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10章 斯世,当同怀视之!

第310章 斯世,当同怀视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似乎这脸不贴,接下来的话便没法儿交谈下去。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封行朗一脸的厌弃,可严邦却很享受这样的过程。

    “朗,你怎么瘦了?”严邦蹙眉问。

    封行朗赏了严邦一记冷眼,“这不是你要关心的事儿!我让你调查的东西,你查到吗?”

    “当然!不然也不敢轻易的把你叫过来!”

    严邦从吧台上拿起一盒雪茄烟送至封行朗的跟前,打开示意道,“来上一支?”

    封行朗瞪了严邦一眼,没有去接他手中的雪茄烟。

    他没那个心情!

    严邦将手里的雪茄烟送至鼻尖,深嗅上一口醇厚丰饶香气,似乎还混杂着古巴妇女们的劳动汗水的气息。随后用便携式的雪茄闸刀剪去了密封的雪茄头,然后拿着纯金的打火机点火,慢慢旋转雪茄,待雪茄头每一处都烧得平均时,才把雪茄送到嘴边,悠然的吸上了第一口……

    在封立昕出事之后,封行朗、严邦、白默,三个人都是极度享受生活的主儿。

    在做这一系列动作时,严邦的目光一直锁定在封行朗的身上,一秒也没有离开过。

    似乎封行朗的每一个神情,无论是对他冷眼厌恶也好,还是怒声排斥也罢,都能让严邦感兴趣!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同怀视之!

    让浓醇的雪茄烟气在腭中逗留,微微品味后才悠然的从双唇间喷出。

    封行朗似乎有些不耐烦了,一把夺下严邦指间的雪茄,摁在了威士忌里。

    “你让我调查的那个人,本名叫邢穆,很少有人知道他这个真名。他的另外一个绰号到是如雷贯耳:‘globefish’——河屯!一条凶残的大毒鱼。”

    “再怎么毒,不还是被人吃?”封行朗冷哼一声。

    “想吃他的人,多了去了,有像你这种自认为牙口好的,也有身强体壮的,更有背景殷实的等等,但无一例外,非死即残!”

    “真有你说的那么恐怖么?”

    封行朗重新给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浅抿一口来平静自己的气息。

    严邦静默片刻,陪着封行朗干了一杯后,才缓声问道:“朗,你怎么会惹上河屯这号人物?”

    严邦跟丛刚的剖析方向是一致的:以封行朗gk集团的经营范畴,根本就不可能跟河屯这号人物有任何的交集!

    “是他先惹我的!”

    封行朗的目光深邃了起来。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这个叫河屯的人,无处不在的渗透着他的毒素!

    丛刚这么说,严邦也这么说!

    “就是他指使蓝悠悠去诱害了你哥封立昕?”

    严邦疑惑,“可我怎么觉得他跟你哥应该更不会有要置对方于死地的利益冲突!”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或隐情?”

    严邦当然不想看到封行朗去招惹河屯那号人物。

    因为对封行朗来说,确是凶多吉少!

    “不管是不是误会,或者另有什么隐情;只要他伤害了我哥,他就必须死!”

    封行朗沉厉着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齿间咬出来。

    严邦吁出一口浊气,岔开了话题:“对了,河屯如果要跟你比烧钱,你最好回避!”

    “回避?他很有钱吗?”封行朗冷声问。

    “何岂一个‘很有钱’能够形容河屯那号人物啊?他在金三角、新金月,都有自己的军队,有自己的生产基地和加工基地!全球,遍布着他的销售网……”

    “而且他还有政治赦免权!相当于免死金牌!”

    严邦不知道封氏兄弟怎么就惹上了河屯那号人物,他只知道:要是封行朗真去招惹河屯,估计连尸体他都无法从河屯手上收回来!

    “果然够有钱。”

    “这钱呢,对河屯来说,只是数字的长短!”

    严邦又是一声浅叹。

    接连有两个人跟他提及这个叫河屯的利害之处,封行朗就越发想会会这个叫河屯的人物!

    他跟河屯,是早晚都是要见面的!

    不是他河屯死,就是他封行朗活!

    ******

    半夜,雪落醒了。

    准确的说,雪落是被饿醒的。

    这才记起自己昨天晚上睡觉之前就吃了几口红豆派的外壳,根本就经不起这漫漫长夜的消耗。

    在金医师给雪落做完检查,并打了一针补气安神的针后,雪落便沉沉的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着实舒适,还出了一身薄汗。

    而安婶其间过来送过两回营养夜宵。看着太太一直酣睡得格外绵实香甜,也就没有打扰。

    “小乖,你忍忍好不好?现在可是凌晨两点钟,你让妈咪去哪里给你找吃的啊?要乖,等明天一早,妈咪就把你喂饱饱!”

    雪落柔声细语的跟肚子里的小东西商量着。

    可越说越饿,雪落已经到了辗转反侧都无法入睡的地步。似乎不吃点儿东西,这觉肯定是没办法继续下去的。

    受不了了!

    雪落爬起身来。即便她忍得了这几个小时的饥饿,可肚子里的小乖实在忍不了。

    此时的封家一片静谧。

    雪落裹上厚实的睡袍,光着脚丫子踩在地面上,这样就不会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

    隔壁客房的门开着,蓝悠悠应该没在。

    估计不是睡到楼上的主卧室里去了,就是为了躲避封行朗的施以暴行,忍辱负重的睡在了封立昕的医疗室里。

    雪落没有开灯。借着外面的光亮,她摸索着朝封家的厨房走去。

    一个吃货的内心是无比强大的。

    雪落竟然一路畅通无阻的摸索进了厨房,而且还没碰到家里的任何一件家具。也就没有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

    厨房里,雪落按照记忆,朝着那台霸气外露的双开门冰箱直奔过去。

    在打开的一瞬间,雪落的口水几乎都要留出来的。

    各式各样的水果一应俱全。但那些都垫不了饥。

    雪落的目光直接锁定在了那一大合大果粒酸奶上。她最爱的黄桃果粒酸奶!

    “咔哒”一声,好像客厅里传来了什么开动的响声。

    可当时雪落的眼里就只有这美味的黄桃果粒酸奶了!

    她急急的挖了一勺子送进嘴巴里:沁凉爽口,很适合有些燥口的她。

    一勺根本不过瘾!雪落抱着这大盒的果粒酸奶,索性坐在厨房里的防滑垫上美美的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