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45章 最后的晚餐(上)

第345章 最后的晚餐(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冲进封家客厅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客厅里,封立昕等候在轮椅上。手里托着她送给他的大白陶瓷不倒翁。

    餐厅处,安婶正忙着摆桌,看起来今晚的晚餐十分的丰盛。某小乖已经是口水横流了。

    “雪落,你回来了。”封立昕柔声招呼。

    虽说他的吐词依旧不清晰,但那长兄的关爱之意,让雪落心底暖暖的。

    今晚,有别于之前雪落在封家的所有晚上。

    以前,她一直以封立昕太太的名义小心谨慎的过日子;而今晚,她终于可以以封行朗妻子的身份在封家小留片刻了。

    不管封行朗心里承不承认她这个妻子,但好歹这个男人嘴巴上是不情不愿的承认了。

    哪怕这封行朗的妻子能光明正大的存在一秒钟,雪落心里也是欣慰的。

    “大哥……”

    雪落甜甜的叫了一声。她走了过来,还跟以前一样半蹲半跪在封立昕的轮椅边。

    这样的高度,会让雪落看向封立昕时带着微微的仰视。

    而轮椅上的封立昕看着雪落时,也无需抬头,就更为舒适了。

    “嗯,还是大哥这个称呼听着舒服。哈哈……”

    封立昕从雪落那红红的眼圈,以及叫自己时那纯甜的模样来看,应该是自己的纨绔弟弟已经跟她承认了‘丈夫’的身份!

    其实有些时候,女人真的很容易满足。

    就比如眼前的雪落,善良得让人心疼。

    她要的,或许只是封行朗一句关爱的话,一个温情的拥抱。

    雪落咬着唇,有些难为情。随后又一把从封立昕的手掌里将那个大白不倒翁夺了过去。

    “你跟你宝贝弟弟合谋起来欺骗我一个弱女子,已经很不绅士了!现在竟然还取笑我……这大白我没收了!等你什么时候不取笑我了,我才还你!”

    雪落的心情是沉重的。她知道封家的这顿饭类型于最后的晚餐。

    可雪落并没有表现出伤感,而是放轻松自己,在跟封立昕斗嘴着。

    她知道封立昕温润又绅士。不会像封行朗那样动不动就阴晴不定。一会儿是神,一会儿成魔!

    “你送我的礼物,那就成了我的。怎么还有收回去的道理?”

    封立昕配合着雪落一起愉悦着气氛,不想让今晚的聚餐变得伤感。

    他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封行朗不可能不替他报仇;而那条毒鱼似乎也不想放过他们兄弟俩。

    雪落将大白陶瓷塞回了封立昕的手里,并带动着他的手一起握紧。

    “大哥,你快快的好起来……等你去美国做完植皮手术后,我……我还有礼物送给你。”

    雪落本想用‘惊喜’一词的,可还是改口成了‘礼物’。

    她想告诉封立昕,自己怀孕了。怀了他弟弟封行朗的孩子。

    也许封行朗不在乎她林雪落怀上的孩子,但一直试图撮合她跟封行朗的封立昕,应该是喜欢她能替封家绵延子嗣的。

    那样,封立昕就可以当大伯了!

    即便自己跟封行朗离婚了,或是无法白头偕老,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可以永远的叫封立昕大伯。

    雪落相信:封立昕一定会认她肚子里的小侄儿的。

    “还有礼物送我?那太好了!我可就数着日子盼望着你的礼物呢!”

    封立昕打趣的说道。

    见雪落跟封立昕相谈甚欢,被晾在一旁的封行朗有些不是滋味儿起来。

    “行了,现在别跪地上了,今晚有得你跪的。”

    封行朗的话带着不羁的匪气。一般人是听不出来的内在深意的。

    当然,跪在庥上,要比跪在这地毯上舒服多了。

    “行朗,你什么时候给雪落补办一场像样的婚礼啊?”

    封立昕有些逼问的意思。

    雪落嫁进封家的确是委屈的,别说一场像样的婚礼了,就连被接来封家也是悄无声息完成的。

    雪落尴尬的低下了头。

    婚礼?雪落想都不敢想。

    她本能的开始担心封行朗会说出一番挖苦她的话来。

    果不其然。

    “这办婚礼的钱,不都已经被夏正阳索去当彩礼了吗?两个亿的礼金呢……”

    封行朗悠叹一声,“大哥,你这是有多眼挫,才会用两亿的礼金换回来这么个傻白甜?”

    “放肆!臭小子,雪落怎么就不值两个亿的礼金了?”封立昕温斥着封行朗。

    “好!你说值就值!”

    封行朗漫不经心道。

    不管值与不值,她林雪落都只不过是封家俩兄弟看中的商品。

    似乎封立昕也意识到了什么。感觉自己的思维方式快被封行朗给带进沟里去了。

    “雪落在我眼里,是无价的!根本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既然无法用金钱来衡量,那你还让我付给夏正阳两个亿的礼金?要不,我明天去要回来?”

    “封行朗,你再跟我提钱试试?”

    封立昕愠怒,本能的扬手想用手里的东西去砸封行朗,发现是雪落送给他的大白不倒翁时,又把手给放了下来。

    “不提就不提,动什么怒啊?封立昕,你越来越不绅士了!还申城十公子呢,在人前装得温润如玉,也就敢在自己的亲弟弟面前发发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封行朗习惯于在封立昕面前耍嘴皮子。

    或许他是在弥补那么多年间,封立昕在他面前的絮絮叨叨。

    被带回封家的时候,封行朗不爱说话;封立昕曾一度以为他是个小哑巴。

    后来知道封行朗会说话,只是不愿意开口说话时,他便每天逗着他说话。

    他在封行朗面前不停的说,不停的说,目的只有一个,让封行朗开口陪他多说说话。

    “你小子一边凉快去!”

    封立昕不再搭理胡搅蛮缠的封行朗,而是温润着眉眼跟半蹲半跪在地毯上的雪落说道:

    “雪落,不用理行朗了,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我们去吃晚饭吧。安婶做了很多你爱吃的。”

    雪落连忙从地毯上爬起身来,因为要避让腹处使力,雪落爬起来的姿势有些狼狈。

    看起来也就笨拙了一些。

    封行朗长臂一捞,便轻松将她捞了起身。

    “两个亿呢!你是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而且又优雅不起来,笨拙的像只企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