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32章 见一次砸一次!

第332章 见一次砸一次!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清晨。

    封立昕习惯早起。

    莫管家正给他整理的贴身的衣物。要保证封立昕每天身体的干爽,并维持皮肤的润度。

    “大少爷,昨晚二少爷拿了那个锦盒,就是装二少爷和太太结婚证的那个盒子下楼去给太太当礼物;可不知道什么原因,后来二少爷又原封不动的给拿回来了。好像太太没肯看!”

    莫管家向封立昕汇报着二少爷封行朗和雪落太太的感情进展。

    二少爷封行朗能给雪落太太主动拿结婚证示好,已经是很难得了。

    “唉,”封立昕微微叹息一声,“还用得着猜吗,一定是那小子的态度不好!不是先吼,就是先叫,还怎么让雪落有心情看他所谓的礼物啊!”

    莫管家忍了忍,最终还是没告诉大少爷封立昕:安婶说,昨晚二少爷又把雪落太太给强了!

    这话不好好说,动不动就来这种直接又粗暴的方式,莫管家也是无语之极。

    “老由着他们这样闹僵下去也不行。”

    沉思了片刻,封立昕似乎犹豫了一会儿后,才又说道:“老莫,你今天把那个紫檀木盒带上,就当我重新送给雪落的见面礼。”

    “那个紫檀木盒?”莫管家微微一怔,“大少爷,那可是……”

    莫管家欲言又止,“这万一被二少爷看到了,他指不定又要如何的发怒呢!”

    “不让行朗看到不就行了!”封立昕微叹一口浊气。

    “可这紫檀木盒是二少爷的母亲留给二少爷的唯一遗物啊!”莫管家提醒道。

    “关键是行朗那小子根本就不想要它!见一次砸一次!唉……”

    封立昕又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那紫檀木盒都已经被封行朗砸得千疮百孔了。莫管家已经请回好几次木匠来修补它了。

    “也是……留给二少爷,不是砸也是摔,还不如送给雪落太太保管着呢!”

    莫管家觉得大少爷封立昕的这个主意不错。留雪落太太保管,无疑是最合适的。

    雪落太太温婉,一定会替二少爷保管好这二少爷母亲唯一留下给二少爷的遗物的。

    没有比雪落太太更合适的人选了。

    “那我就带上了!”莫管家温声应好。

    “嗯。去拿吧。小心点儿,千万别让行朗那小子看到!”

    封立昕叮嘱一声。那紫檀木盒再被砸一下,就真要散架,补也补不回来了。

    或许封行朗现在年少气盛着不想看;说不定等他上了些年龄,到了不惑半百的年纪,就又想看了!

    毕竟那紫檀木盒,是他亲生母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了!

    封家一切照旧着。

    该去做治疗的去做治疗;该上学去的上学去。

    并没有因为河屯那条大毒鱼的出现,而自乱阵脚。

    原本封行朗并不打算再让大哥封立昕继续去军区总医院做治疗的,他想把封立昕暂时送去老楚原来所在的特警部队去避上一阵子。

    任凭他河屯在南美洲如何的叱诧风云,也不敢去挑衅特警部队。毕竟他的那些军团带不来申城。

    “躲得了初一,躲不开十五。我们兄弟俩早晚有一天要直面那条毒鱼的!”

    封立昕应得淡淡。无畏无惧。

    他都是这副模样的人了,又何惧死亡呢!

    要是他河屯敢公然要了他的命,那就更好了,至少申城的警方是不会放过他了!

    毕竟,申城还是一个法制的城市!

    敢于直面危险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封立昕的坦然,让封行朗倍感释然。他拥过封立昕的肩膀,长时间的紧贴着他的脸颊。

    ******

    下午五点,封立昕便让金医师提前结束了一天的治疗。

    因为他要去学校找雪落。告诉她一切的真想,并将那个紫檀木盒送给她。

    雪落是封行朗的妻子,亦是封行朗母亲的儿媳妇,将封行朗母亲唯一的遗物留给她,那是最合适不过的。

    一接到封立昕的电话,雪落连忙从宿舍里跑了下来。

    奔驰商务车就停在路边的停车位里。

    “立昕,你怎么又来接我了?我自己可以坐车回去的。”

    雪落心疼封立昕拖着不太方便的身体来接她放学。因为每天的治疗会消耗他很多的精力。

    封立昕朝雪落笑了笑,“雪落,你还是随行朗一起喊我大哥吧。虽然我并不介意你喊我立昕!”

    雪落的脸瞬间一红。说实在的,在她知道封立昕不是她的丈夫后,叫起‘立昕’时,还真有些小小的难为情。

    “大哥。”雪落顺从的甜声改叫道。

    恬美的容颜,如同可以掬在手心里的暖阳。

    封立昕点了点头,深嗅一口气后,才缓缓的,凝重的开启了此行的话题。

    “雪落,我要向你道歉!”

    封立昕用这句诚恳的话做为了开场白。

    雪落鼻间一酸。她已经知道了封立昕要跟她道歉什么了。

    “大哥,您别这么说。我受不起。”

    “你受得起的!都怪我当初太过鲁莽,才造成了你嫁进封家来倍受苦楚。雪落,请接受大哥诚意的道歉吧!”

    封立昕想弯过身来给雪落鞠躬道歉,可雪落却抢在他前面半跪在了轮椅边。

    “大哥,您别这样!求您了!”

    “我不怪您!真的不怪!怪只怪自己不讨人喜欢。”

    雪落眼框红红的,连忙抱住了封立昕试图艰难要躬的上身。

    “雪落,我要告诉你一个真相。”

    封立昕握住了雪落的手,情绪有些激动,“其实行朗他……才是你所嫁的丈夫!而并非是我!”

    雪落只是静静的听着。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因为这一残酷的事实真相来得太晚了!

    又有谁可以替她这几个月来所受的精神煎熬和道德负罪感买单呢?

    “雪落,你不相信?”

    对于雪落太过平静的反应,封立昕和莫管家都有些诧异。

    “你们的结婚证被行朗那小子锁在保险柜里了……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去民政局调查的。”以为雪落不信,封立昕补充道。

    沉默了好一会儿,雪落才淡淡的开口道:“不用去民政局了!我已经去过了。”

    “啊……?”

    莫管家和封立昕同时一怔,“太太,您的意思是说,您早就知道二少爷才是您真正的丈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