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52章 而且还输得相当的憋屈!

第352章 而且还输得相当的憋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每一次都会把奔驰商务车撞得震上几震。

    虽说赛车手出身的司机已经在尽最大可能的避让防暴车了,可还是难以幸免。

    河屯的人,几乎个个都是亡命之徒!

    从商务车被撞出的每一次声响来判断:再这么被撞下去,这商务车开不出几公里便要抛锚了。

    “二爷,我们的车撑不了多久了。”司机提醒着封行朗。

    封行朗看了一眼时间,厉声低嘶。

    “不行!我们还得撑一会儿,给老莫和我哥赢得时间!”

    “好!”司机将满目疮痍的商务车开上了辅导,一个甩尾,从草坪上一穿而过。

    封行朗这是要跟他们玩命吗?

    见两辆防暴车一后一左的朝商务车包抄过去,丛刚剑眉微拧,加速追了上去。

    “二爷,还有一辆防暴车!”

    司机惊愕的发现,除了刚刚那辆一直跟他们纠撞在一起的防暴车外,左侧竟然又逼近过来一辆。

    “别慌!我们从辅道走,路面不宽,他们只能在后面跟着。”

    封行朗指挥着司机拐上了辅道。一米见高的绿化带,将左侧的那辆防暴车给别在了主干道上。

    丛刚的越野车一直尾随在防暴车后。电话是打给叶时年的。

    “你那边怎么样了?”

    “警方已经设置了三重路障和卡点,就等着朗哥的车了。”

    瞄了一眼拐上启中路的商务车,丛刚低喃一声:“估计是用不上了!”

    丛刚看得出来,封行朗这是要跟防暴车兜圈子,以拖延时间。

    “那现在怎么办?”叶时年急声问。

    “听你朗哥的!继续守在那里!只要河屯有动作,就让老楚出面拖住他。”

    丛刚挂了电话,以更快的速度朝前面的防暴车追了上去。

    期盼已经的电话终于来了。电话是莫管家打来的,应该是刚刚才到,他的气息还有些急促。

    “二少爷,我们到白公馆了。大少爷平安!”

    “太好了,辛苦你了!”

    这的确是个让封行朗亢奋的好消息。忍辱负重到现在,就是为了等到这个报平安的电话。

    “哐啷”一声巨响,左侧的那辆防暴车尽然直接冲过了一米见高的灌木丛,朝商务车狠撞了过来。

    商务车一个侧偏,头部躲开了防暴车的强劲撞击力,可尾部却没能幸免。

    “顶死它!”

    封行朗厉吼一声,跃身而起,一手猛拽过方向盘,一手拉起手刹,商务车打横漂移,直接堵住了左侧那辆防暴车的去路;而一直跟在商务车后面的防暴车没能急刹住,跟前面的一辆防暴车撞在了一起。

    就在后面一辆防暴车刚想倒车后退时,丛刚的越野车呼啸而至,径直用加强版的防撞钢梁拱了上前,将两辆防暴车堵死在一起。

    前面有商务车堵着,后面又有丛刚的越野车顶着;中间的两辆防暴车横向紧贴在了一起,连车门都无法打开。

    丛刚跃身下车,朝着最前面的商务车飞奔而至。

    商务车已经严重变形,丛刚费力将车门打开;幸亏这辆商务车为了封立昕出行的方便经过改装,封行朗也不至于被卡死在车厢之中。

    “封行朗……封行朗……”

    丛刚连唤两声,慢慢的扯下那满染着血污的皮具,便露出了一张俊逸非凡的清冽脸庞。

    “朗,醒醒……快醒醒……看着我!”

    封行朗的意识并不清晰,在他睁开双眼看到面前晃动的人影是丛刚时,又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乏力的喃声一句:

    “你个狗东西……怎么才来!”

    等丛刚从商务车中将浑身是血的封行朗扛出来时,前面一辆防暴车的车门也被打了开来,从里面钻出两个肌肉型男。

    丛刚从腰际拔出一把改装后麻醉枪,对着两人的喉结处就是一人一枪。两个肌肉型男开始痉峦般的抽畜,随后相继轰然倒在了柏油马路的冰凉地面上。

    最后面的越野车一个娴熟的倒车,便驶出了辅道,朝着启北山城方向呼啸而去。

    ******

    邢老三来封家救蓝悠悠的时候,安婶正在收拾被蓝悠悠砸得汤水横流的地面。

    “蓝悠悠呢?”他问。

    安婶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并没有惊慌,神情淡淡的。

    “蓝小姐在三楼的阳光房里。钥匙就在门外放着。”

    安婶如实的作答。二少爷封行朗临行前说过:等蓝悠悠醒了,就放她走。想必二少爷也不想把蓝悠悠继续留在封家。

    邢老三抱在昏迷不醒的蓝悠悠下楼时,安婶依旧淡定从容的在打扫着餐厅里的卫生。

    邢老三睨了安婶一眼,便抱着蓝悠悠朝客厅门外走去。

    “等一下。”安婶唤了一声。

    “怎么,你想拦我?”

    “外面风寒,蓝小姐又穿得单薄,会着凉的。”

    安婶从客厅的沙发上拿起大少爷封立昕的挡风绒毯,上前来给蓝悠悠盖好。

    邢老三默了一会儿后,才抱着怀里的蓝悠悠离开了封家。

    *

    一张染着鲜血的人造皮具被送到了河屯的面前。

    河屯那张刚毅的脸庞先是满染着愠怒之意,但随后却慢慢的淡笑而出。

    两路人马,只抓到了一个叫林雪落的弱女人;而封立昕却没能抓到!

    而假扮封立昕的封行朗,也从他手下的眼皮子底下就这么活生生的跑掉了。

    这样的结果,是河屯没有预料到的。

    甚至于,封行朗都没有动用严邦还有那个与官家走得很近的老楚,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赢了他河屯一个回合!

    似乎河屯也没能料到,那个看似年少轻狂的后生,这金蝉脱壳的谋略亦能玩得如此风生水起。

    是他河屯输了吗?

    想必他封行朗也没赢吧!

    不是还抓了他的女人么?

    “老三,封立昕呢?跟丢了?”

    河屯每踩出一步,都透着瘆人的铿锵有力声。那毁天灭地的气场,几乎是与生俱来。

    “情报说:封立昕被送去了白公馆。”

    “白公馆?”河屯重复一声。

    竟然是白公馆?!

    封行朗那小子竟能狡猾成这样?

    难道说,那个叫林雪落的女人,只不过是他抛出来的诱饵?

    看来这第一个回合,他河屯真的是输了!

    而且还输得相当的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