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05章 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第305章 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喜欢我这样……爱你?”

    封行朗的面容变得浮魅。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他当然看得出女人双眸里对他的深深眷恋。

    他享受着女人对他的主动示爱!不仅仅满足了他做为一个男人的傲然之心。

    他劲实的,略带薄茧的大掌,再次覆盖在了女人的腹处,在那里柔情似水一点点轻蹭。

    “封行朗……”

    心若动,泪千行。

    雪落突然就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了封行朗,将脸深埋在男人的怀里嘤嘤咿咿的哭泣起来。

    一句‘我爱你’,最终还是没能从自己的唇间溢出,雪落紧咬着自己的唇,止不住的痛哭流涕。

    “怎么,爱上我了?”

    封行朗笑问怀里痛哭流涕的女人。

    “既然这么爱我……为什么还矫情着不让碰?又玩欲擒故纵?还是玩裕迎还拒?”

    封行朗轻拥着女人,大掌也没有闲着,惩罚的在雪落的翘臋上发狠的捏上一把。

    雪落吃疼的在封行朗的怀中轻蠕着自己的身姿,想避开封行朗这肆意妄为的手。

    “封行朗,你哥的仇,你非报不可是么?”

    雪落泣声的喃问。她知道自己阻止不了男人做出的任何决定。但她真的不舍得男人因为仇恨去冒险。那样也枉费封立昕舍身救他的一番良苦用心。

    可这些话,封行朗显然是听不进去的。

    如果劝说对封行朗有用,那么他大哥封立昕早就成功将他劝说住手了!

    雪落没敢跟封行朗提及蓝悠悠义父的事儿,听蓝悠悠的口气,她义父应该是个极度厉害的角色。

    “那些都不是你需要关心的事儿!”

    封行朗的神情变得肃然清冷。他深深的凝视着雪落的眼底,良久才从菲薄的唇间溢出一句话来。

    “林雪落,你想替我生个孩子吗?”

    这话,封行朗问得沉甸甸的。深沉得让人压抑。

    雪落微怔:难道这个男人知道自己怀孕的事了?

    雪落咬了咬唇,不答反问,“那你需要我替你生个孩子吗?”

    封行朗静静的深睨着雪落的眼底,又是一阵沉寂,然后才冷情的说了三个字:“不需要!”

    “你不配生下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太矜贵了!”

    微顿,封行朗又残忍的补充上这一句。

    自己不配生下他的孩子?

    雪落的泪水一下子又滚落下来。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被这个男人拒绝了!

    或许自己这个拜金女的形象,已经在男人的心目中根深蒂固!

    雪落没能忍住自己心头的悲哀,失声痛哭。

    “哭得这么伤心……该不会是你想替我生孩子吧?”

    封行朗匪气着口气。

    或许这一刻他的心底并不明媚,而是乌沉沉的一片:那条大鱼出现了,自己的生命朝不保夕;如果再留下一个没有父亲的孩子给这个傻白甜的女人,那她跟大哥封立昕的日子得有多艰难?!

    雪落连忙摇头,支支吾吾得语无伦次,“不……我不想生……我不想给你生!”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冀盼她给他生孩子,当然就更不会去接纳她肚子里已经三个月了的小乖。

    与其等着被他这个亲生父亲鄙夷,还不如永远不要让这个男人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

    雪落更加坚定了要带着肚子里的孩子离开申城的想法!

    封行朗匪气的面容黯然了一下,瞬间即逝。

    “那最好!”

    他的声音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同在一张庥上做一些愉快的事!”

    那张俊脸上,再一次扬动起他那浮魅的神情。

    “今晚别回封家了,晚些时候我会来接你,我们开上一个房间快乐一下!我知道,你也想的!”

    雪落实在看不透:究竟哪一个封行朗,才是这个男人内心真正的表达。

    “对不起,我没那个想法!更没那个需求!”

    雪落转身想走,却再次被封行朗勾进了怀中。

    “你没有,可我有!而且还很强烈!”他在她耳际蛊惑的低喃。

    又把她林雪落当成什么了?可供他解决需要的工具?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封行朗,你混蛋!快开我!滚你的蛋去吧!”

    雪落对着封行朗就是一通乱踢乱踹。

    刚好有两个吃完午饭来英语角学习交流的女同学经过这里,雪落便人来疯似的打得更欢。

    “快来人呢,抓se狼啊!”

    雪落的这大喊大叫,在那两个女同学一惊一乍的蝴蝶效应之下,立刻从四面八方涌来了不少的学生。有女同学也有男同学!

    雪落趁机逃跑了。留下封行朗独自一人面对一群全面围攻他这个‘se狼’的同学们。

    等雪落跑开一段距离之后,才三步一回头的朝着英语角的方向张望着。

    她担心自己的赌气叫喊,会给封行朗带来挨打之祸。

    但雪落又是不担心封行朗的。以他的锐敏才智,又怎么可能脱不开身呢?

    自己压根儿用不着小瞧他!

    又担心的瞄了一眼英语角的方向,雪落才把心一横,匆匆忙忙的朝宿舍方向一路疾走而去。

    *******

    蓝悠悠醒来的时候,治疗室里早就没有了封行朗的踪影。

    “该死的!肯定又跑去找林雪落那个白莲花了!”

    蓝悠悠骂咧一声后,便急切的从陪护庥上爬起身来,头也不回的朝治疗室门外冲了过去。

    蓝悠悠走得相当果决。甚至于连看都没看病庥上的封立昕一眼。

    可封立昕呢,一直深深的凝视着蓝悠悠的睡颜,直到蓝悠悠醒来的那一刻。

    蓝悠悠走了,走得头也不回。她应该是没上心,病庥上还躺着封立昕。

    封立昕的心,再次被冰封。这一天来,他所发现的真相,俨然超出了他这个病重之体能够承受的范围。可他还在强颜镇定。

    跑出治疗室的蓝悠悠,在走廊里差点儿撞上了归回的封行朗。

    她一把揪过封行朗的西服,带着愠怒追问:“封行朗,你偷偷摸摸去哪儿了?”

    封行朗赏了女人一记冷眼,一副‘你管不着’的慵懒模样。

    “你是不是跑去找林雪落那个白莲花了?”

    “何止什么白莲花啊,蓝莲花,黑莲花,我都找过了!”

    封行朗玩世不恭的消遣着蓝悠悠。

    “你是不是又跟林雪落做过了?”

    蓝悠悠带上了濒临爆发的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