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47章 封行朗,你不要脸!

第347章 封行朗,你不要脸!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问这句话时,蓝悠悠是带有一定目的性的。

    直到这一刻,她依旧不知道林雪落所嫁之人并非残容了的封立昕,而是她心爱的男人封行朗。

    一句‘我愿意嫁给你’的断章取义,让封立昕本能的亢奋起来。

    “悠悠……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

    人在太过激动之下,智商就有可能急剧下降。尤其是面对着蓝悠悠的封立昕。

    蓝悠悠那流转的美眸瞬间就冷漠了下去,有些厌烦的强调一声:

    “我只是说——如果!”

    要是没有‘如果’,那该有多好!

    封立昕的心间被狠狠的扎疼了一下,整个人也随之黯然了下去。

    “那就得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把我大哥伺候得够好,够温顺够贤惠,我想我哥会考虑甩掉林雪落这个傻白甜的。”

    封行朗接过了蓝悠悠的话。以顺水推舟的方式。

    吧嗒一声,蓝悠悠放下了封立昕的药膳碗,烟视媚行的朝着封行朗睨了过来。

    “你哥要是跟林雪落离婚了,你正好去捡你哥穿过的破鞋,是吧封行朗?”

    蓝悠悠说出的话着实刺耳。换谁听了都不会舒服。

    雪落不动声色的喝着安婶给她盛好的润口汤,看不出神情有多大的起伏变化。

    “蓝悠悠,从你嘴里说出的话,怎么那么难听呢?亏得了你这张美艳的嘴,难免会让人联想到蛇蝎心肠!”

    封行朗心平气和的跟蓝悠悠斗着嘴皮子。

    似乎蓝悠悠这一刻的主动送上门来,让封行朗觉得自己手上又多了一个跟河屯较量的筹码。

    或许用蓝悠悠要挟不到河屯那条大毒鱼,但要用蓝悠悠去引开河屯身边的某个义子,还是能行之有效的。

    “呵,封行朗,你一个小叔子都能把自己大哥的女人给睡了,连这么不要脸不要皮的事儿你都做得出,竟然还好意思嫌我说得难听?”

    蓝悠悠嗤声冷哼。恨不得把封行朗和林雪落这对不要脸的东西丢进太平洋里去。

    “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兄弟俩,不分彼此!”

    封行朗不但没有跟蓝悠悠解释清楚他跟林雪落的关系,反而在越描越黑。

    这样羞辱的话,雪落已经听得多了。虽说心里还会难受,但已经能够平静的去面对了。

    喝完润口汤的雪落,开始动筷子吃那香气四溢的铁板牛柳。

    任何的谩骂和羞辱,都阻止不了雪落先把肚子里的小乖喂饱。

    难听的话可以不听,但身体是自己的,肚子里的小家伙亦是她林雪落的挚宝。

    牛柳向来是封行朗的最爱,但今晚的雪落特别的想尝尝这滋滋作响着的牛柳。

    闻起来就已经让某宝的口水直流了。

    尝了一口,美味之极。又香又嬾,肉汁在唇舌之间久久的回味无穷。

    雪落吃了一筷后,又开始吃第二筷子。好像蓝悠悠的谩骂,她一句也没听进耳朵里似的。

    “封行朗,你不要脸!”

    蓝悠悠对脸皮厚得能开坦克的封行朗,也是无计可施。

    不要脸的人,要比不怕死的人更让人难以对付。

    似乎封立昕也听出来了:蓝悠悠问他话的目的,并不是真想嫁给他,而是为了羞辱雪落和封行朗。

    蓝悠悠又怎么会真想嫁给他封立昕呢?

    自己竟然还心动了……真够异想天开的!

    这一刻,封立昕实在不想让蓝悠悠继续羞辱雪落。对一个女人来说,名节何其重要。

    “悠悠,你误会了……”

    “大少爷,药膳凉了,我喂你喝吧。”莫管家打断了大少爷封立昕的话。

    “老莫,别拦我了,也别再遮遮掩掩了,这对雪落不公平!她已经是我们封家的人了,不应该再让她承认这样的诋毁和谩骂!”

    这一回,封立昕是铁了心不想继续在蓝悠悠面前隐瞒下去了。

    “悠悠,雪落所嫁的人,并非我封立昕,而是我弟弟封行朗!封家只是以我的名义征婚的,而真正嫁的人,是行朗!”

    封立昕这番平静而肃然的话,把蓝悠悠都给听懵了。

    “封立昕,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蓝悠悠的美眸里闪动着不可置信的晶亮怒意,似乎瞬间便会爆发开来。

    封行朗没有去阻止大哥封立昕继续说下去,而是扬眉示意着莫管家,让他去把客厅的大门锁上。

    莫管家悄然的后退出了餐厅,朝客厅门口走去。

    “雪落跟行朗,才是夫妻!他们俩的夫妻关系,是受法律保护的!”

    封立昕不想让蓝悠悠难过,可事到如今,俨然已经没有继续隐瞒下去的必要。

    跟河屯的斗争已经提上了日程,一切的结果都将是未知数。

    所以封立昕不想再让雪落背负这样的道德枷锁了。

    到听封立昕给自己澄清,雪落的内心是感动万分的。

    她没有抬头去看蓝悠悠那怒不可遏的脸,只是平静从容的吃着自己碗里的饭。

    “你说什么?这个白莲花嫁的人竟然是……你弟弟封行朗?不可能的……”

    蓝悠悠整个人都在颤抖。她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得出林雪落嫁的是封行朗。

    怎么会这样?他封行朗那么倨傲狂妄,怎么会娶了林雪落这个普通得掉渣儿的女人呢?

    “悠悠,这是事实!你别……别难过。”

    封立昕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痛苦不堪上的蓝悠悠。

    “哈……哈哈……哈哈哈哈……”

    蓝悠悠开始在笑。笑得连眼泪都跟着涌了出来。

    随后她的笑声变得尖锐,变得刺耳,就像是在用她自己的生命在狂笑不止。

    “悠悠……你怎么了?悠悠,你别这样。”

    封立昕按动了轮椅朝蓝悠悠靠近过去,一把抓住了她因愤恨而紧握起的手。

    “悠悠,雪落跟行朗,他们是彼此相爱的,你就成全了他们吧。”

    这样的安慰,无疑是火上浇油。将蓝悠悠的痛苦转化成了深深的怨怒。

    怒目圆瞪着一双泪眼,蓝悠悠盯向了雪落。

    雪落很平静的迎上蓝悠悠凶神恶煞似的目光,想解释什么,却如鲠在喉。

    她能告诉蓝悠悠:其实她林雪落也只是个被蒙骗的受害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