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30章 深深的,眷眷的

第330章 深深的,眷眷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侧过头来,温润着眼眸睨了一眼这个要给自己收尸的人。

    淡淡的,在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封行朗轻吁一口气息,有些肃然的开了口。

    “丛刚,你是我的王牌!也是我的底牌!保重好自己,在我没死之前,千万别给我出事儿!”

    丛刚的动作明显的僵顿了一下。

    临行下车之际,封行朗换息丢下一句话:“相信我,我会想到对付河屯的办法的!”

    目送着封行朗挺拔的身姿走向前面的跑车,丛刚眼眸里一片温润。

    与死神擦肩而过的那瞬间,他睁开双眸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封行朗那双邪肆的眼眸,还有那一句倨傲又狂妄的话。

    【竟然没死?有点儿意思!】

    ******

    法拉利刚在封家的院落外停下,叶时年便迎了上来。

    “朗哥,您总算是安全回来了。”

    叶时年上前来激动的想给封行朗一个拥抱,可封行朗却厌弃的用手臂横了一下。

    “我哥呢?”他淡问一声。

    “在客厅里等着你呢。”

    叶时年一边作答,一边朝封行朗的身后瞄了一眼,“朗哥,丛老大把蓝悠悠给掳走了!还当着立昕哥的面儿,估计立昕心里也不好受了!”

    故意将丛刚当着封立昕的面掳走蓝悠悠的事儿说了来。无疑,叶时年这番话有替丛刚告状的嫌疑。

    这个丛刚!

    不是让他掳走蓝悠悠的时候要背着大哥封立昕的么?他怎么还当面掳上了?

    故意的么?

    的确,丛刚是故意这么做的。

    他要让封立昕知道:在你弟弟封行朗给你报仇之际,你不能有儿女情长!更不能让蓝悠悠成为你的软肋!

    封立昕知道丛刚的用意所在!他也默认了丛刚的做法!

    只是无尽的苦楚,在封立昕的心间蔓延着,将他逼迫得透不过气来。

    “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封行朗轻描淡写一句后,便健步走了进来。

    封家客厅里,灯火通明。

    封立昕坐在轮椅上,掌心里托着那个大白不倒翁。时不时的用活动能力并不是很强的手去碰动一下那个大白玩偶。

    雪落就坐在封立昕身边的沙发上,正翻看着一本视觉媒体课本。

    一切静谧又暖融着。直到封行朗的平安归来。

    “行朗……”

    封立昕和雪落几乎是同时发声。只是封立昕唤得坦切;而雪落唤得隐忍。

    “哥,”封行朗健步上前,将等候自己的封立昕拥在了怀里。

    “怎么又盯着这个傻大白看呢?会傻的。”封行朗从封立昕手中夺过了无辜的大白。

    “行朗,你回来就好,没事儿就好!”封立昕抱着弟弟封行朗的劲腰。

    看到平安归来的男人,雪落忍不住的眼框泛红。

    她也想像封立昕那样光明正大的去抱抱那个男人,告诉他自己跟肚子里的小乖有多么的担心他牵挂他。

    雪落合上课本,就这么深深的,眷眷的看着男人的一举一动。

    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看我活着回来,不高兴了?怎么还泪眼汪汪的?”

    封行朗朝雪落走了过来。深深的凝视着她的泪眼,笑了。

    可雪落哭得更凶,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直掉。

    下一秒,她就被封行朗紧紧的拥在了怀里。深嗅着彼此的气息,让彼此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而封立昕,却眼巴巴的看着客厅门口。没能盼到心间上的那个女人。

    封立昕不敢问,也不想问封行朗有关蓝悠悠的下落。

    只是自己一个人默默的煎熬着这种思念和担忧。

    看到一直盯看着客厅门口的封立昕,雪落心中微微一疼。

    “封行朗,悠悠呢?悠悠怎么没回来啊?”雪落替封立昕问出了口。

    意识到了大哥封立昕对蓝悠悠的一片赤诚担忧之心,封行朗倾身过来,解释道:

    “你家女妖精被她义父接回去了!放心,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只不过回去享福当她的千金公主去了。”

    封立昕默了一会儿,想起什么来,抬眸问道:“见过那条毒鱼了?”

    “嗯,见过了!我竟然还能忍住了没动手!”

    封行朗一边说着,一边将封立昕的手握在自己的掌心。似乎封立昕的手,还再微微的打着轻颤。

    说明在封行朗离开的这两个多小时里,他是多么的紧张惊魂。

    “知道他为什么对我们兄弟俩下毒手的原因了?”封立昕又问。

    想到河屯要置他们兄弟俩于死地的原因,封行朗生生的冷笑:竟然只是因为自己的脸长得不好?

    这个理由牵强得估计连大哈都不会信吧!

    其实有时候,高智商的人类总是会把简单的事情想复杂化了!

    因为河屯执意要将封氏兄弟逼迫得走头无路,最直接的原因,还真是因为封行朗的这张脸。

    长得让他一看就想将封行朗这张脸整个的给扒下来!

    “他嫌我这张脸长得不顺他的眼!”

    封行朗冷生嗤之。

    “这……就是理由?”封立昕也怔了一下。

    “只是借口罢了!”封行朗肃然起眼眸。

    封立昕摇了摇头,叹息:“我还真想不到,我在生意场上有得罪过河屯这样的大人物。”

    “究竟是不是那条毒鱼的借口,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我知道要弄死他的原因就行!”

    封行朗接过安婶递送过来的安神汤喝了一口。

    “行朗……要不,我们一起离开申城吧!哥……怕死!”

    封立昕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劝说封行朗离开。

    他并不怕死。甚至于他期盼着自己能够早些一了百了。也好过这每日与这漫身的疼痛作煎熬。

    这么说,只是找个借口,想让封行朗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放心,有我在,你一定不会死!”封行朗安慰道。

    要对付河屯那条大毒鱼,封行朗还是有一定把握的。并非一味的意气用事。

    ******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洗漱好的雪落正在客房里整理床铺准备休息。

    听到男人的脚步声后,雪落转过身来,便看到封行朗拿在手上的那个做工精良的锦盒。

    雪落已经知道了:那个锦盒里装的是她跟这个男人的结婚证!

    难道这就是封行朗所说的,要送给她的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