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29章 他是我的人

第329章 他是我的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丛刚的越野车并没有驶进御龙城,而是停在了辅道的灌木丛边,伺机而动。

    “怎么,你想偷袭我义父?”

    蓝悠悠似乎觉察出了丛刚的意欲何为,嗤嗤的冷笑一声,“呵呵,就凭你?等着送死还差不多!”

    丛刚没有作答蓝悠悠的讥讽,而是侧身从后排车座上拿了个什么东西。

    半分钟后,蓝悠悠的嘴巴上就多了一层密封胶带。与此同时,她的双手也被困扎带束缚住了。

    “咔哒”一声,丛刚将副驾驶上弹出的一个厚实的腹带,卡在了蓝悠悠的腰际,将她整个人禁锢在了座位上,动弹不得,更挣脱不开。

    “呜呜……呜呜呜呜……”

    蓝悠悠再也说不出一句清晰的话来,只能发出呜呜声。

    三辆前,一前,一中,一后,从御龙城鱼贯而出。

    中间的一辆车,是军用级别的防暴车。不仅子弹打不进,而且抗撞击的能力超好。

    别说丛刚的越野车了,就连重卡都撞不散它。

    无疑,那辆车里一定坐着河屯。从他离开时的平静氛围来看,御龙城应该没有经历枪火连天。

    换句话说,封行朗应该是安全的。

    其实当封行朗给丛刚打那个电话,并说出跟河屯会面的地点是御龙城时,丛刚就预料封行朗一定不会出事儿。

    因为任何一个时间和地点,都要比在御龙城里更好对封行朗下手。

    毕竟御龙城是严邦的地盘。常言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想必河屯也懂!

    更何况,河屯不想这么着急就要了封行朗的命。

    游戏才刚刚开始,河屯要享受的,是封行朗噤若寒蝉的垂死挣扎模样。

    第一辆车从御龙城里拐过弯上了柏油马路之后,河屯的防暴车刚要打方向跟着拐弯……

    丛刚将越野车的油门一踩到底,朝河屯的防暴车呼啸而去。

    越野车和防暴车的距离只有几百米,即便是瞬间加速起来,在到达防暴车的车边时,速度也不会一下子提得很快。

    就在丛刚的越野车要跟河屯的防暴车擦肩而过时,丛刚突然解开了束缚着蓝悠悠身体的腹带,打开车门,一把将捆绑着双手的蓝悠悠从越野车里推了下去……

    蓝悠悠惯性的滚了好几滚,刚好滚到了河屯的防暴车边。

    而丛刚的越野车在下一秒便加速离开。

    后视镜里,丛刚看到河屯的防暴车自始至终都没有打开过车门;下车查看蓝悠悠伤情的,是前排前里的邢老三。

    河屯的防暴车只在原地停了三到四秒钟,便平稳的驶离了现场。

    自始至终,防暴车上的河屯都没有下车查看过蓝悠悠究竟伤得如何。

    看来,河屯所表现出来的冷漠,正如蓝悠悠所说的那样:用她去要挟她义父河屯,是行不通的!

    在河屯眼里,这些收养的义子和义女,都只不过是他的杀人工具而已。

    真是一群冷漠到令人发指的人!

    蓝悠悠是被邢老三抱上车离开的。也就是说,在河屯的义子之中,只有老三关心蓝悠悠的生死。

    这一切,被丛刚看在眼里,同时也被封行朗和严邦看到。

    “那个开越野车的是谁?”严邦问。

    “我的人!”封行朗淡淡的应了一句。

    “你在哪里找来的这么一个厉害的狠角色?”严邦再问。

    “捡的!”

    封行朗哼应一声后,便钻进了他的法拉利里。

    严邦轻叩了一下车窗。

    “我送送你吧!”他还是不放心封行朗的安危。

    “不用!我的人,比你管用!”

    油门轰轰作响,法拉利如离弦之箭一般窜出了停车场。留下严邦一个人静默在原地。

    “邦哥,要不要派人跟着封二少?”

    “暂时还用不着!要是河屯想弄他,早就弄了!”

    微顿,严邦的浓眉微蹙,“去查查那个开越野车的,究竟是什么来头!”

    “好。要真是封二少的人,叶时年一定认识他。”

    “嗯。去吧。”严邦悠声淡哼。

    ******

    在离封家两百米的距离处,丛刚停下了越野车。

    不一会儿,一辆玄黑色的法拉利便追了上来。

    很显然,丛刚是在等封行朗。

    丛刚没从越野车里下来,而是打开车门让封行朗上了他的越野车。

    “丛刚,老子只让你带着蓝悠悠去御龙城,你丢她干什么?”

    封行朗有些兴师问罪。

    毕竟那么快的车速,而蓝悠悠又是个柔若无骨的女人,滚下车摔死的可能性很大。

    “我丢她……你心疼了?”丛刚不答反问。

    “特妈的,跟老子好好说话!”

    封行朗燥了。

    “既然你这么担心那个女人,去追就是了。”

    丛刚淡淡的睨了封行朗一眼,不紧不慢道。

    “你明知道蓝悠悠是我哥的命跟子!你那么丢她,会死人的,懂么?”

    封行朗戾气了起来。

    “你哥究竟有几条命跟子?你封行朗算一个,蓝悠悠算一个,再加上他自己的那条?”

    丛刚的话,让封行朗有种想宰了他的冲动。

    封行朗深呼吸一口,以平息自己的怒意。他又何尝不知,丛刚只是在帮他。

    “河屯连车都没下,就足以说明蓝悠悠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了!即便你当着他的面弄死她,河屯都不会眨一下眼的。”

    以封行朗的睿智,当然会想得到丛刚只是为了用蓝悠悠去试探河屯。

    “不试一下,又怎么会知道呢!”丛刚淡声。

    封行朗赏了他一记冷眼,“我才是你主子!少特妈的在我面前装大爷!”

    沉默了片刻,丛刚才缓缓的开口解释。

    “你应该打过保龄球吧。我推蓝悠悠下车的方式跟打保龄球差不多。不会要了她的命,最多也就是磕碰和磨蹭几下。死不了人的!”

    轮到封行朗沉默了。

    带着燥意,他点上了一支烟,急促的吞吸着。烟雾缭绕后的俊脸,一派朦胧。

    想起什么来,封行朗掐断了指间的烟。

    “今晚在御龙城,我见识到了那条毒鱼的两个近身保镖的厉害。尤其是那个被毒鱼称之为老八的家伙,速度快得跟鬼魅一样!估计我当时都拔不了枪。”

    “辛好你没拔枪!要不然,今晚我还得给你收尸!”

    又是一个要给自己收尸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