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11章 去厨房偷酸奶喝

第311章 去厨房偷酸奶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披星戴月归来的封行朗,在听到厨房里传来的窸窸窣窣声响时,不由得微微蹙眉。  .

    他在玄关处脱去了会发出声响的皮鞋,机警着步伐朝厨房靠近过去。

    这个时间点,而且处于漆黑一片的环境,又会是谁在厨房里呢?

    封立昕自然不会;莫管家和安婶不必如此的偷偷摸摸,连灯都不敢开。

    那就只剩下蓝悠悠和林雪落了。

    蓝悠悠那妖精向来晚上吃得比鸟还少,应该不会是她了!

    不就只剩下林雪落那个傻白甜了吗?

    封行朗的周身莫名的亢奋起来!

    封行朗依身在厨房的玻璃框上,就这么温润着目光看着傻坐在防滑垫上,正全神贯注吃着大果粒酸奶的林雪落。

    似乎饿狠了,雪落吃得很投入。

    觉得要是配上几块小薯饼,或是一两个红豆派,这果粒酸奶的味道会更好。

    于是,雪落爬起身来,开始在烤箱附近寻找晚上吃剩下的红豆派。

    嘀嗒一声,不知道是不是触碰到烤箱的按键,烤箱发出一声提示音。

    就在雪落想拔去烤箱的电源时,厨房里的灯瞬间亮起,炫白了整个厨房。

    雪落一慌,有些不适应光亮的用手挡了挡自己的双眼,一个健硕的身姿便朝她压制过来。

    “封……封行朗?你……你怎么回,回来了?”

    雪落问了一句很傻很天真的话。这封家可是他封行朗的地盘,他当然是想回就回。

    至于什么时间回来,根本就不需要向你林雪落交待的好不好?

    “饿了?”

    封行朗柔声一问。

    在雪落的唇角,沾着白色的酸奶;封行朗附身过来,竟然用舌尖将那些白色的酸奶忝去。

    雪落瞬间石化。连反抗什么的全忘了。更别说要逃离这个危险的男人了!

    “我也很饿……喂我。”封行朗将雪落禁锢在他跟整体橱柜之间。

    近得雪落可以嗅到男人呼出的口气中,染有威士忌的浓醇酒气。

    “我吃好了,都给你吧!”

    雪落温顺的将手中的酸奶大方的递送到封行朗的跟前。

    “可我不想吃这个。”

    封行朗的一条劲实的长腿,已经探了过来;将雪落的双脚撑开,迫使她怎么也拢不起来。

    “冰箱里还有!那个是蓝莓果粒的,你应该喜欢吃。”

    雪落不知道这个男人究竟想吃什么,但她却强烈的感觉此时此刻的男人很危险。

    不紧紧是他呼出的酒气,还有他的动作。

    对!他的动作,很危险!

    “我想吃点儿别的。”

    封行朗低沉着声音,哑哑的,夹杂着微醺的酒气,听着让人会醉似的。

    “那我去叫安婶吧。给你煮面吃。”

    雪落微微的打着轻颤。因为她身上的睡袍,在不知何时已经被解开了。而且有一只不属于她林雪落的手,正在度量着她各个部位的尺寸。

    这个女人真能笨死!

    “我想先吃你开开胃!”

    封行朗不在跟女人拐弯抹角的调一情,因为林雪落这个木头女人只适合直奔最终的主题。

    至于中间的部分,还是跳过比较省事儿。

    而且这傻白甜也不具备跟男人打情加骂俏的媚细胞。

    雪落终于听明白了男人想干什么。

    她瞬间就紧张了起来。因为昨晚的受吓过度,她跟肚子里小乖的状态都不是太好,所以哪里还经得起这个戾气男人的折腾啊。

    “不,不可以的。昨晚上已经被你吓得快魂飞魄散了!求你别再折腾我了,好吗?我累了,要回房睡觉去了。”

    雪落想从封行朗的身边挤过去;但他健硕的体魄就是横着不让雪落通过。

    轻轻一个托抱,雪落便离了地面,被封行朗放在了橱柜的消毒柜上。

    “如果你够乖,我可以带着你一起享受那妙曼的过程!”

    “如果你不够乖,那我就一个人享受!”

    这两种说法,在雪落听来就是同一个意思:无论她乖与不乖,这个男人是吃定了自己!

    可即便雪落不是太过排斥封行朗这个法律上的丈夫,可她的身体实在不允许啊!

    金医师交待过了:要她这几天多多的休息,多多的补充营养和睡眠,哪能经得起这个男人的乱折腾啊!

    “封行朗,改天好不好?我今天真的很累。而且还受到了惊吓。都快魂飞魄散了。”

    雪落见耍横不行,就只能跟男人来软的了。

    她说得相当诚恳,而且还楚楚可怜的。只希望调动起男人心底的怜香惜玉之心。

    然而,雪落实在是低估了凌晨两点归来,而且还酒气微醺的男人。

    就在雪落跟封行朗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时候,有个不属于她的东西就侵之了。

    “你怎么老不乖呢?多么愉快的事儿,你总是这般不情不愿的,真让人头疼!”

    封行朗像是在教育一个不听话的孩子。

    “唉,”男人又是一声微叹,“先适应一下吧。一会儿还有更大的。”

    雪落就像那被卡住了脖子让人拎在半空中的鸭,想出声,但却发不出一个字来。

    “别……封行朗,你别这样好吗?我,我可以帮你用手的。”

    雪落弱声跟封行朗商量着。用上了就快哭出来的声音。

    没吃过猪肉,好歹也见过猪跑啊!雪落也稍稍知道那么一点儿男人们解决生理的方法。

    “改天吧!”

    男人慵懒着声音,在雪落的耳际吁叹出情韵的气息。

    ******

    安婶睡得比较警醒。在厨房亮灯之后,她便醒了过来。

    是二少爷回来了?

    安婶起了身,披上睡衣朝厨房方向走了过来。

    在经过雪落的房间时,安婶发现门是打开着的。探头看了看,发现太太雪落并不在房间里。

    看来厨房里的人应该是太太无疑了。

    昨晚上没吃东西,应该是饿坏了。

    想到金医师叮嘱雪落太太受到惊吓不能吃生冷的东西,安婶便赶急的去厨房想帮雪落煮碗热面吃。

    “太太……太太……”

    安婶轻唤了两声,本能的想去推开厨房关着的毛玻璃门。

    “是安婶!”

    雪落一紧张,条件反射的将自己的身体收紧起来。

    雪落身后的封行朗发出一声低嘶。差点儿就被这突如其来的紧缩给交待了出来。

    “安婶,别进来!我在里面!”

    他染着嘶哑厉斥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