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13章 牙印是新的

第313章 牙印是新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换句话说:能留在封立昕的身边,也就等同于抓住了封行朗!

    “行朗,给悠悠一次机会吧。 她知道错了。看在哥的面子上,好吗?”

    封立昕再次的为蓝悠悠开声恳求着封行朗,“悠悠一直鼓励我去麻省总医院做植皮手术呢。金医师说我再养几天身体,就能动身出发了。”

    封行朗真的败给了大哥封立昕对蓝悠悠毫无原则的偏袒和爱慕。

    弄死这个女人吧,估计封立昕这辈子都不会再有希冀和奔头。就好像心间燃着的火种被掐灭了一样。没了人生的期盼,将永远的陷入黑暗之中!

    但如果不弄死这个女人吧,封行朗心里仇恨的坎儿实在是迈不过去。

    每每联想起封立昕的惨况,就会触动封行朗心底的疼点!让他变成怒不可遏的恶魔。

    见封行朗以默认的姿态吃着早餐,蓝悠悠也跟着坐了下来。

    说实在的,蓝悠悠饿得也是前匈贴后背。

    昨晚封行朗那通雷霆之怒,闹腾的封家上下都不得安生。

    蓝悠悠拿起手边的紫薯玫瑰花馒头咬上一口,她也着实是饿狠了。

    “蓝悠悠,我哥这主子还没开吃,你一个保姆到先吃起来了?”

    封行朗冷冽着声音开口斥责着蓝悠悠。

    听到封行朗终于开口跟她说话了,蓝悠悠心情顿时明媚了起来。

    “哦哦,我这就先喂你哥吃早点。”

    蓝悠悠没舍得将手上的紫薯玫瑰花馒头放下,而全部塞进了自己的嘴巴里。幸好这馒头挺小巧的。

    蓝悠悠开始在一堆的营养早餐里挑选封立昕能吃的。她看到了那碗浓稠的燕窝羹。

    “立昕,这个你应该能吃吧?很滑很软的,比布丁还软。”

    蓝悠悠端着燕窝羹询问着封立昕。

    “怎么说话的呢?什么叫‘应该能吃吧’?你应该问‘你想不想吃’!”

    封行朗冷声训斥着蓝悠悠的问话方式。

    蓝悠悠嘟着嘴瞪了封行朗一眼,但还是乖乖的问上封立昕一句:“封立昕,你想吃这燕窝羹吗?”

    “行朗,你干吗为难悠悠啊?有安婶就可以了。”

    封立昕实在不忍心看到蓝悠悠被封行朗呵斥来呵斥去的。

    “蓝悠悠,你听到没有,我哥不想你喂他!我看还是把你锁在三楼的阳光房里更适合些!”

    封行朗反将了封立昕一军,所表达的意思很清楚:如果你封立昕不接受蓝悠悠的伺候,那么他就会把这个女人关禁闭!

    “立昕,你就吃一口吧。”蓝悠悠当然不想被封行朗关禁闭。

    虽然舍不得蓝悠悠屈尊降贵的伺候自己,但喝到她喂来的燕窝羹时,内心还是无比激动的。

    或许是喂得太快,也可能是封立昕太过激动了,来不急吞咽的燕窝羹便从封立昕的嘴角溢了出来。

    蓝悠悠连忙抽过纸巾小心翼翼的替封立昕擦拭干净。眸光还时不时的瞟上封行朗一眼。

    其实女人本就是为了伺候男人而生的。

    至少封行朗是这么认为的!

    即便先天不会,后天学学就会了。

    “哥,这燕窝羹,好喝吗?”封行朗问得邪气。

    虽说脸上的疤痕遮掩了封立昕的蹙眉,但他神情上还是略显出了不自然。

    要说燕窝羹不好喝吧,封立昕担心封行朗会迁怒蓝悠悠,责怪她喂得不好;

    可要说好喝吧,似乎又中了封行朗那凛然的邪气圈套。

    “挺好喝的!安婶的厨艺越来越精湛了。”

    封立昕是聪明的。既没有给封行朗为难蓝悠悠的机会,又没让自己太过尴尬。

    “封行朗,我现在总可以自己吃了吧?我饿!”

    蓝悠悠这一声‘我饿’,拉着长长的尾声。听得男人的骨头都跟着一起酥了。

    “问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主子!你的主子是封立昕,以后你听他的就是了!”

    封行朗不羁着口吻。直接把蓝悠悠推给了封立昕。

    “立昕,那我吃了。真的好饿。”

    以蓝悠悠的幕后军团,是完全可以跟封行朗叫板儿的。但她却配合着封行朗上演了这出幼稚的把戏来讨封立昕的欢心。

    只有封立昕欢心了,封行朗才能解开心结。

    蓝悠悠不知道自己跟封行朗这个男人会不会有未来,可那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她会把握好跟封行朗在一起的每一天。至于在封立昕面前逢场作戏,全当是生活的某个调剂罢了!

    封行朗穿着一件纯白色的衬衣,领口随意的半敞开着,为他的英俊又添一丝慵懒。

    不经意间,蓝悠悠看到了封行朗锁骨上的牙印红痕。见血了的咬痕,是不会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就消失的。

    牙印是新的,应该刚被咬不久!

    会是被谁咬的呢?

    蓝悠悠记得自己跟封立昕上楼时,林雪落是睡在楼下客房里的;可刚刚她却在二楼的主卧室里找到了正补觉的林雪落。

    那又说明什么呢?有人想欲盖弥彰!

    蓝悠悠没有去质问封行朗是不是又睡了林雪落,但她心中的不快,却是落下了!

    这个林雪落,表面上跟她说不喜欢封行朗,可背地里指不定有多想被封行朗睡呢!

    真够绿茶表的!

    在她蓝悠悠面前装出楚楚可怜、人畜无害的样子,其实野心比谁都大,对封行朗更是欲迎还拒。

    有什么办法不需要每天都为人的监视着林雪落,却又能很方便快捷的知道她的行踪呢?

    蓝悠悠将封立昕送去医院,在封行朗离开之后,她也随之离开。

    其间,她去了一趟启北山城的观海台。拿到了她早晨打电话索要的东西。

    再次回到封家时,雪落还赖在庥上补觉。

    今天是周末,不需要早起去学校。加上昨晚被封行朗是又惊吓又折腾的,雪落着实累得够呛。

    蓝悠悠静静的立在庥边盯看着酣睡中的林雪落。

    什么东西是她每天必带且不离身的呢?

    衣服里?不行!因为她每天都要更换。而且清洗时很容易被发现。

    蓝悠悠的目光,最终定额在了雪落的手包上。

    雪落就这一个手包。每天必带。

    微型跟踪器只有指甲大小,而且还只有一元硬币的厚度。

    蓝悠悠将它塞进了雪落手包的夹层里,并沾粘在了皮壁内层上。即便将手包里所有的东西都倒出来,林雪落也不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