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08章 那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

第308章 那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惊慌失措的蓝悠悠连爬带滚的逃到了封立昕的轮椅后。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应该是被撞到了手肘,疼得她泪眼汪汪的。

    轮椅上的封立昕张开双臂将蓝悠悠护在自己的身后,“行朗,你要杀就先杀我吧!”

    封行朗蛮横的戾气被莫管家缓住了,又或许是因为听到了大哥封立昕近乎卑微的恳求。

    莫管家已经是气喘如牛;毕竟是年过半百的身体,比不得封行朗的强壮和勇猛。

    “封立昕,这个女人把你害成这样,你还要维护她?嗯?”

    封行朗嘶声怒问着,“你是鬼迷心窍了?还是缺心眼了?”

    “行朗,放过悠悠吧!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我不怪任何人!你说得对,是我活该!我活该还不行吗?”

    封立昕的双手在颤抖,呼吸变得急促。

    “封行朗,你看……”

    蓝悠悠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为了你哥,我把双手上的指甲油全部洗掉了!我听你的话,以后在封家再也不涂指甲油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啊!”

    “我要你死!”

    封行朗厉吼一声。

    蓝悠悠尖叫一声,再次躲在了封立昕的身后。

    她并不怕死!只是现在还不想死!今天早晨才美美的吻过了他封行朗,还没把这个男人给睡了呢,她蓝悠悠怎么舍得就这么不甘心的死掉啊!

    “行朗,我真的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悠悠死!还是让我替她去死吧!”

    封立昕吃力的按下了轮椅上的前进开关,缓缓的朝封行朗挪了过来。

    直到他触碰到了封行朗,并抱住了他的腰际。

    “悠悠,你快走吧!走得远远的,永远都别在回来了!快走吧!你不要因为我的伤难过,这都是我自己咎由自取!”

    封立昕艰难的缓过一口气,“蓝悠悠,跟你在一起的那24天,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日子!谢谢你!”

    蓝悠悠并不是没有心,在面对封立昕的表白时,她也会难过,也会感动。

    只是她的心全都给了封行朗!

    蓝悠悠不想走,可又不得不走。暴戾之中的封行朗实在是太可怕了!要是让他在愤怒中一时冲动就把她给杀掉,那就死得太冤枉,太没有价值了!

    蓝悠悠迈着小碎步朝封家的客厅门外挪去。

    “悠悠,能走多远走多远!记住:别再回来了!”

    封立昕又是一声眷恋到化不开的叮嘱。

    蓝悠悠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摇头还是点头。她真的不想离开封行朗。再回到那个死气沉沉的佩特堡里去。

    在没有封行朗的日子里,即便让她蓝悠悠长命百岁,她都不开心的。

    “立昕……我不想走!”

    蓝悠悠哼哼卿卿了起来。或许唯一能留她在封家的,就只有封立昕了。

    封行朗手机的突然作响,打断这样的死循环。

    电话是严邦打来的。

    “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封行朗朝蓝悠悠发狠的丢下这句话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等封行朗离开之后,蓝悠悠一下子瘫软在了地板上。她实在是被封行朗的戾气给吓到了。

    “太太……太太,你怎么了?”一旁,传来了安婶急切的询问声。

    肚子的隐隐作痛,让雪落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半蜷着身体坐在地毯上,深呼吸再深呼吸。

    “安婶,我没事儿,估计是被封行朗吓到了……我回屋躺会儿!”

    雪落小心翼翼的从地毯上爬了起来,一步一小挪的朝楼下的客房走去。

    “太太,难过得厉害吗?要不让小钱送你去医院看看吧?”莫管家关切道。

    “不用!我没事儿的!估计是被吓破胆了……睡一觉就没事儿了!”

    雪落当然不会跟小钱去医院。不然她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费。

    “太太,您先回房躺着。金医师已经赶在路上了。等他来了,我让他替你看看。”

    莫管家顺从了雪落的意思。毕竟封家还有封立昕这个重症病人要分秒不离的照顾。

    雪落回房休息去了,客厅里只剩下轮椅上的封立昕和地板上坐着的蓝悠悠。

    “悠悠,你没事儿吧?”

    封立昕自己都差点儿丢了半条命,可一心还只想着蓝悠悠的安危。

    “阿朗竟然对我那么凶!我能没事儿吗?”

    蓝悠悠把受伤的手肘举到了封立昕的跟前,“你看看,都破皮流血了!”

    “疼了吧?”封立昕心疼不已。

    “当然疼了!我是人,又不是木头!”蓝悠悠不满的嘟哝着。

    “莫管家,快给悠悠把伤口包扎一下吧。”

    即便只是破了点儿皮,溢了点儿血,也足够让他封立昕心疼老半天的了。

    莫管家给蓝悠悠包扎伤口的动作已经够轻的了,可还是引得蓝悠悠吃疼的尖叫声。

    “蓝小姐,您受这点儿伤就疼得直叫;想想我家大少爷吧,他浑身的烧伤面积达百分之七十,得有多疼,你能体会到吗?”莫管家和风细雨的说道。

    “老莫,怎么又说这个呢,我不是都说过了:我的伤不关悠悠的事儿!”

    封立昕舍不得众人都轮番的责备蓝悠悠。

    蓝悠悠扁扁嘴巴,没吭声。

    想起什么来,蓝悠悠问向封立昕,“白天还好好的,怎么晚上阿朗就突然发疯了呢?”

    “都是我不好,说了些伤感的话。”封立昕微叹一声。

    “那你以后就不要说那些伤感的话了呗!”

    蓝悠悠厉斥一声,“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又不是不能整容回原来的样子!干嘛还要每天说那些丧气话惹得阿朗心里不痛快呢?”

    “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说了。”

    封立昕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连忙向蓝悠悠认错。

    “还有啊,我可是足足又喊又哭了十个多小时,才把你从植物人状态唤醒过来的!你别不珍惜我的劳动成果,动不动就在阿朗面前说一些要死要活的话!”

    蓝悠悠又是一声不满的训斥。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说了!我珍惜自己,也珍惜你的劳动成果!”

    封立昕连连点头。蓝悠悠说什么,他都听着受着。

    金医师赶到了封家。封立昕没有让他先给自己做检查,而是催促他先去看看被吓坏了的雪落。

    看到金医师拎着医药箱走进房间,雪落整个人更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