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302章 就聊聊这残酷的现实(有阅饼,快抢!)

第302章 就聊聊这残酷的现实(有阅饼,快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袁朵朵看到活着出现在她面前雪落时,她什么话也没说,冲上前来就紧紧的抱住了雪落,久久的都不肯松开。

    “你终于活着回来了!”

    雪落静静的感受着来自袁朵朵的关心和担忧。

    她庆幸自己在最迷茫无助的时候,还有袁朵朵这样的好闺密好朋友关心着她!

    “朵朵,我没事儿,我好好的。”

    雪落带着泣声喃喃的安慰着袁朵朵。她很想跟袁朵朵分享:她怀孕了,怀了自己丈夫的孩子!自己心爱男人的孩子!

    可雪落知道自己不能!袁朵朵知道了,以她跟封行朗的交情,封行朗势必也会知道!

    雪落不想去逼迫封行朗被动的承认他是她合法的丈夫!

    真的不想!

    那样雪落会很难受很难受!

    拥抱片刻之后,袁朵朵将雪落推离开一些,审问道:“老实交待,是不是封行朗千里迢迢把你给追回来的?”

    真是个伤心的话筒!袁朵朵真够哪壶不开提哪壶的!

    雪落也憧憬着自己在石郫县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能看到封行朗像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不顾一切的出现在她眼前!

    可雪落想多了!封行朗丝毫没有要去石郫县找她的任何想法!

    “我自己回来的。”雪落淡应一声。

    “这不科学啊!以封行朗的智商,怎么可能调查不出你跟左安岩去了石郫县呢!”

    袁朵朵本能的以为是封行朗没能调查出雪落的行踪。

    “他哪有那闲功夫啊!封家还有病重的他大哥要照顾呢。”

    雪落将心比心的替封行朗想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个女人可以比得上封立昕在他心目中的重要了地位了。

    用他的话说:女人乃身外之物!更何况雪落还是他眼中的拜金女人!

    “切!对封行朗彻底失望!这算什么嘛,想要你陪他滚草坪时,是又急又燥;你这人都差点儿失踪了,他连找都不找!真够拔铞无情的!”

    袁朵朵对封行朗的抨击,言辞是相当的犀利。而且还很通俗易懂!

    “……朵朵,你说什么呢!怎么什么话都乱说啊你!”

    雪落有些羞愧难当。还当着肚子里小乖的面儿呢,竟然连那种拔什么无情者说出来了。让人听着囧不囧啊!

    这个话题实在是不何时继续下去!

    良久,平息下来的袁朵朵突然就哀叹了一声,“我还以为你跟封行朗之间能谱写:王子与灰姑娘的童话呢!唉……”

    袁朵朵又是一声长长的吁叹,“看来像我们这种灰姑娘,今生今世是不可能有王子会真正的钟爱于我们的!所以说,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袁朵朵突然袭来的伤感,让雪落也跟着黯然神伤起来。

    或许在几个月前,她还美美的憧憬着王子爱上灰姑娘的美好爱情,但这一刻的雪落,依旧相信爱情,但一颗卑微的心,又不敢去放任自己的感情,无所顾忌的去爱!

    *******

    中午,学校餐厅。

    两个女孩各怀心思,有一口没一口的数着碗里的米粒。

    雪落胃口好,可心情却不好;机器的爬着碗里的米饭,如同嚼蜡。即便她不想吃,可肚子里的小乖却不能不补给足够的营养。

    三个月的肚子,虽说在外形上还看不出端倪来;但雪落却能够抚到小家伙的存在。

    “对了雪落,你跟封立昕这婚,究竟还离不离了?这次你逃避现实躲去石郫县,该不会是因为你跟封二少的歼情被封大少发现了吧?”

    袁朵朵的思维,就是这么的极具发散性。

    “……”问得雪落一阵哑口无言,不知道从何说起。

    是呢,自己这婚,究竟是离,还是不离呢?

    这离婚的对象毫无征兆的就从封立昕变成了封行朗,雪落一时间还真的很难接受。

    雪落在内心深处反问自己一声:自己跟封行朗这婚,还要不要离?

    随之,雪落就苦笑了:人家都还没有承认她这个法律上的妻子,自己突然就跳出来要去跟他离婚,这实在是太憋屈太诡异了吧?

    “不离了!我为什么要离?”

    雪落突然就义愤填膺起来,“反正我只是个拜金女!耗上他姓封的一辈子,我不吃亏!”

    雪落这慷慨激扬的话,着实让袁朵朵惊艳到了。

    “林雪落,你这么想就对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让我是你,我也会顶着封太太的头衔赖在封家的!死活都不同意离婚!更别说傻乎乎的主动提出离婚了!”

    雪落还没来得及对袁朵朵这惊世骇俗的话做出评判,袁朵朵又开始了她颠覆性的洗脑劝说。

    “赖在封家,不但能享受到你当封太太锦衣玉食的生活,而且还有封行朗这个绝色大帅哥作陪,物质食粮有了,精神食粮也有了!身和心,一并快乐着!”

    雪落微眯起眼眸,如激光打印机一般盯扫过袁朵朵那张笑得合不拢嘴的脸。

    “袁朵朵,我第一次发现你竟是如此的俗不可耐呢!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你才二十二岁啊,这也太可怕了!”

    雪落着实惊讶于袁朵朵这番口无遮拦的话。

    “可怕吧?我这叫现实!而你则是矫情!”

    袁朵朵深呼吸上一口气,“林雪落,我们就来聊聊这残酷的现实吧:如果你真跟封立昕离婚了,如你所愿人净身出户;而夏家你又回不去,你觉得你的状况会好到哪里去?”

    雪落本能的愕了一下。似乎袁朵朵还忽略了一点儿:她肚子里还有一只嗷嗷待哺的小乖!

    “我们就快实习了,学校这廉价的宿舍我们肯是不能住了吧?以我们这经济条件,房子是买不起的,只能租房子住!房租费从何而来?每天的衣食住行,哪样不要花钱?”

    “我们又不能像平常的同学那样厚着脸皮向家长去要!池院长养了我二十年,我总不能轮到要走进社会了,还舔着脸去问池院长要钱来付房租吧?”

    袁朵朵的这备听似牢騷的话,着实把雪落听怔住了。

    她不由自主的又抚上了微微凸现的肚子:自己仅凭一腔热血就要带着肚子里的小乖离开申城,可有没有想过今后自己娘俩的生活该如何继续?

    封行朗健步走近时,便看到两个正发呆中的女孩……

    兑换码:

    ymyu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