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95章 这男颜它也祸水啊!

第295章 这男颜它也祸水啊!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有我在,你别想动林雪落一根手指头!”

    蓝悠悠张开双臂,将雪落护在了自己的身后,美眸生媚。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要动,你就动我好了!”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浅扫了一眼咋咋呼呼的蓝悠悠,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这大灰狼抓小绵羊才会有意思……你瞧见过大灰狼什么时候有兴趣去逗母老虎玩了?”

    “封行朗,你说谁是母老虎呢?”蓝悠悠厉驳。

    “谁是母老虎,这还用得着问么?”

    诙谐的上扬着口吻,封行朗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林雪落的身上。

    “小心点儿,别到最后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这是在玩火,懂么?”

    封行朗的谩斥,听起来是在恐吓雪落;其实细细分辨之后,他却是在提醒雪落小心阴晴不定的蓝悠悠。

    尤其是炸毛后的蓝悠悠,并不是她林雪落能够驾驭得了的。

    临行下楼,封行朗故意的用力撞在了蓝悠悠的肩膀上。其实他想撞的人是雪落,只是她藏身在蓝悠悠的身后,他根本就无法触碰到她。除非使用暴力手段。

    被封行朗这般一撞,撞得蓝悠悠一阵心花怒放。似乎好久,封行朗都没有跟她这般的亲昵过了。

    目送着男人挺拔的背影离开客厅,蓝悠悠的心也跟着男人一起飞走了。

    雪落瞄到蓝悠悠如此陶醉的模样,心间又生一丝愧疚之意。她觉得蓝悠悠要比自己更爱封行朗!

    都说红颜祸水,这蓝颜它也祸水啊!

    楼上的婚房里。

    偌大的kingsize大庥上,两个女人各自包裹着一条被子,中间的空隙还能躺上一个人。

    封行朗?

    雪落被自己这短路的突发奇想给膜拜了!

    她跟蓝悠悠的中间躺上一个封行朗,那画面想想都醉人!

    沉寂下来的雪落,伤感也随之逼近。

    她侧着身,背对着蓝悠悠。把手伸在被窝里,覆盖在自己的肚子上,轻之又轻的抚之。

    宝宝,你都三个月了,可妈妈的心却越来越乱!

    唯一让妈妈欣慰的,就是你不再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你有法律上的爸爸,他叫封行朗。你是妈妈跟他在婚内的宝宝!

    雪落的一颗心,从一个星期前沉甸甸的道德负罪感,一下子转变成了现在的凄殇!

    一个不被自己的丈夫认可的妻子,又是何等的悲凉呢!

    联想到封行朗一直以来的欺骗和隐瞒,雪落的心便更加的伤感。

    【真正的爱情,是在能爱的时候,懂得珍惜;是在无法爱的时候,懂得放手!】

    放手……

    放手?

    自己明明是渴望的,她不想放手!

    可却不得不放手!

    雪落努力的想隐忍这样的凄殇之意,可还是控制不住的低低轻泣起来。她用牙咬着被子,极力的不想让自己发出声。

    “林雪落……你是在哭吗?”

    蓝悠悠也听到了雪落压抑的低低轻泣声。

    “没……我没有!”

    雪落收敛起自己的伤感,连忙用手胡乱的抹去滚落在脸庞上的泪水。

    “你明明就是哭了!瞧你这双眼,红得跟兔子似的!是不是还在为封行朗上回强j你的事儿?”

    蓝悠悠觉得雪落的哭,多半是因为这个原因。

    雪落的心凌乱得很,便顺着蓝悠悠的话意点了点头。她总不能说,是自己不想放手对封行朗的感情吧!那还不得被蓝悠悠给活生生的吞掉!

    封行朗临走时的那句‘小心点儿’,雪落是知道内在含义的:他是在提醒她小心蓝悠悠。

    蓝悠悠默了一会儿,突然就狠气的吁叹一声,“林雪落,跟你说实话:我真想杀了你!竟然敢睡我的男人!要不是因为你是封立昕的老婆,你早就活不到今天了!”

    “……”雪落微微打了个寒颤:自己是不是应该感谢蓝悠悠的不杀之恩?

    虽说雪落有些不相信蓝悠悠这么个弱女子真会杀人,但她总觉得蓝悠悠的戾气太足太胜。

    “我也只是个受害者!冤有头债有主,即便你真想杀人,也应该去杀他封行朗啊!”

    雪落小心翼翼的轻喃一声。她知道蓝悠悠是舍不得去杀封行朗的。去睡他还差不多!

    又是一声叹息,蓝悠悠侧过身来,紧紧的盯看着泪眼斑斑的雪落。

    被蓝悠悠这么盯看着,雪落浑身不自在起来。似乎,她开始在后悔自己利用蓝悠悠去对付封行朗了。

    要知道蓝悠悠的人格戾气并不比封行朗少!她要比封行朗更加的阴晴不定!

    “林雪落,被封行朗睡……是什么感觉?告诉我!”

    突兀的,毫无征兆的,蓝悠悠竟然就问出了这么一句话让雪落脸红心跳的话来。

    雪落在微微的颤抖。她清楚的知道:要是自己说得有哪方面不如蓝悠悠的意了,自己就会身陷险境。在蓝悠悠面前,封立昕是护不了她的,而封行朗又不在封家,自己跟肚子里小乖的安全就更加没有保障了!

    “我……我被他一手刀打在了颈脖上,随后就晕过去了,什么都不记得!最后还是被你砸门砸醒的!”

    雪落撒谎了。她不得不撒谎。或许这样模棱的说法,才能打消掉蓝悠悠心头的愠怒。

    都说伴君如伴虎;可雪落觉得伴蓝悠悠比伴母老虎更加的惊悚。

    蓝悠悠默着,读不出神情来。

    良久,两行清泪便从她美艳的脸庞上滚落,满是深深的哀伤之意。

    “林雪落,我真的好爱封行朗……为了他,我连死都愿意!可为什么他现在那么厌恶我?就因为我伤害了他大哥吗?”

    蓝悠悠突然就失声哽咽了起来,“他封行朗知不知道:如果封立昕不死,他就要死!他们兄弟俩必须死一个,才能平息我义父的怒火!”

    蓝悠悠失控的哭诉着实把雪落吓了一跳。

    “你义父是谁?”她本能的追问。

    似乎,蓝悠悠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从床头抽过几张纸巾拭去脸颊上的泪水。

    “你最好不要知道!因为知道了,你就会死!”

    蓝悠悠冷生生的说道:“还有,千万别去告诉封行朗!如果封行朗一时冲动去找我义父报仇,那他们俩兄弟只会死得更快!”

    雪落一怔,连忙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