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37章 想被我……美得你!

第337章 想被我……美得你!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所有的人,包括领班,包括维持秩序的内保;包括少爷们和公主们,还有化妆师们都起身相迎。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谁叫袁朵朵啊?”

    白默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回默爷,袁朵朵正在舞台上呢。我这就给您去叫她。”领班连忙作答。

    “在舞台上?她会跳舞?跳的什么舞?”

    “跳的是钢管舞。这丫头底子不错,有台柱的天赋。就是不肯常驻,只是偶尔走台。”

    领班的见自家太子爷对某个女人感了兴趣,他当然是极力的推荐。

    “钢管舞……”

    白默拉长着声音,微眯起他狭长的桃花眼,“不用去叫了,我亲自去看。”

    舞台上的袁朵朵,没有了平时的自卑;俨然蜕变成了一只翩翩起舞的艳蝴蝶。

    一个有力的倒挂金钩,将她妙曼的柳腰,和纤长而有劲儿的长腿彰显得淋漓尽致。

    那双美丽的大白之腿,那狠实夹劲儿,让白默某处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

    好像袁朵朵夹的并不是钢管,而是他白默身体的某个部位一样!

    还真没看出来他封行朗还真够浪意的!竟然藏了这么一个带劲儿的女人做他的小娇娇?

    因为袁朵朵戴着面具,所以看不到她的容貌。

    可她的身材,她的这双白之又嫩的腿,足以让男人们忽略了她的长相。

    尖叫声,口哨声,欢呼声,男人们用他们的方式在给袁朵朵精彩的舞技喝彩。

    袁朵朵被领班带进化妆间里时,整个化妆间安安静静的,就只有白默一个人正优雅的抚莫着一只狮头藏獒。

    这个男人怎么长得像妖孽一样啊!皓齿红唇不说,而且皮肤保养得相当好。

    满满的都是胶原蛋白,要比女人的皮肤还要好上很多。

    “你就叫袁朵朵?”白默扫了袁朵朵一眼。

    “快叫默爷!他可是我们夜莊,以及整个申城娱乐王国的太子爷!”

    领班推了一把正发呆看着白默的袁朵朵。

    “默……默爷。”袁朵朵喃了一声。

    “去把脸洗干净了,再跟我说话。”

    白默冷悠一声。

    说实在的,虽说白默每天在胭脂水粉里摸爬滚打,但他心里还是抵触女人描眉画眼的。

    尤其眼前的袁朵朵还化了个烟熏妆。

    袁朵朵不喜欢烟熏妆,但烟熏妆却能更好的将她本来的面目给遮挡起来。

    本能的,白默给袁朵朵的感觉就是:这男人好傲娇!

    为了夜莊那丰厚的收入,袁朵朵还是忍气吞声的把脸洗干净了。直接素颜面对白默。

    即便再怎么的天生丽质,素颜要远远的逊色于化妆后的容貌。

    更何况白默还是那种历尽千帆的男人。见过的漂亮女人手牵手可以绕上申城一圈儿了。

    所以,袁朵朵这种只能称得上清秀的女孩儿,当然入不得他的眼。

    “跟我走吧!”白默悠然道。

    这个姿色平平的女人,白默是看不上眼的。但既然封行朗开了口,还是要照顾一些的。

    袁朵朵着实一愣,怔怔的站在原地。

    “对……对不起默爷,我……我只跳舞,不卖……不卖……身。”

    袁朵朵支支吾吾的说道。

    一个女孩儿来夜莊这种地方,必要的警惕之心她还是有的。

    “呵……呵呵……袁朵朵,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想睡你吧?”

    白默嗤之以鼻的冷笑上好几声,“拜托,夜莊的女人多了去了,没有百分之百,也有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比你漂亮!”

    “想被我睡,美得你的!”

    白默这番话,说得袁朵朵是无地自容。这男人怎么能傲娇成这样啊?

    “你跟不跟我走?”

    白默突然就冷下了一张妖孽的脸庞,似乎有些不耐烦起来。

    本就自卑的袁朵朵咬着牙关摇了摇头。

    在她摇头的一瞬间,她知道自己在夜莊跳舞赚钱的生涯就算结束了。

    “切!你浪费本公子时间不说,还浪费本公子的感情!”

    白默呼哧一声站起来,带着怒意:“回去跟封行朗那家伙说:他要藏娇是他的事,老子不替他擦p股照顾女人!”

    封行朗?藏娇?照顾?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看着白默牵着那条藏獒离开了化妆间,袁朵朵一阵云里雾里的。

    白默走后,袁朵朵便成了委蔫了的茄子。

    隐隐约约间,袁朵朵好像意识到:应该是封行朗替她在白默跟前打过招呼了,所以白默才会空降到化妆间里点名道姓的找她。

    可现在明白又有什么用呢?

    一切似乎都晚了!

    “梅姐,我是不是被开除了啊?是不是今后就不能来夜莊跳舞了啊?”

    袁朵朵推晃着把她介绍进夜莊跳钢管舞的梅姐,想打探一下情况。

    “我说小姑奶奶,你什么人不得罪,偏偏去得罪太子默啊?”

    梅姐也是一头的黑线,“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袁朵朵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他可是申城娱乐王国的太子;将来可是要一统申城的娱乐场的。你得罪了他,以后还有哪家夜一店,以及什么舞蹈培训机构敢用你啊?”

    梅姐有些怒其不争,“既然都已经放下了身段来跳舞赚钱,为什么就不能咬着牙再接再厉的去伺候太子默一晚上呢?想爬他庥的女人,多了去了!”

    “可我又不想爬!”

    袁朵朵蔫蔫的顶了句嘴。

    “得,你现在想爬也没机会了!”梅姐叹息一声。

    “真心没见过像他那么傲娇的男人!什么人呢,以为是个女人就想爬他的庥啊!”

    袁朵朵忍不住嘀嘀咕咕着。她实在是没见过像白默那样自以为是的男人。

    【想被我睡,美得你的!】

    袁朵朵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白默的傲娇了。

    “行了小姑奶奶,你还是先回去吧!我争取把你这一周的薪资替你要回来。”

    梅姐再次叹息。其实她也挺喜欢袁朵朵这种自强不息的小姑娘的。

    “那谢谢梅姐,我就先回去了!”

    离开夜莊的时候,袁朵朵难免会有些垂头丧气。

    毕竟在夜莊跳舞,薪酬着实不菲:一千块钱一场。还只是底薪。还不连打赏的钱在内。

    够她去舞蹈培训中心跳上一个星期的。

    这一晚,袁朵朵的梦里有了个新的主角:就是傲娇到不行的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