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35章 你亲爹跨种族生下你,实在不容易!

第335章 你亲爹跨种族生下你,实在不容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俯身,用手摸了下白小野的头,惹得它又舔又蹭的。  .

    用白默的话说:就是快把封行朗当成它亲爹了。

    “小野,快到你亲爹那里去!你亲爹跨种族生下你,实在不容易!”

    封行朗消遣着白默。

    虽说封行朗并不讨厌白小野,可也不至于像白默这样,把一条狗当儿子养。而且还整天亲儿子、亲爹的叫着。着实让他鸡皮疙瘩起一身。

    可那只狮头藏獒却完全没有要回到白默身边的意思,一个劲儿的在跟封行朗亲昵着。

    嘴巴里发出低嘶的哼哼卿卿声。听着骇人,其实纯属讨欢的谄媚声。

    “小野,让你死过来穿鞋!听到没有?”

    白默最见不得自己当亲儿子看待的白小野,一看到封行朗就一副谄媚到哈巴狗的模样。

    它可是威风凛凛的藏獒啊!

    怎么能这么不自爱呢!

    “小野,你亲爹叫你呢!再不去,你亲爹就要上火了!把你亲爹气坏了可不好!”

    封行朗拍抚着白小野的人来疯。可却是这样,这只藏獒就越不肯回去白默那里。

    只是一个劲儿的围绕着封行朗打转,一副要他把它抱起来的讨好贱样儿。

    白默咆哮了起来,“再不过来,今晚别想上我的庥!”

    “……”

    白默的这句咆哮,着实把封行朗给震惊到了。

    这跨种族也就算好,好歹也找一条母藏獒吧?

    这白小野可是一条公的藏獒,那能怎么搞啊?

    那画面美得让封行朗不忍继续往下想!

    只是一条狗而已,竟然能宠到了庥上去了?

    封行朗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跟白默保持一下距离?

    想到自己的手还搭放在白默女朋友的身上,封行朗下意识的把他的手从藏獒的头上挪开。

    “那个白默,我话不长,要不等我先跟你聊完之后,你再跟你儿子兼女朋友亲一热?”

    “你少来!”

    白默带着怒意朝封行朗走了过来,贴着鼻子在他身上嗅了嗅,“你身上抹什么了?还是藏什么了?”

    “行了白默,我有正事儿。”

    封行朗推开了在他身上嗅了嗅去的白默,肃然起面容来。

    “真有正事儿?”白默疑惑一声“信你了!”

    三分钟后,白默才依依不舍的让人将那只狮头藏獒牵走。

    “白老爷子最近好吗?”

    封行朗摇曳着水晶杯中的红酒问道。

    白默机警的后挪,“你想干什么?又想跟我家老爷子告什么状?”

    为什么要用‘又’呢?

    很明显,在这之前,白默一定是被告状过!

    “像告状那种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的事儿,我会去做么?也只有严邦那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才会做!”

    一般情况下,严邦都是用来替封行朗背黑锅的。

    白默信了!

    “那你找我家老爷子干什么?”白默追问一声。

    “怕你家老爷子寂寞,找了个女人去陪陪他!”封行朗温声道。

    “靠!封行朗,你也太‘孝心’了吧?你这是要抢着给我家老爷子当孙子呢?还是想跟我这个孙子争宠争家产呢?”

    不等封行朗作答,白默又急声道:“我家老爷子都九十高龄了,你竟然还给他送女人?你就不怕我家老爷子上得去,下不来吗?”

    “……”

    封行朗菲薄的唇角微微抽一动了一下。这都想哪里去了?

    “是我的女人!想让她去白公馆里陪老爷子几天。”

    封行朗点上一支烟,神情有些幽沉。

    “林雪落?还是蓝悠悠?”白默再问。

    “是林雪落。一个乖巧又温婉的女人,她不会给白老爷子添乱的!”

    封行朗将指间的烟送去烟灰缸前点去了烟灰,然后再送至唇间深吸一口。

    烟雾缭绕后的俊脸,被一层淡淡的忧郁笼罩着。

    “封行朗,你这不是要给自己准备后事吧?”

    白默似乎嗅出封行朗想把林雪落送去白公馆的目的所在。

    “那条大河豚鱼,真有那么厉害吗?弄得你跟要交待遗言似的?”

    白默嗤之一声,“让严邦那家派几个人灭了那条毒鱼不就行了?这打打杀杀的活儿,严邦那家伙最拿手了!”

    封行朗微微扬动了一下英挺的眉宇,“这是我跟河屯的私仇!”

    “你都要交待遗言了,还管什么公仇私仇啊!”

    白默灌了口威士忌,“要是你不想求严邦那粗鲁家伙,让老楚帮你不就行了!”

    严邦走的是黑路;而老楚却行的是白道。

    “我说过了,这是我跟河屯的私人恩怨!不用别人插手!”封行朗重复道。

    “行行行,你清高,你倨傲,我待在一旁看好戏总行了吧!顺便给你收尸!”

    又是一个要给自己收尸的人!

    封行朗淡淡的笑了笑。他知道,能对他说出这句话的,都是挚交。

    “那改天我去登门拜访下白老爷子?”封行朗起身。

    “不用!我帮你把女人送进去就行!”

    突然,白默诡异的一笑:刚好老爷子最近老催他交个正经点儿的女朋友,开枝散叶、绵延子孙什么的;这林雪落岂不是现成的?

    送过去给老爷子瞄瞄也不错啊!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要是老爷子不满意,自己就说这个女人封行朗的;那即便是被骂眼挫,也是他封行朗眼挫。

    要是老爷子满意,自己就是封行朗捷足先登抢了他的女人;那挨骂的还会是他封行朗。

    越想白默就越得瑟!

    他白默反着正着都是无辜者一个!

    为什么白默如此想期待白老爷子把封行朗好训一通呢?

    这话就长了!还得追溯到一年前……

    见白默笑得贼兮兮的,封行朗浓眉微蹙。

    “我可把丑话说在前面:林雪落是我的女人!你动她不得!不然兄弟没法儿做不说,我还会翻脸不认人!”

    封行朗提前给白默打上了预防针。

    “靠,你以为你用过的二手货我会稀罕啊!夜莊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白默赏了封行朗一记白眼儿。

    他说的是实话。

    夜莊形形异异的女人都有。有像林雪落那种傻白甜的,也有像蓝悠悠那种美艳的。

    还有妖的,媚的,辣的,劲儿的,搔的;一应俱全!

    所以封行朗看上的女人,白默又岂会稀罕。

    他真正稀罕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