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43章 亲亲我们的宝贝

第343章 亲亲我们的宝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实在是丢不起这个脸,跟这个男人在学校门外玩这么激烈的亲昵行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这男人发起獸兴来,估计拦都拦不住。要是被他在学校这样神圣的地方给办了,雪落觉得自己的这张脸也没法儿在要了。

    自己知道自己是他的妻子,他是她的丈夫,可外界还不知道啊!

    外界还一直以为林雪落嫁的是封家的大少爷封立昕呢!

    就连封一明也是这么认为的不是吗?

    他封行朗顶多就是被人形容成花心公子,甚至不带一丝的贬义,还有那么点儿让别人羡慕妒忌!

    可她林雪落呢?估计已经被封氏集团里的那帮股东元老们批判得体无完肤了吧?

    “饿了?吃我!”

    男人的腔腔浮魅是让雪落牙疼。还饿了吃他?

    雪落还真想吃了他!一口一口的把他给咬死解恨!

    封行朗发狠的一口嘬在了雪落的端点的红彦上面,疼得雪落吃疼的倒呼一口凉气。

    推又推不开,打又打不过,哭又哭不出;雪落只能微躬起身体,以减少这样的嘬疼。

    突然,雪落像是被蛊或了一般,又像是着了魔,她突然就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来。

    “封行朗,你亲亲我的肚子好吗?”

    说完这句话,雪落就后悔了。悔得几乎想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

    封行朗将口中的红端扯拉起一定的高度,浮魅得让人脸红心跳,无法直视他那魅或的眼底。

    健康的牙齿在上面轻嗑了一下,疼得雪落不自控的发出低低的喃声。

    “你好像挺喜欢我亲你的肚子?”他邪气着声音。

    记得上回,在雪落学校的英语角,她也一遍又一遍的拖着他的大手,让他去摸她的腹处。

    这女人的嗜好还真够另类的。

    封行朗的大掌顺从的覆盖在了雪落的腹处,柔情似水的抚了又抚。

    “你这肚子里……该不会是有了吧?”

    封行朗随心所欲的这么一说。似乎他也感觉到雪落的腰身要比嫁进封家之时圆润上了不少。

    或许是他的心思只放在了替大哥封立昕复仇上,也是没有当爸爸的经验,对于雪落一而再邀请他爱一抚她的腹处,封行朗并没有在意到心里去。

    以为这只是女人想邀请他跟她调一情的一种特殊的个人嗜好而已。

    雪落一惊,慌不择言。

    “我……我快来例假了,所以……肚子有点儿疼。你不想亲就算了。”

    说完之后,雪落其实也挺后悔的。明明就在嘴边上的事儿,承认了不就行了,自己还扭捏个什么劲儿呢?

    矫情不矫情啊?

    可一想到封行朗即将面临的困境,雪落便打消了心里的念头。

    女人的例假是大部分男人最讨厌的东西。

    男人会在女人干净的时候,跟女人抵死般的番云复雨;可在女人来例假的时候,恨不得一脚踹到火星上去。

    以为男人会嫌弃自己,可封行朗却没有。

    他在雪落话声未落时,已经吻在了她的肚子上。

    雪落的泪水不自控的刷刷直掉,咬着的唇上已经是牙印斑斑。再也没能压抑住心头的苦涩,雪落失声嚎啕大哭了起来。

    女人突然的放声大哭,让封行朗微微揪疼起心来。

    “怎么,感动了?”

    封行朗又在雪落的腹处流连的亲了又亲后,才吻住了失声痛哭的雪落。

    雪落紧紧的回抱着封行朗,用上自己的生命来拥抱这个男人!

    “封行朗,我爱你!”

    这一刻,雪落不想要什么可怜的自尊了;也不想跟这个男人赌气了,她只想好好的抱抱这个男人,跟他说一声:我爱你!

    于是,雪落便这么去做了!

    女人的突然表白,让封行朗俊逸的脸庞浮起一抹魅意;他以吻缄封,作为答复女人的方式。

    雪落真的很想将这一刻永远的定格下来。什么都不用去想,什么都不用去愁,只有她和她心爱的男人,还有她肚子里的小乖,一家三口就这么静静的享受岁月流逝。

    男人的怀抱很温暖宽厚,也很劲实有力,正是她跟宝贝所需要的。

    雪落真的不想带着肚子里的小乖四处漂泊,封行朗就是她们母子的港湾。

    可这个港湾即将要面临暴风骤雨的洗涤。冷静的讲:她们母子暂时还不能依靠!

    等这趟暴风骤雨过去了,这个港湾还会不会让她们母子依靠,那一切还都是个未知数。

    女人泪流满面的脸,着实让封行朗看着心疼。

    他吮着她的泪,有涩咸的味道。还满满蕴藏着她对他的关心和担忧。

    “既然这么爱我……为什么在知道我是你丈夫之后,还能表现得那么的平静?”

    封行朗找了个相对轻松点儿的话题。

    “即便没有欢呼雀跃,好歹你也应该跑过来跟我兴师问罪啊!”

    封行朗用拇指的指腹轻柔的拭去了雪落不自控滚落的泪水。

    雪落作答封行朗的,只有呜呜嘤嘤的哽咽。她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见女人只是哭,封行朗微叹一声,将泪水涟涟的女人紧拥在怀里。

    “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

    封行朗吻着雪落的发际,感受到女人在他怀里的微微颤抖。

    “我这还没死呢,你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我要真死了,你岂不是要……”

    说实在的,封行朗并没有必胜的把握能赢得了河屯,一切都存在着不确定因素。

    万一河屯不想跟他玩阴谋手段了,而是直接来简单粗暴的,封行朗知道自己肯定不会是河屯的对手。那个老三和老八已经够诡异的了,可蓝悠悠嘴里竟然还冒出了一个邢十二?

    雪落没人封行朗把话说完,而是紧紧的捂住了他的嘴。

    “封行朗,求求你,别说了……别说了……我不想听!”

    雪落不想听;肚子里的小乖更不想听。它还没有出世,还没亲眼看到自己的亲爹长什么样子。

    “好,我不说,我只做!”

    于是,封行朗又开始亲吻女人。从女人的额头开始,到她泪水涟涟的双眸,她小巧的鼻梁,还有那因哭泣而颤抖着的双唇。

    封行朗吻得很认真,或许他也觉得,这样的机会是难能可贵的。

    “雪落,今晚以封行朗太太的身份,再做一回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