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90章 留着晚上说给我听!

第290章 留着晚上说给我听!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而且这种强烈的作呕感,实在是无法掩饰和回避。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雪落知道自己不应该在车上吐出来,更不应该当着封行朗的面吐;可她实在是无法压制住胃里想吐的冲劲儿。

    还有一个更大的原因:就是雪落刚刚在封氏集团面对封一明的咄咄逼人时,动了胎气!

    实在憋不住了的雪落,在慌忙之中,抓起封行朗的手臂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腕上。

    男人的肌肉劲实,而且骨头相当的硬实,正适合雪落卯足力气的狠咬,以压制胃里四下翻腾的作呕胃液。

    这二爷和太太就这么咬上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打是亲,骂是爱?

    小钱刚想从后视镜里仔细观摩,就被莫管家把头掰正了,并将后视镜挪开。

    “呃……”

    封行朗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吃疼得一张俊脸都扭曲了。

    要知道,雪落为了压制住胃里的呕吐感,这一回可是卯足了劲儿的狠咬!

    以封行朗身手的敏捷,一拳能打倒一个壮汉,就别说雪落这么一个娇小的女人了。

    但封行朗却没有任何的攻击动作,而是任由雪落将自己的手腕咬在她嘴巴里。

    他就这么温情着目光看着紧咬着自己手腕的雪落,眸光如皎洁的月光掠过幽静的湖面。

    月光跟湖,融合成了一体。温馨的,浪费的,唯美的。

    当然也会疼!毕竟这只是碳水化合物的普通身体。不是铁打钢塑。

    又或者,这也是他封行朗的另一种道歉方式!

    不用自己的言语,而是用上了自己的鲜血!

    可雪落最终还是没能抑制得住心头的恶心感,对着车载垃圾桶就是一通呕心沥血似的猛吐。

    “喝了我这么多血,却都吐了,多浪费啊!”

    封行朗拍抚着雪落的后背,悠声说道。他的手腕处,已经被雪落咬得鲜血模糊。

    雪落真没意识到自己下嘴竟然会这么狠!竟然把封行朗的手腕咬出了大片的血迹来。

    “你的血……实在是太难喝了!”

    得以换气的雪落也顺着封行朗的话冷幽默一句。目的就是避免这个男人朝女人害喜的方面去想。

    “下回我多吃点儿香辣醋和五香粉,争取造出点儿酸辣口味儿和五香口味儿的血来让你尝尝!改良改良口感!”

    封行朗幽默着口吻,满满的男人魅力。

    “噗……”

    雪落失控的笑出了声,呛得眼泪和口水一起流。

    开车的小钱一听封行朗这话,便乐了。

    “酸辣口味儿和五香口味儿的血?哈哈哈哈……二爷您可真逗!”

    本是他封行朗编出来逗老婆开心的话,却被小钱这个二愣子接过去傻乐起来。

    在多年以后,每当封行朗回忆起:才意识到这个傻女人为了保全他封行朗的孩子,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罪!

    等雪落吐完了,封家也到了。

    当封行朗揽着委蔫成霜打的茄子一般的雪落走进封家客厅时,安婶都惊愕住了。

    “太太?你……你怎么弄成这副模样了?”

    安婶有些不敢相信原本白净清甜的太太雪落,怎么落得像非洲难民似的模样。

    这一刻的雪落,着实狼狈:先不说那满头乱糟糟的头发,就这污浊斑斑的衣物,实在跟本该优雅华贵的封家太太相距甚远。

    “献爱心献的!”封行朗冷幽默一声。

    竟然跟左安岩跑去石郫县那种贫瘠又荒凉的地方,真亏得她林雪落够胆够勇气!

    “哎呦太太,您这是去了哪里啊?看把自己给苦的……”安婶着实心疼。

    突然,安婶又惊呼一声,“太太,你这嘴巴上怎么有血的啊?伤着哪里没有?”

    “那血是我的!喝了我的血,还嫌口味儿不好,又被她吐出来了!”

    似乎女人的平安归来,让封行朗这几天紧蹙的眉宇也舒展了开来。

    明明是关心的,明明是在乎的,可他表达出来的,却又成了另类的责备。

    一看到二少爷封行朗被咬得牙印和血痕斑斑的手腕,安婶又开始了她那泛滥的母爱宠溺。

    “老莫……老莫,快去拿医药箱,二少爷的手腕受伤了。被咬了好大一口。”

    而莫管家早在下车之后,便从书房里利索的取回了医药箱。

    “太太啊,你再怎么的生气闹脾气,也不能老咬二少爷的手臂啊!那得多疼呢!以后可别再咬了啊。”安婶心疼得泪眼朦胧的。

    他封行朗挨咬,整个封家上下都忙成一团;可她林雪落受辱,甚至于怀着小乖被这个戾气的男人丢下台阶丢进雨幕中时,怎么没见安婶这般批评教育他封行朗啊!

    一个个都是偏心眼!

    “雪落?怎么成这样了?”

    封立昕被金医师从楼上推了下来,便看到灰头土脸的雪落,看起来着实楚楚可怜。

    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雪落越发觉得封立昕的用心良苦。

    为了自己的宝贝弟弟在他临终之后有人照顾,他慌不择人的将她林雪落娶回了封家……

    雪落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埋怨封立昕呢,还是感激他!

    雪落走到封立昕的轮椅边,半蹲着身体与他平视。

    一时间,雪落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封立昕。

    还是亲切的叫他‘立昕’吗?

    可雪落已经知道自己是他法律上的弟媳。尽管封行朗并不承认她是他的妻子!

    叫‘立昕’,实在是太过不尊重,也太过亲切了。

    原本,雪落是应该跟着封行朗一起叫封立昕‘大哥’的,可雪落实在是叫不出口。

    不是她不想叫,而是有人不愿意听到她这么称呼封立昕大哥吧。

    “我去石郫县给山区的孩子们送福利院多余下来的社会捐赠物资了!”

    “石郫县?挺远的呢!好像是高原和山区的交界地。”封立昕应了一声。

    “是呢!我还在窑洞里住了小半天。挺暖和的,就是里面的味儿有些呛人。不过那边的人可纯朴了!尤其是小孩子……”

    雪落一边说着,一边替封立昕将挡风的毯子掖好。

    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雪落跟封立昕似乎有聊不完的话题。

    可不和谐的因数突兀的乍现。

    “你跟我哥有什么可聊的!留着晚上说给我听!”

    封行朗健步过来,将半匍匐在封立昕轮椅边的雪落捞抱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