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87章 可悲!真可悲!

第287章 可悲!真可悲!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对不起,我不叫林雪落。复制网址访问 你们认错人了!”

    雪落速答一声后,便转身疾步朝学校大门走去。恨不得顿时插上翅膀,飞回宿舍里去。

    “就是她,就是这个女人!”身后的商务车里传来另一个男人肯定的咆哮声。

    “来人呢,救命啊!”

    雪落没跑几步,就被两个男人架住了。事发突然,雪落来不急反应,便被他们拖拽上了商务车。

    “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去封氏集团!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

    “你们带我去封氏集团做什么?”

    “只要你在股东们面前露个脸儿就完事!你丈夫封立昕也在!”

    绑匪的后一句话让雪落安静了下来。

    立昕也会在?哪个立昕?

    突然间,雪落便意识到自己称呼封立昕为亲切的‘立昕’,似乎还真的有些不合适。

    在不知道真相之前,她俨然已经把封立昕当丈夫看待,所以亲切的叫他一声‘立昕’,纯属夫妻之间再正常不过的称呼!

    可现在雪落知道自己法律上的丈夫是封行朗,而不是封立昕时,便觉得自己称呼封立昕为‘立昕’,着实不太适合。不管封行朗认不认她这个妻子,可她都是封立昕法律上的弟媳妇!

    绑匪口中的封立昕,究竟会是哪个封立昕呢?

    是真的封立昕呢?还是封行朗假扮的封立昕?

    据封行朗对他大哥的爱护,他一定舍不得封立昕抛头露面,被一群等不得他退位让贤的股东们逼宫的!

    女人的第六感觉告诉雪落,正在封氏集团开股东大会的封立昕,一定会是封行朗假扮的。

    不过这些人绑了自己去做什么?会不会对封家两兄弟不利?

    以封行朗的足智多谋,雪落相信他一定能够摆平那些股东的。所以雪落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去添乱比较好!

    再说了,她也不想面对封行朗!

    瞄到前面不远处的中央公园里有公共厕所,雪落计上心来。

    “快停车!我内急!”

    “尿身上吧!”为首的男人嗤声冷哼。

    “……”雪落真想尿身上,臭死他们几个。关键现在也没东西可尿。

    “人有三急!你们这么对待一个弱女子,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吧?”

    雪落开始跟绑匪们讲道理。既然他们能说出具体绑架她的动机,就说明他们并不会伤害她。

    保全自己和肚子里小乖的安全,这是前提!

    为首的男人没有作答,只是从一个黑色的帆布包里拿出了一个喷雾剂。

    “这里面装的蒙幻药,对着你的鼻子一喷,你就乖了!”

    为首的绑匪一边在语言上恐吓,一边在动作上急剧的晃动着喷雾剂的瓶身。

    “那我就尿身上好了!只有你们不介意!”

    雪落选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不管那喷雾剂里的蒙幻药是真是假,雪落都不会拿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去做实验。

    她要让自己保持着清醒的状态。

    再说了,他们带自己去封氏集团见封立昕和那群股东,无非就是金钱上的你争我夺,不会对她的生命安全有威胁。

    封氏集团的前门聚集了很多的媒体记者。雪落是从后门被领进封氏集团的。

    便足可以推断,这群绑匪是封一明的人。要不然他们是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的领着她这么个大活人进去封氏集团的。

    会议室里,一片剑拔弩张。

    椭圆形会议长桌顶头的轮椅上,坐着面容狰狞的封立昕。即便是一副残容,可他那霸气的强势气场,俨然震慑住了整个会议室的股东们。

    直到雪落的出现!

    只是远远的一眼,雪落便能认出来:会议长桌顶头的那个男人,是封行朗!而不是封立昕!

    雪落立刻后悔自己过来了这里。连忙转身想离开,可后路已经被那群扑克脸给堵住了。

    而封一明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并朝她走近。

    “别走啊,侄媳妇!既然来了,等着跟立昕一起回去也好啊!”

    封一明一边说着客套话,一边上前来拖拽试图离开的雪落。

    “别碰她!”封行朗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嘶。

    因为声带处贴着微型变声器,所以声音沧桑而嘶哑。但却有着沉甸甸的威慑力。

    封一明似乎顿了一下。随后却又阴森森的笑了。

    “立昕,你别那么激动吗!你这腿脚不利索,可别气坏了身子!”

    雪落听得出来,封一明是在故意的激怒封行朗。

    封行朗现在正伪装着封立昕。如果他动怒的站起身来,那就要露馅且功亏一篑了。

    于是,雪落举起自己的手包,对着封一明伸过来拖拽她的手臂就是一通猛砸。

    “别碰我!你这个当叔叔的就应该有个当叔叔的样儿,别碰我这个侄媳妇!”

    雪落发起飙来,还真像只浑身带刺的刺猬。砸了封一明个措手不及。

    等那些绑匪冲上前来想抓她时,雪落已经趁机冲到了会议室的顶头,靠在了封行朗的轮椅边。

    皮具下的封行朗微微眯眸:似乎还算赏识雪落聪慧的泼辣和机智。

    只是几天不见,这个女人怎么又狼狈又脏乱,像个难民似的。

    “诶哟,侄媳妇,你说这话就有些扭曲我的关心了!”

    封一明的冷笑很贼,“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我这个当叔叔的,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什么家丑不可外扬?

    雪落莫名的一惊,她似乎已经感觉到封一明要说出什么样的家丑了!

    “叔叔,你年纪大了,就别瞎操心了!拿着你封氏集团的分红,安分守己的过你的小日子吧!别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那就得不偿失了!”

    封行朗那声‘叔叔’,叫简直想要撕了封一明一样。

    要不是伪装着大哥封立昕的身份,封行朗连看都不想多看他封一明一眼。

    “可悲!真可悲!立昕啊,你实在是太可悲了!连叔叔都替你感到难过和不值啊!”

    封一明一边说着煽情的话,一边从他的公文包中拿出了一叠照片,用力的抛在会议桌上。

    照片立刻散开,有人拿起了那些照片查看。

    雪落预料得没错,这些照片果然是她跟封行朗的。

    有他封行朗肩扛着她林雪落的。

    有他封行朗在粥店里将她林雪落抱坐在劲腿上的。

    甚至于还有一张,从半开的法拉利车门内,可以直接看到只穿着小内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