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18章 不男不女的东西

第318章 不男不女的东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立昕做完一天的治疗回到封家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左右。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封行朗并不在。

    雪落等在客厅里,手上端着刚刚她跟安婶一起做好的蛋糕小点。很小口很细糯,比较适合封立昕当甜点吃。

    蓝悠悠今天难得的温婉,竟然陪了封立昕一个白天。

    其间除了溜回来一趟,将一款智能追踪器偷偷的粘在了雪落每天必带在身边的手包夹层中。

    “悠悠,你饿了吧?雪落刚做好的点心,你吃几个吧。”

    封立昕着实心疼陪了自己一整天的蓝悠悠。

    “林雪落,封行朗呢?他回来了没有?”

    可蓝悠悠的心思完全不在什么蛋糕小点上,而是环看着四周,找寻着封行朗的身影。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要是那个嗜兄如命男人回来了,怎么可能不出来迎接他最宝贝的大哥啊?

    雪落将一个蛋糕小点掰开成两小份,将其中的半份送进封立昕的嘴巴后才柔声应答。

    “没回来呢!估计也快回来了吧。”

    “这个封行朗,口口声声说他大哥是他全部,可他的全部都回来了,他自己又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蓝悠悠不满的在客厅里兜圈,还时不时的朝客厅门外张望过去。

    吃着蛋糕小点的封立昕看着因为封行朗没有归来,而焦躁的蓝悠悠时,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甜口的蛋糕小点也变得苦涩起来。

    “悠悠,别着急,行朗估计马上就回了。”封立昕安慰着烦躁中的蓝悠悠。

    听着封立昕的话,雪落都替他难过。

    难道他还没有发现蓝悠悠关心爱慕的人是封行朗,而非他封立昕吗?

    凭封立昕的细腻情感,他是不可能没发现的。

    只是他比平常人还要能隐忍罢了!

    “悠悠,先吃口蛋糕点心吧。说不定封行朗已经在路上了呢。这个时间点刚好是下班高峰期,或许是堵着了。”

    雪落安慰着蓝悠悠,也一并等同于安慰了心涩的封立昕。

    “悠悠,雪落说得对,行朗应该是在路上了。你先吃点儿东西吧。”

    见自己心爱的女人茶不思饭不想的盼望着自己亲弟弟的归来,封立昕不知道是该欣慰,还是苦楚。

    他当然知道蓝悠悠对封行朗的感情,不是亲人之间的关心,而是男女之间的爱慕。

    可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安婶都快摆桌了,也不见封行朗回来的踪影。

    “林雪落,你给封行朗打电话吧,问问他到了哪儿?”

    蓝悠悠朝着正喂封立昕果泥的雪落说道。

    “他脾气那么臭,我才不打呢!他不回来吃晚饭正好,我们还能吃饱点儿呢。”

    雪落毫不避讳的说出了她对封行朗的不满。

    她真的很想跟肚子里的小乖美美的吃顿没有封行朗打扰的晚饭。

    昨晚肚子饿得难受,去厨房吃个酸奶还被那男人给抓了个现形,实在够糗的!

    关键还被他给就地正法了!而且还被安婶发现了……

    还能在安婶面前表现得若无其事,雪落觉得自己的这张脸已经厚得可以跑火车了!

    “林雪落,没想到你还真是个心机表呢!你嘴巴上这么说,可心里不知道有多期盼他回来吧?”

    微顿,蓝悠悠的美眸泛冷,“这左边的锁骨咬了一口,今晚是不是打算再咬右边的?”

    雪落一怔:因为她听懂了蓝悠悠所说的话!

    昨晚自己的确咬了封行朗的锁骨一口,至于咬的是左边还是右边,她已经记不清了;但蓝悠悠怎么会知道?

    难道在她离开上二楼主卧室补觉之后,蓝悠悠又跑去了封行朗的房间?

    “我觉得他被大哈咬的可能性更大!”

    好吧,为了圆谎,雪落不得不自降身份,跟大哈称兄道弟!

    换句话说,又不是我林雪落一个人长了嘴巴!想咬封行朗的人多了去了。

    “还是我来给行朗打电话吧。老莫,替我拨行朗的手机号码。”

    封立昕想维护雪落,可又不想训斥蓝悠悠;于是,他只能自己给封行朗打这个电话。

    用的是封家的座机,免提。

    这样可以让关心封行朗的两个女人都能听得到。

    手机是通的。但响了好几声都没人接听。

    *******

    夜莊。

    奢华的钻石级豪包里,严邦正准备将醉得不省人事的封行朗扛去房间里休息。

    可封行朗口袋里的手机却作响了起来。

    电话是封家座机打来的。

    严邦微微蹙眉凝思后,便将手机送至了白默的跟前。

    “就说封行朗跟你在一起!让封家人放心!”

    “凭什么我接啊?”白默不满的直哼哼。

    “凭我是老大,你是老三!”

    严邦厉眸迎上。

    “你妹妹的……”白默骂骂咧咧一声后,还是乖乖的接过了封行朗的手机。

    “行朗,什么时候回来?”

    手机那头传来了封立昕并不清晰的声音。

    封立昕的吐词,也许封家人已经听习惯了,可白默听起来却相当的费劲儿。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打来电话的是封立昕!估计是找封行朗回家吃饭。

    “是立昕哥啊,您好您好,我是白默。朗哥在我这儿呢。对对对……我们一起替邦哥接风洗尘,朗哥喝多了,已经睡着了,就不用等他回去吃晚饭了。”

    “什么?行朗喝多了?”

    “没事没事儿,是果酒,只上身不上头的那种!立昕哥,您别担心,嗯,嗯,我会把朗哥照顾好的。朗哥的手机快没电了……挂了哈!立昕哥晚安!”

    挂断手机后的白默,那可是一脑门子的汗。

    “可以关机了。邦哥,我够机智吧?”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严邦让他接这个电话了。

    说实在的,接封立昕的电话,简直就是一个精神上的折蘑。

    封家。

    一听封行朗的手机是白默接的,蓝悠悠整个人都不好了。

    白默?不就是夜莊那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吗?

    又是夜莊!

    那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听白默的口气,封行朗还喝醉了?

    那岂不是要沦为夜莊那群脏女人的玩一物了?

    蓝悠悠实在受不了封行朗被那些千男上万男骑的女人给污浊了!

    “我去找阿朗!”

    丢下这句话后,蓝悠悠便头也不回的朝封家客厅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