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42章 一家三口的温馨时刻

第342章 一家三口的温馨时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骨节分明的指间夹着一支点燃的烟,优雅的在车载烟灰缸里点去烟灰,再送至唇间深吸,动作平缓而规律。复制网址访问

    烟雾缭绕后的俊美脸庞,讳莫如深。

    他是个英俊的男人,他的英俊是邪佞的。

    在看到从校门口走出来的女人时,封行朗菲薄的唇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弯弧。

    苦肉计,对于这个傻白甜来说,屡试不爽!

    跑车另一侧的车门被打开了,雪落微微顿了一下,但还是毅然的上了车。

    不管是他封行朗的贼车还是贼船,雪落不都已经上过了吗?

    “哭过了?”封行朗问。

    “嗯!让你见笑了!”

    雪落应得从容不迫。哭了就是哭了,用不着遮遮掩掩。也用不着在这个没心没肺的男人面前忸怩作态。

    雪落如此大方磊落的承认,反到让封行朗说不出类似于挖苦的调侃言语来。

    “知道你心疼我!”

    封行朗倾身过来,将雪落的上半身拥在了自己的怀中,深深的嗅着她的味道。

    很干净的味道,染染丝丝甜甜的女人幽幽之香气;闻着格外的赏心悦鼻。

    这个男人就是在利用她对他的爱慕之意,所以才这般肆无忌惮的欺凌她的?

    雪落没有挣扎,而是任何封行朗将自己拥在他的怀里,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还有肚子里的小乖,它也需要感受亲爸的关怀。

    封行朗细细碎碎的吻着雪落的耳际,像是一只画笔似的,在一点一点儿的描绘着她的轮廓;用他无尽的温柔在蚕食雪落的理智。

    男人的舌是年青的。跟它的主人一样邪佞;所到之处,滋生起密密实实的温吞感。

    无疑,雪落是喜欢男人这样的亲昵方式。

    没有一丁点儿被侵犯的感觉,好像彼此正深爱着的情侣一样。满满的,都是对方的气息。

    封行朗捕捉到了雪落的唇,然后将四片紧紧的吸附在了一起,再也不分开。

    雪落不敢像男人索要更多的情意,她只想把自己的一切毫不保留的奉献给这个男人。

    她真的爱惨了这个男人!

    每一次的梦中,都萦绕着这个男人的身影;甜的梦也好,苦涩的梦也罢。

    爱情就这么来了,谁也拦不住!

    开始明明知道自己不能爱上这个男人,但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了!

    就像生病了一样!

    爱得那么不自控不自爱!

    爱情就是这样,它来的时候那么的势不可挡,一路闪电带火花。

    也许会疼,也许会殇,但雪落不后悔自己深爱上了这个男人!

    尝过了人生这最美的东西,哪怕此后死去,也不可惜。

    雪落将自己的舌尖送进了男人的嘴里。她用力的顶开了男人的双唇,还有男人健康的牙齿。她想从封行朗的口中探得更多的柔情。

    更想将自己所有的柔情,倾注给这个男人。

    女人主动送进来的软软舌尖,让封行朗欣喜不已,更让他亢奋起来。他用他的劲舌圈住她的,跟她一起周而复始的纠缠在一起,甜到彼此的骨髓里。

    或许是雪落孕育着小乖,她的肺活量要远不及封行朗来得强劲;没能坚持多久,她就气喘吁吁的。

    “看来,还是咱们练习得太少了!”

    封行朗悠然着略显粗重的声音,留有时间让怀里的女人换上一口气。这傻女人几乎快被他给吻晕厥了似的。整张小脸红扑扑的,格外的媚人心弦。

    雪落急促的大口大口呼吸着,不想憋坏肚子里的孩子。她的肺活量跟男人的肺活量显然不是在同一个层次上的。

    留着她的嘴巴让她呼吸,封行朗却没闲着;用菲薄的唇轻轻的厮蘑着她的耳珠,用略带胡须的下巴使坏的蹭挤着她的锁骨,滋生起细细的小痒。

    “别动!痒……”

    雪落伸手过来,用手掌想推开故意使坏的封行朗。

    “嗯?你说什么?哪里痒?这里么?”

    封行朗故意曲解着雪落的意思,一双大手更是在雪落的身上丈量个不停。从她日渐满实的腰际,到她挺然的翘屯。

    还有她一直在避让的细软之处。那里正有一只想为非作歹的手覆盖其上。

    雪落已经是过来人了,她当然知道封行朗所指之处。她实在服气这个男人能开车火的厚脸皮。

    可偏偏自己却对这样的封行朗没有任何的抵御能力!

    被他三五一撩,便好像要软在了他的怀里一样。

    说实在的,要是封行朗不对她上下毛手,或许雪落还是很享受这一家三口片刻的温馨时刻。

    虽说自己不想,也不能告诉这个男人她怀了他孩子。

    之前是赌气不想告诉这个男人,同时也担心这个男人会不待见她怀上的孩子。

    而现在,封家的情况俨然不允许她将肚子里小乖告诉他。

    雪落不知道蓝悠悠的义父究竟有多么的利害。但从蓝悠悠的嘴巴里并不难得知:她口中的义父是个很难对付的狠角色。

    封立昕被大火烧残这样,便已经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上一回的博弈,封行朗能够全身而退,这里面究竟有没有蓝悠悠的功劳,雪落不得而知。

    但雪落清楚,封行朗不是每一回都能这么的有惊无险!更不可能这么的一直幸运。

    而现在告诉封行朗自己怀孕了,不管是他欢喜也好,不欢喜也罢,无疑都是给他增添了不必要的烦恼。

    想想还是算了,至少也要等过了跟那条毒鱼的血拼之后再提!

    只是,雪落已经做好了离开申城的准备了。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单相思的婚姻,更是痛苦的。

    就在雪落愣神之际,封行朗已经在她的匈前拱出了一片大好的风景。

    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的超高水准,亦或许是这个男人的经验实在老道;雪落根本就没有感觉出封行朗抚在她腰际的双手有所挪移,她前身已经是衣物不整了。

    他用他挺拔如山之峦的鼻梁和菲薄的唇,在雪落的前身拱出了一条通往彦红之顶点的路。

    男人恶劣的行径,坏到雪落无法想象。

    雪落想推开男人的脸时,为时已晚,她整个一侧已经被男人温吞在口。

    “封……封行朗,我饿了!我们回封家吃晚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