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28章 用这个女人,去换你亲弟弟!

第328章 用这个女人,去换你亲弟弟!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丛刚不同于叶时年,因为他不近女se!更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

    “老大,您怎么来了?”

    嗅到了丛刚的来者不善,叶时年本能的从别墅外迎了进来,下意识的挡在了蓝悠悠的跟前。

    “您老儿不是在养伤吗?这点儿小活,就不用劳您大驾了!”

    叶时年似乎意识到:丛刚是冲着蓝悠悠而来。

    丛刚没有搭理叶时年的奉承拍马,而是径直走到了封立昕的跟前。

    封立昕抬眼静静的看着丛刚,他知道丛刚是他弟弟的人。

    “我是来带走蓝悠悠的。”丛刚淡声说道。

    明明封行朗叮嘱他在掳走蓝悠悠时,不要当着他大哥封立昕的面儿,可丛刚却偏偏反其道而行。

    “不……你不可以带走悠悠。”

    一听丛刚说要带着他心爱的女人,封立昕立刻紧张了起来。

    自己的亲弟弟性命堪忧,而丛刚又要带走他爱惨了的女人,封立昕真的坐不住了。

    “我要用蓝悠悠去跟河屯叫唤你弟弟封行朗!”

    丛刚直言不讳的跟封立昕说明了自己要带走蓝悠悠的目的所在。

    封立昕愕住了,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丛刚。

    一边是自己的手足兄弟;一边是自己深爱的女人。这丛刚是在逼迫他二者选其一吗?

    其实丛刚完全可以先将蓝悠悠诱出封家,然后在将她带走的;可他却选择了当着封立昕的面儿当蓝悠悠带走!

    丛刚这么做当然是有他的目的的。

    封行朗跟那条毒鱼的恶战显然已经提上了日程。先不说封行朗斗不斗得过河屯,就从封行朗身边的人来讲,他大哥封立昕无疑成了封行朗最软肋的地方!

    河屯没有立刻对封氏兄弟下杀手,无非是想跟封行朗玩他所乐衷于的垂死挣扎的游戏。

    死,并不可怕。

    只不过是一睁眼一闭眼的事儿!

    真正可怕的,是死亡的过程。垂死挣扎的过程!

    而这些,偏偏就是河屯想要的。

    他享受别人的垂死挣扎!

    所以,要让封行朗垂死挣扎,生不如死,那河屯便会从封立昕先下手。

    封立昕是封行朗的软肋;而封立昕的软肋却是蓝悠悠。

    丛刚当然希望,蓝悠悠能成为河屯的软肋。但他觉得这个可能性并不大,所以他想先试一试!

    于是,丛刚并没有听从封行朗的叮嘱,而是逼迫着封立昕在他弟弟和心爱的女人中做出选择来。

    轮椅上的封立昕微张着嘴巴,却说不出话来。

    两个都是他生命中缺一不可的人!如果还可以有第三种选择,封立昕一定会选择由自己替他们两个去死!

    “老大,朗哥特地嘱咐我,让我照顾好立昕哥和两位嫂子的。”

    叶时年上前一步来,有些干巴巴的说了一句弱气的话。

    “所以,你决定照顾好蓝悠悠,而不去管你主子封行朗的死活了,对吗?”

    丛刚将这个矛盾剖析开来,让在场的人一起直面。而不能再用各式各样的花言巧语来逃避。

    “老大,我不是这个意思……朗哥的命当然重要。”

    在丛刚面前,叶时年向来都是个软脚虾。又被丛刚这么一逼问,顿时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越发意识到:这丛刚要比封行朗还要难伺候。

    “那我现在要带走蓝悠悠,大家都没意见吧?”

    丛刚淡淡着声音。看了一眼封立昕,又扫了一眼叶时年。

    叶时年不敢再吱声;他把希望寄托在了封立昕的身上。

    可封立昕却一直沉默着。换句话说,他默认了丛刚要带走蓝悠悠的做法。

    “我可以跟你走!但我想提醒你:我义父没有软肋,我跟他们一样,都只不过是我义父的杀人工具罢了!恐怕会让你大失所望!”

    说完这些,蓝悠悠头也不回的配合着丛刚朝封家的客厅门外走去。

    蓝悠悠当然希望自己心爱的男人能够平安无事。如果可以用她的生命去做交换封行朗,她在所不惜。只是她害怕自己的生命在义父河屯眼中微不足道,无法交换回封行朗的性命!

    “悠悠……”

    身后,传来封立昕嘶哑在喉咙里的呼唤。

    “麻烦您别伤害她。”

    封立昕恳求着丛刚。

    “好。”

    丛刚应得温和。淡淡的扫了一眼一旁一直沉默着的雪落,随后才转身离开。

    封家的院落里,叶时年追了上来。

    “老大,我跟你们一起去吧,也好有个照应。”

    “不用!我不想多带一个累赘!好好守在这里。”丛刚冷声。

    竟然说他是累赘?叶时年的部分顿住了。只能朝着丛刚冷嗖嗖的背影愤愤的瞪眼。

    却又目光柔情的去追逐快步走在前面的蓝悠悠。这个女人,永远不会多看他一眼。

    ******

    封家客厅里。

    自从蓝悠悠离开之后,封立昕便低垂着头,双手努力的想握紧。

    雪落知道他在担心封行朗,亦在担心蓝悠悠。

    “大少爷,喝点儿燕窝吧。刚温口。”莫管家端着安婶煲好的燕窝羹走了过来。

    而封立昕只是摇头,却不肯开口说道。

    深深的哀意袭来,封立昕觉得自己太无能太没用了。不但帮助不了自己的亲弟弟,就连自己心爱的女人也保护不了!

    他封立昕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造粪的生物机器!

    雪落感受到了封立昕情绪的低落,虽说她也忧心忡忡,心牵着封行朗,自己肚子里小乖的亲爸爸;但她还是强打起精神走了过来,蹲身在了封立昕的轮椅旁。

    “大哥,”这一回,雪落随着封行朗一样称呼封立昕为大哥,“别太担心了,行朗和悠悠都不会有事儿的。”

    “大哥,行朗不是那种意气用事的人。有你在,他会三思而后行的。”

    雪落安慰着情绪低落的封立昕,“悠悠也不会有事儿的!那个人毕竟是她的义父。即便用她交换不了行朗,那个人也不会伤害悠悠这个义女的。”

    封立昕缓缓的睁开了紧闭的双眼,微微点了点头。

    然后又侧头朝着莫管家说道:“老莫,帮我把雪落送我的那个大白娃娃拿下来吧。”

    “诶,好。我这就去拿。”

    莫管家连忙放下手中的燕窝,上楼去拿那个大白不倒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