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97章 无子无女,更无正义!

第297章 无子无女,更无正义!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话听得真让人心理不舒坦!

    更何况封行朗还是那种桀骜且不被驯服的主儿!

    而且还是他封行朗好歹也是他丛刚的主人,这怎么跟主人说话的呢!

    封行朗狠戾下一张俊脸,一记右勾拳就朝丛刚覆盖着毛巾的脸颊砸了过去;丛刚的速度,简直可以用快若闪电来形容,他迅速的侧头偏开。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封行朗因打过去的力道太猛,一个重心不稳,便扑腾进了装盛着中草药的浴水中。

    冷不丁的接触这些中草药,呛得封行朗一阵急促的咳嗽;丛刚连忙将封行朗大半个上身托出了水面。让他可以畅通无阻的呼吸。

    趁人之危,就是封行朗现在的真实写照。

    他趁丛刚将他托出水面之际,用双手重力的卡掐着他的脖子,将丛刚往中草药浴水里猛按下去。

    丛刚紧缠住封行朗的腰劲,带动着他的身体一起往中草药水里沉下。

    当中草药水淹没了封行朗的头顶时,强烈的刺激感袭来,封行朗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瞎掉了。

    他本能的松开了卡掐在丛刚脖子上的双手,奋力的压制着他的肩膀想浮出水面。

    丛刚没有为难封行朗,在他挣扎了半分多钟之后,便带动着他的身体一起浮出了水面。

    结果就是,丛刚鞍前马后的伺候了封行朗一个多小时。

    又是帮他清洗双眼,又是帮他清理口鼻;再伺候他洗了个清水澡。

    可封行朗还是被那呛人的中草药味儿熏到了,眼睛一睁开就有刺疼感。

    “你还真够娇气的!”

    让一个重伤病患伺候了这么久,丛刚由衷的感叹一声。

    其实到不是封行朗娇气,他从小就对这些药物反感。眼睛的灼伤感,也不是他可以人为控制的。

    微眯着眼眸,封行朗看到丛刚的匈处的伤口还是嬾红的。毕竟才愈合了没几天。

    一块残留的刀刃,两枚子弹,足够要了一个普通成年男人的命!

    “就为了砍人家一条手臂,差点儿连小命都交待了?”

    封行朗冷疑一声。或许是关心丛刚的,但从他的口中溢出,就难免染上了嘲讽的口吻。

    同样赤着上身的封行朗,看起来要比丛刚健壮;但丛刚的身体耐受力,要比封行朗强。

    至于耍阴谋手段,封行朗能甩上丛刚十条街!

    丛刚端来一杯漱口水,让封行朗清一下中药味儿泛涩的口。

    “封行朗,你真想知道想对付你们封家俩兄弟的人是谁?”

    丛刚将自己的睡袍披在了封行朗的肩膀上。他清楚的知道封行朗此行的目的。得不到他想知道的,封行朗是不会离开的。他会一直跟他耗下去。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觉得我深更半夜来你这鬼屋,难不成是想跟你谈人生谈理想?”

    封行朗冷斥一声。整个人包裹在了染怒的戾气之中。

    丛刚静谧的盯看了封行朗片刻,微微从薄唇中吁叹一声,“你斗不过他的!”

    封行朗收敛起英挺的眉宇:蓝悠悠那妖精这么说,丛刚竟然也这么说!

    那条鱼究竟有如何上天入地的本事,他封行朗怎么就斗不过他了呢?

    “怎么,他比巴博尔还难对付?”封行朗悠声冷问。

    巴博尔,唐人街恶贯满盈的人物!

    记得在捡回丛刚的第二个星期,他便带人找到了封行朗的住处。免不了的一场血雨腥风。

    “他不像巴博尔,因为他不近女se!”丛刚应答得肃然。

    “比严邦还生猛?”封行朗又问。

    “他像严邦,四肢发达;但头脑可不简单!他常给北美洲军方提供行之有效的缉毒方案!”

    丛刚说得平静;可倾听中的封行朗神情敛得越发深邃。

    “他无子无女,更无正义感!”丛刚接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条大鱼没有任何的软肋?”

    封行朗深深的吸上一口气息,平静的接过话。这样的敌人,无疑是可怕的。

    “他不但没有软肋,而且骨头还比平常人硬上很多!他越过狱,洗过黑,靠一把匕首闯过原始森林;而他现在是富可敌国的正经商人!还拥有着他们国家的政治豁免权!”

    丛刚的话,让封行朗越听心越沉。不是害怕,而是担心自己拼尽生命,也无法帮大哥封立昕复仇。

    封行朗勾唇微微一笑,“真有这么利害?还别说,我还真想跟他会个面,过个招!”

    “你想跟他会面,怕是不太容易!因为还没等你近他的身,你就已经断气了!”

    丛刚的话很刺耳,但却是句句属实的实情!

    “你这么崇拜他……该不会是跟他有一腿吧?”

    封行朗冷哼一声。他知道丛刚并不会夸大其词,只会有一说一。

    但他实在难以置信,会有这样一个如此厉害的角色与他们封家两兄弟为敌。

    “……”

    丛刚默了一下,“我要是真跟他有一腿,你跟你哥的人头,早就被我提过去邀功领赏了!”

    “他究竟是谁?”封行朗言归正传。

    “真名叫什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有个英文绰号:叫‘globefish’——河屯!”

    “河豚?不就是一条带毒的鱼么?再怎么利害,我也会吃了他!”

    封行朗嗤之一声。

    “想吃他的人多了去了!可他不是还活得好好么?而那群吃过他的人,却早已经尸骨无存了!”

    封行朗默了。

    丛刚陪着他一起静默。他在给他消化这番话的时间。

    进而让封行朗自己衡量一下:这个仇究竟要不要去报,值不值得去报!

    良久,丛刚提息问,“我有个疑惑:像globefish这种世界级的大人物,怎么就被你封行朗招惹上了呢?”

    封行朗轻吁出一口浊气,“我能跟你说,我并不认识这号人物么?”

    轮到丛刚静默了。封行朗所涉及的领域,属于风投类的金融行业,跟河屯那种半白不黑的人物,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交集。怎么就被盯上了呢?

    “不管他是什么鱼,有没有剧毒,只凭他伤害过我大哥,他就非死不可!”

    封行朗的话,掷地有声。无论复仇之路如何的艰辛,他都不会轻言放弃。他一定会让这个叫河屯的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