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96章 别试了,你打不过我的!

第296章 别试了,你打不过我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里,传说闹鬼。

    而且还闹得相当利害。

    封行朗当然不相信鬼神之说。

    可在他踏进这片幽暗地带时,难免也会觉得有些不舒服。

    这是一幢并不纯粹的欧式别墅。相传这里曾经是国民谠一个高级军官藏身的地方。后来又被一个台湾商人给买下了。

    为什么又转到了丛刚手中,那就不得而知。

    封行朗总觉得这个丛刚跟个鬼魅一样,居无定处!就像个游魂野鬼似的,飘忽不定。

    所以说,在叶时年告诉他丛刚消失不见了,而且病房里也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时,他便联想以这里。

    这是封行朗第三次来这里。

    白天来的那回,只觉得这里一片荒凉。没有一丁点儿人类的任何生活气息!

    可这晚上来……便觉得背脊泛起了丝丝的寒意!

    ‘咔砰’一声,封行朗踩断了枯枝。

    在这幽静诡异的夜里,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深秋,落叶更胜。加上长时间没人打扫清理,在离别墅门口的二十米多的鹅卵石小径上,满堆着枯枝败叶。

    要不是白天见过丛刚,封行朗真觉得他是栖息在人类边缘环境外的鬼族。

    竟然住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死在这里都没人会知道。

    ‘嚓嚓嚓’三连拍。

    封行朗只是抬眸瞄了一眼闪光灯的方向,脸带愠怒。这三边拍一定是在通知别墅里的人,有人潜入了他的领地。

    别墅几乎被木质藤本植物完全覆盖,而且此时此刻的别墅没有一丝的灯光,看起来就像长年不住人的废弃建筑。

    有必要搞得这么惊悚骇人吗?好好的市区别墅不住,偏要到这里当什么世外高人?

    封行朗微微蹙眉,踩着枯枝败叶朝别墅的入口处走近。

    刚要抬手叩门,‘咔哒’一声,门却自动打开了。

    好在是封行朗这种不信鬼神的凶野彪悍之人,要是换作胆小的,估计拔腿就跑掉了。

    别墅客厅里漆黑一片!

    还好扑面而来的,并不是尸体腐蚀后的尸臭。

    而是一种清冽中草药的味道!并不刺鼻!

    摸黑朝里面走近一步,身后便传来了锁门声。诡异得让人不寒而栗。

    “丛刚,你死了没有?要是没死,就把灯给我老子打开!”

    封行朗实在不太适应这黑暗又诡异的气氛。他还是喜欢生活在阳光之下!

    虽说他的心因为大哥封立昕的被害,而变得阴霾。

    客厅的灯亮了。不是那种炫目的光亮,而是那种悠悠的,带着点儿惨淡色的冷光。

    嗅着中草药的味道,封行朗朝里间的健身房走去。这里他来过,虽说不太熟悉,但也不至于全然无知。

    越靠近健身房,中草药的味道就越发的浓烈,似乎还加夹着熏蒸的热气。

    封行朗可以肯定,丛刚一定在健身房里。

    丛刚,是封行朗给他后来所起的名字。还给他重新申请到了香港籍。至于丛刚之前叫什么,又是什么人,封行朗并不是很了解!

    丛刚的过去,封行朗并不关心!他只在意丛刚跟了他以后的行踪。

    健身房里,除了一些器材,还有一个圆形的浴池。一半在地面上,一半沉到了地下室中。

    应该是药用浴池。里面正散发着浓烈的中草药味儿。还有丝丝缕缕的熏蒸热气。

    封行朗迈上台阶,凝眸盯看着一平如镜的褐色水面。

    暗沉的水面,看不出水下的情况。但封行朗知道:要保持水面上水位的一平如镜,至少水下的人已经憋足了三四分钟的气,才能让水面平静下来。

    普通人在水下憋气上三到四分钟,已经算是训练有素了;而丛刚却是一个重伤刚愈的病患。

    封行朗就这么静立在中草药池边,微眯着眼眸盯看着水下的动静,很有耐心。

    又过了两三分钟后,水下有了动静,一个精健的体魄从水下跃身而出。

    一张刚毅的脸庞浮出了水面。是丛刚!

    从池边捞过一条毛巾,丛刚将自己脸上残留的中草药擦拭而去。

    “你的伤还没好,怎么就从医院里跑出来了?死在这里变成干尸都没人会知道!”

    见丛刚没有要从中草药池里出来的意思,封行朗便在浴池的边沿上坐了一下。

    知道接下来的话题不会太短,封行朗点上一支烟,不紧不慢的吞吐着。烟雾缭绕后的俊脸,一派不明朗的忧郁之意。

    “你已经知道了那条大鱼的身份了,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原来,今晚封行朗是来威逼的。医院的病房里没有打斗的痕迹,那丛刚就一定是自己跑出来的。

    既然他都能自己跑人了,那他的伤情应该是得到了一定的控制。

    所以,等得有些烦躁的封行朗,便主动过来这里跟丛刚威逼出结果。

    “我不知道!”

    丛刚淡淡的浅应一声。很干脆,不拖泥带水。

    封行朗的俊颜在慢慢的扭曲,他深吸一口烟,让辛辣的烟气在肺部和呼吸道里蔓延,然后才缓缓的喷吐出来。

    他侧过身去,紧盯着丛刚那张刚毅且棱角分明的脸庞,嘶声一字一顿的低喃。

    “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这种恐吓的手段,用来对付叶时年,向来都是行之有效的。可用来对付顽固不化的丛刚,似乎就单薄了一些。

    丛刚没有‘听话’的重说,而是将毛巾覆盖在了自己的脸上,不想再跟封行朗多言。

    丛刚身上的伤,并没有痊愈。他只不过是碳水化合物的人,不是万能的神,亦不是永不死的鬼。

    丛刚的沉默,让封行朗内心积聚的怒意越来越大。他不是受不了丛刚的怠慢,而是实在等不及想替大哥封立昕报仇雪恨。

    骨节分明的指间,点燃的烟缭绕着一缕烟气,拂在封行朗的俊脸上,更为霾意。

    缓缓的,封行朗掐断了指间的烟,然后在自己的劲臂上积聚试图攻击的力道。

    封行朗练过格斗术,可以称得上是专业水准。但在丛刚这个以格斗为职业为谋生手段的极恶之人面前,似乎就黯然了。

    “别试了……你打不过我的!”

    丛刚慢悠悠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泼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