

    封行朗想翻身坐起,可触及到身上的伤口,疼得他一阵吃劲的闷哼。

    当时在商务车里,除了一心想置防暴车上的人于死地的亢奋之外,封行朗并没有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可这一刻,所有的伤口都在向他反扑叫嚣。

    丛刚一把托住了封行朗的劲腰,带动着他的上身一起放平下来。

    “伤得不重,但对于你来说并不算轻:一根肋骨骨折,轻微的内出血;爆裂的玻璃碎片割伤了你左耳,一直蔓延到左后肩的肩胛骨处;左腿上有个四厘米长的伤口,没伤到大动脉。”

    足以说明丛刚对封行朗的检查相当仔细。

    封行朗再次尝试着坐起身来,可自己的左半个身体像是被麻醉了似的,使不上一丁点儿的力气。

    显然是麻醉剂的药效未过。封行朗低厉的谩骂一声,最终还是躺了回去。

    “把手机给我,我打个电话。”封行朗吃劲的说道。

    毕竟只是碳水化合物的人,是斗不过化学药剂的。

    丛刚的手机很古朴,样式很老,这是一种加密手机。电话是打给莫管家的。

    “老莫,是我。封行朗。”

    这是一个陌生的,未显示主叫号的电话。所以封行朗先开了口。

    “二少爷,您在哪里啊?伤着了没有?”

    听得出,手机那头的莫管家很急躁。

    “不用担心我!我这不是还活着吗。”

    封行朗打起精神,“对了,我哥呢?他还好么?是不是想我想得快疯了?”

    “这还用说吗,大少爷担心了你一个晚上!”莫管家如实说道。

    下一秒,手机那头便传来了封立昕急切的声音。

    “老莫,是不是行朗,快让我跟他说话。”

    这一刻,封行朗在听到大哥封立昕是安全的时,他本能的便想把手机给挂了。因为他不想面对封立昕的盘问。

    可手机最终还是到了封立昕的手里。

    “行朗,是你吗?你受伤了没有?”

    “好着呢!能吃能睡……还能揍人。”

    封行朗风轻云淡道。

    “雪落呢?雪落哪里去了?你不是把雪落送来白公馆的吗,怎么不见雪落的人影呢?”

    果不其然,封立昕紧声追问着弟媳妇林雪落的下落。

    “估计是回学校去了吧。那孩子学习的心思重,我们就别影响她学习了。”

    这种糊弄人的理由,也只有他封行朗想得出。为了安抚封立昕,真够煞费苦心的。

    “行朗,你少蒙我了!我给袁同学打过电话,她说雪落昨天晚上根本就没回宿舍!小钱的手机也打不通!雪落一定是出事了。”

    封立昕已经对封行朗的话形成了一定的免疫力。想忽悠他,并不是那么容易了。

    面对封立昕逼问,封行朗莫名的燥意了起来。

    他也不是铁石心肠!或许他也会牵挂那个女人,但昨晚的情形,他必须所有舍弃。

    “我又没有义务帮你看着她!行了哥,你别再问了!有那个闲情逸致,跟白老杀一局象棋去吧!”

    封行朗没给封立昕继续盘问他的机会,便将手机给挂断了。

    封立昕只要进了白公馆,就如同进了保险柜,安全不说,而且还能舒适安逸。

    的确是个理想的去处!要比训练营安静多了!

    不经意间,封行朗想起了那个下落不明的女人。她现在又处于什么样的境地呢?

    应该是落在河屯的手上了!

    以河屯的凶残,会不会对一个弱女人下毒手呢?又会下什么样的毒手呢?

    封行朗的心再也无法平静。更胜的波澜在心头上下涌动着。

    “两个女人,你在想哪一个?”

    丛刚的手滑过封行朗线条流畅的肌肉纹理,在他淤青的皮下出血伤口处外敷上熏蒸后的中草药贴。

    封行朗的眼眸微微的敛起,淡哼一声,“你猜呢?”

    “我猜你先想那个林雪落了,然后就应该会想到蓝悠悠……”

    丛刚的话,带着一定的提示。

    封行朗似乎恍然:如果林雪落真被河屯掳走去了,那么蓝悠悠就一定知道她的下落。

    本能的想跃身坐起,但疲乏的身体,尤其是还没能恢复知觉的左半身,都在阻止封行朗这一冲动的行为。他不得不力不从心的躺回了沙发上。

    第二个电话是打去封家的。安婶静坐在了电话旁,一直在等着。

    “安婶,蓝悠悠呢?她醒了没有?”

    “二少爷,可算等到你的电话了……你们兄弟俩都要好好的。”

    一听到二少爷封行朗的声音,安婶再也没能忍得住这一整晚彻夜未眠的担忧,失声泣喃了起来。

    “安婶,我没事儿,我哥也没事儿,让您担心了。对了,蓝悠悠呢?”

    安慰上一句后,封行朗又紧声追问着蓝悠悠的情况。

    “哦,昨天晚上你们离开后不久,就有一个人来把蓝小姐接走了。”

    “是什么人?”

    “一个清瘦的,颧骨很高的男人。”

    是邢三!

    看来,还是晚了一步。蓝悠悠现在俨然落在了河屯的手中。

    “蓝悠悠已经被那个老三从封家弄走了。”

    封行朗俊眉微敛,将手机丢向了丛刚。

    “那可惨了!”

    丛刚将最后一块活血化瘀的中草药贴,贴在了封行朗被卡伤的左侧腰际的人鱼线处。

    “这情敌相见,分外眼红!以蓝悠悠的歹毒手段,她一定不会让林雪落好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