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44章 新爱

第344章 新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以封行朗太太的身份,做一回他的女人?

    这不正是雪落所期盼的吗,可此时此刻听到耳里,怎么会如此的心酸呢!

    “不……我不想!”

    雪落摇头,实在不想接受封行朗这类似于最后一次的要求。

    “真的不想?”

    封行朗问。他将自己的覆盖在雪落的细软之处,绒绒的感觉。他轻轻的蹭着它。

    “就是不想!封行朗,我是不会原谅你的!”

    雪落将滚落在脸颊上的泪水抹去,然后用力的将封行朗的毛手从自己的哈伦裤中强行给拽了出来。

    “老说这种口是心非的话,有意思么?到时候疼的,还是自己的心!”

    他抚着她的脸颊,将她额前的一缕乱发拢到了耳后。

    “我告诉你封行朗,你少自恋得跟个花孔雀似的。我的确是爱过你,但这就快成为过去式了,我现在已经有新爱了!”

    雪落轻抚着自己的肚子,里面正孕育着她和这个男人的小乖。的确是她的新爱!

    女人的传大之处,还会以母爱这种方式体会出来。

    肚子里的小宝贝,可以成为雪落新的精神支柱。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或许雪落还会对封行朗这个男人念念不忘,但肚子里的小乖会让雪落的感情天平,由爱情慢慢的偏侧于母爱。她跟肚子里的孩子完全可以相依为命!

    “新爱?哪个新爱?”

    封行朗嗤之一声,他当然不相信眼前这个为了他而哭得梨花带雨的女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寻找到什么新爱。

    他更愿意去相信:这只不过是女人跟他赌气的借口罢了。

    “你管不着!”

    雪落倔强一声,“快开车吧!我饿了!”

    即便她能忍受得了这饥饿感,可肚子里的小乖也受不得啊。

    某宝:亲妈,您这才想到我会饿啊?我看您都快被我亲爹给亲懵了!一点儿自制力都没有!唉,不奇怪,谁让我有这么一个风流倜傥的亲爹呢!

    某宝(流口水):只是亲爹,您到是快开车啊,我要吃安奶奶做的大餐!

    亲爹(泪眼):小子,你到是先让你亲爹感受一下你的存在啊!

    封行朗本还想跟雪落在车上亲昵一番,追问出‘新爱’这个莫须有的人来。

    可封立昕的电话打了过来询问情况,而且雪落又一个劲儿的喊肚子饿,封行朗只能想将自己耍流邙的行为告一段落,晚上回封家再接再厉。

    ******

    蓝悠悠已经逼问了叶时年一个多小时了。

    还是没能从叶时年的嘴巴里问出丛刚的下落。

    毁容之仇不共戴天,她怎么可能让丛刚好过呢!

    蓝悠悠手上的军刀已经划开了叶时年腰际的皮带,便足以说明匕首的锋利。

    “叶时年,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要是还不肯说,我就只能割了你库当里那个没用的玩意了!”

    “反正长着也只是个摆设!”

    蓝悠悠并没有吓唬叶时年,这种残忍的事情,她真做得出来。

    或许她唯一会顾虑的,就是叶时年的脏血会不会溅到她身上。

    “蓝悠悠,我的姑奶奶,我真的不知道丛刚的下落!他向来神出鬼没的,我真的不知道。”

    叶时年都快哭出声来了。

    时不时的,叶时年也会朝蓝悠悠身后的那个蒙面人瞄上一眼。

    这个人的身手实在是太诡异了。叶时年还没看清楚自己是怎么落到他手上的,等意识到时,他已经被捆绑在了椅子上。

    “你猜我会不会信你?”

    蓝悠悠用刀尖挑开了叶时年身上的衬衣,露出他纹着一只猎豹的匈膛。

    在女人拿刀相向,并没有让叶时年畏惧。凝视着蓝悠悠近在咫尺的容颜,他急促的心跳却慢慢的平稳了下来。

    刀尖挑破了叶时年胸前的表层皮肤,一条血线在匕首划开的地方形成,然后便有成股的血珠滴落了下来。

    “蓝悠悠,相信我,我不会骗你。”

    叶时年很平静的说道。似乎感觉不到身上的疼,只是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美艳的女人。

    其实蓝悠悠是相信的。因为封行朗也说过,除了他自己,便没有人知道丛刚的下落。

    可蓝悠悠的刀子还是抵在了叶时年的脆弱处,将那里的男内破开,飘落下一小撮染着血迹的毛发。

    “信你了!”

    嫌弃匕首被弄脏,蓝悠悠将军刀丢在了地面上。并捞起了叶时年的手机查看。

    “我没有丛刚的手机号码。他用的是加密手机,而且每次的号码都不会相同。”

    蓝悠悠被叶时年手机里的那些图片恶心到了。

    还有那些联系人的名称:球大?嘴好?紧辣?

    “别看了……这些都是我给手下的小弟起的绰号。”

    叶时年有些尴尬。他当然也想在蓝悠悠面前留下一个绅士又洁身自好的好印象。

    “你手下的绰号?哼,”蓝悠悠冷哼一声,“我看都是你的泡友吧!”

    蓝悠悠将手机厌弃的砸在了叶时年的匈口之后,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连一个白眼都没高兴赏给他。

    这种男人把他腌了,也只会弄脏她的手。

    玛莎拉蒂里,怒意不减的蓝悠悠咬牙切齿的砸着方向盘。

    想起什么来,她从收纳盒里拿出了那个专门用来跟踪林雪落下落的电子设备。

    发现林雪落那个白莲花已经不在学校里了,而是正以一个较快的速度朝封家的方向赶了过去。

    这速度应该不会是公交车,更像是跑车才会具备的速度。

    蓝悠悠想到了封行朗。

    难道他去接林雪落放学了?这个男人都死到临头了,竟然还想着睡林雪落那个白莲花。

    蓝悠悠真不明白:林雪落那个白莲花有什么好睡的!要脸没脸,要身材没身材。

    就剩下会装纯卖蠢了!

    难道真像传说中的那样: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太聪明的女人没人爱!

    说实在的,蓝悠悠还真学不会林雪落的呆萌劲儿!

    可突然,蓝悠悠就冷笑了起来。

    林雪落愚蠢吗?好像蠢的是她蓝悠悠吧?

    要不然林雪落怎么可能在她蓝悠悠的眼皮子低下,偷偷摸摸怀了三个多月的身孕?

    而且她还能将她蒙在鼓里,隐瞒得滴水不漏!

    蓝悠悠的笑容诡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