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94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294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蓝悠悠此言一出,雪落便知道自己的阴谋得逞了!

    在不知道真相之前,雪落顶着道德的负罪感跟封行朗做过了男红女绿的事儿;可在知道了真相之后,雪落反而不想跟封行朗再有任何的亲密行为!

    为什么会如此的执拗,或许只能归结于:女人的心思你别猜!

    “悠悠,先谢谢你了!我看我暂时还是住回宿舍去吧。 ”

    每在封家多住一晚,就会多会一晚的危险。

    雪落拿不准:当蓝悠悠发现她在欺骗她,知道她林雪落怀上了封行朗的孩子之后,会蜕变成什么样的暴戾凶残模样!

    上回她用椅子砸门,已经够让她林雪落心有余悸的了!

    要是那椅子砸在她林雪落身上,那她跟肚子里的小乖,就大命小命都难保了!

    “不行!你住回宿舍去,岂不是方便他封行朗?就你们那个只顾织毛衣的宿舍管理员,又岂能拦得了他封行朗!”

    微顿,蓝悠悠厉声命令似的口吻:“你每天都必须给我住回封家来!有我跟封立昕在,封行朗就扰不着你!除非……你主观上想让封行朗吃你?”

    “那我就每天住回封家吧!”雪落只能是硬着头皮答应。

    楼下的客房庥并不宽大,而且蓝悠悠的睡姿又属于霸气侧漏型的。雪落已经让到了庥沿边上了。

    实在不想睡沙发的雪落,又担心肚子里的小乖被蓝悠悠一不小心碰到搁到,便想出了一个斗胆的提议。

    “悠悠,要不我们俩睡楼上的主卧室去吧?那庥够大够弹性,睡着也会舒服一点儿的!关键离立昕的医疗室还近。”

    蓝悠悠侧身睨了雪落一眼,欣然同意。

    ******

    被蓝悠悠逼出客房的封行朗一脸的戾气。

    或许他实在想像不出来:怎么两个水火不相容的女人,就同流合污在一起对抗他了呢?

    “二少爷,您先喝口温牛奶,我给您上楼铺床吧。”

    看到二少爷封行朗被‘赶’出了客房,安婶也是心疼不已。

    “不用!我上楼陪我哥!”

    带着怒意,封行朗健步上了楼。

    医疗室里,金医师刚给封立昕做了烧伤皮肤的润一滑处理。这会让他更舒服一些,不至于被扭曲的皮肤绷拧得难受。

    封行朗走了进来,正好看到了封立昕那大半个被烧残的后背,硬化了的表皮组织堆积起来,看着着实触目惊心。

    静眸看着那些狰狞的疤痕,封行朗整个人变得阴郁起来。

    “行朗,你怎么了?该不会是被雪落赶出来了吧?活该!”

    封立昕一边打趣说道,一边示意金医师帮他把特制的睡衣穿上。他不想让封行朗看到他身上的伤口,那只会让他更加的仇视蓝悠悠。

    下一个瞬间,封行朗便拥住了封立昕的后背,他更想那些伤痕都在他封行朗的身上!

    久久的维系着这个拥抱的姿态一动不动。

    “行朗,哥没事儿了……已经好了很多!”

    封立昕轻轻的拍抚着紧拥着他后背的封行朗,“说说你是怎么被雪落赶出房间的吧!”

    封行朗没有回应封立昕的话,而是突然伸过手来,沿着封立昕的腹处更进一步的往下面摸去。

    封行朗当然不是在轻薄封立昕。

    “行朗……别这样!”

    封立昕几乎是惊慌失措的合上了自己的残腿。

    那是他一个做男人的最后底线,也是最后的自尊。

    “求你!”

    封立昕哑嘶着声音,带上了泣喃。

    “这么矫情?行了,不摸你的!我自己也有!”

    封行朗不想让大哥封立昕太过难堪,便撤离开了自己的手。

    封行朗之前曾问过金医师,金医师只是摇头叹息,并没有做正面的回答。

    当时的封立昕生命垂危,封行朗也就没有更多的去关注封立昕这方面的事,更多的只是竭尽全力保住他的生命。

    诙谐幽默的口吻,只是不想让封立昕太过的难堪。

    但对于封立昕男人方面的功能,封行朗还是上心的。做了进一步的植皮手术之后,必然要面对娶妻生子的问题!

    封行朗不想大哥封立昕的人生留下任何不完整的遗憾!

    小心翼翼的将封立昕放平下来,封行朗便依着他躺在了不大特别病庥上。

    “行朗,这里面消毒药水味儿还浓着呢,你出去透透气吧。”

    封立昕温声提醒,因为封行朗从小就对消毒药水过敏。

    “你受得了,我就受得了!”

    封行朗一个侧身,微微压制住了封立昕的半个肩膀。没有用很大的力气,只是轻轻的搭放。他是在测试最近一段时间封立昕机体的恢复情况。

    “太沉了,挪一边去!”封立昕用肩膀顶了封行朗一下,力道还是有的。

    想起什么来,封立昕突然问道:“行朗,雪落嫁过来也有四五个月了吧,怎么还不见她怀上孩子呢?你小子干活的时候,该不会戴t了吧?”

    似乎,封立昕挺着急这件事儿的。或许是他觉得:他自己这辈子是没希望有孩子了!所以就格外的盼望弟弟封行朗能早些有个孩子。

    “你管我戴t不戴t啊?你管得可真够宽的!下一步是不是还要管我用什么姿势?”

    封行朗调侃的时候,总是能这么逗封立昕开怀。也算是兄弟俩的苦中作乐吧!

    “……”封立昕无语。

    “早点儿让雪落怀个孩子吧!雪落是个好姑娘。”

    封立昕循循善诱。

    对封行朗来说,这个话题似乎有些遥远。不共戴天的仇恨未报,他又岂会有心思生什么孩子?岂不是又多了个羁绊!

    手机的振动,让这个话题在中途提前结束。

    电话是叶时年打来的,说是丛刚不见了!

    封行朗微怔:丛刚重伤才不到十天,估计连生活还不能完全自理的他,会跑去哪里呢?

    封行朗本能的联想到是那条大鱼的报复行为!

    狭路相逢,勇者胜?

    下楼准备出门的封行朗,在楼梯处遇到了两个正准确上楼来睡的女人。

    看到封行朗后,雪落条件反射的便躲在了蓝悠悠的身后。

    “林雪落,你这招儿狐假虎威……玩得挺嗨挺过瘾的吧?”封行朗冷冽着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