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85章 没有爱的婚姻,是不道德的!

第285章 没有爱的婚姻,是不道德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窑洞好处是冬暖夏凉,坏处是通风透气实在是太差了。

    雪落有些不太适应住在窑洞里。总感觉自己的呼吸不是那么的畅通。

    跟车过来的只有雪落一个女生,所以左安岩便让校长老婆把雪落带回家去住上一晚。

    因为校长老婆还兼顾着学校孩子们的伙食,这半大天几乎都只有雪落一个独自在这幽暗的窑洞里。

    清净是清净了,但雪落却无法安心下来。

    大概傍晚的时候,左安岩给雪落拿来了两个鸡蛋和玉米窝头,还有一壶热水。

    “雪落,这里的条件差,你将就点儿吃吧。明天我们就动身回去了!”

    因为窑洞里温差较大,雪落裹着厚实的几乎快分不出的原来颜色的老式毛毯。

    “左大哥,我也想住去学校里。”雪落蔫蔫的。

    “学校里的野风那么大,这一晚上跟在耳边吹口哨似的,你能睡得着啊?”

    左安岩并不是吓唬雪落。他偶尔来这里也会住上一晚两晚的,连他一个大男人都实在受不了那吵杂的环境。生人来这里,根本睡不着觉的。

    “我就当听催眠曲呗!左大哥,我真不想住这里,这里……这里的味儿太重了,又不透气。”

    并不是雪落娇气。只是窑洞里的透气性实在是太差了。因为只有南面有门有窗,空气长年累月的无法行成对流,所以里面的味道实在是难闻。

    “哈哈,后悔跟我来这里散心了吧?这说走就走的旅行,还真不是那么好走的!”左安岩笑道。

    最终,左安岩还是把雪落给领回学校里来了。

    为了避免经常性的泥石流,学校便建在了四不靠山的地方。所以一到晚上,野风就格外的强劲。

    左安岩一点儿都没夸张,那呼啸的风声,简直就像有人在你耳边吹着口哨。

    见雪落是城里来的女生,校长便将他自己的休息室给让出了来。

    窑洞里是透气不好,而这里却是密封不好。耳际不停的响着如同鬼魅一般的呼啸风声。

    左安岩将自己随车携带的睡袋让给了雪落。高科技的防风材料果然抵挡住了野风,同时也相当的保暖。雪落睡在里面舒服多了!

    反观左安岩:睡在一张破旧得已经不能称之为沙发的沙发上,身上一件衣服没敢脱,反而还裹上了两三条毯子。笨拙得像灌在套中的人。

    “左大哥,对不起啊,抢了你的睡袋!”

    雪落有些难为情。要不是把睡袋让给她,左安岩也不会遭受这份儿罪。

    “要不是你嫂子不允许,我真想钻到睡袋里跟你挤挤!”左安岩玩笑一句。

    “哈哈哈哈……”

    雪落终于笑了。这是她两三天来第一次露出自然态的笑意。

    “左大哥,你还真听嫂子的话!好男人!”雪落夸奖道。

    “你心情能好些,也不枉我担上一回怕老婆的名!”左安岩笑笑道。

    雪落默了,久久的沉默。似乎她还是舒解不了心头的伤感。

    “实在不想开口跟我说……那就你问我答好了!”

    一般在福利院工作过的人,对安抚人心都有自己特殊的方式和方法。

    而左安岩的方法便是:辅助缓解和疏通。

    一般适用于紧闭自己的心门,不想跟别人沟通或倾述的这类人。而这一刻的雪落显然很符合。

    良久,雪落才缓缓的开了口。而左安岩也不急,一直等待着雪落自行酝酿自己的情绪。

    “左大哥,你说一个丈夫不愿意告诉自己的……法律上的妻子……他是她的丈夫,而一味的欺瞒和掩饰,让妻子误会自己是别的男人的妻子,而不是他的妻子……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这番话说起来拗口,听起来更加绕脑子。但左安岩还是能听懂了。

    这感情上的问题,向来是左安岩最薄弱的。

    似乎不回答雪落提出的这个问题,又更加的不合适。这一路上,左安岩能够感觉到一直外向型的雪落变得沉默寡言了很多。

    “做为一个男人,从我男性角度出发,我觉得这个丈夫并不爱他的妻子!”

    左安岩的话,让雪落的心头沉得重。

    果然是不爱!再没有其它的理由!

    看到雪落的情绪更加凄殇,善解人意的左安岩便知道雪落在乎的是什么。

    在察言观色之下,他又换了一种模棱两可的口气,“还有一种可能:这个丈夫并不是不爱自己的妻子,而是身不由己!比如说被逼婚之类的!但如果让妻子误会她是别的男人的妻子,从而能保全妻子的安全,我想我也会隐瞒的。但这必须是在特定的环境下!”

    左安岩也觉出自己这番安慰的话实在是太拗口了,而且还相当的苍白敷衍。

    “其实无论有什么样的原因,都是因为这个丈夫不够爱自己的妻子!”

    雪落深嗅上口气,“不仅仅不爱,甚至于厌弃、憎恶、鄙夷!他从来就没有看得起过他的妻子!”

    “其实连丈夫都不肯承认的妻子,又怎么能算得上是妻子呢!”

    雪落苦涩一笑,撇过头去,不想让左安岩看到她的泪水。

    “既然那个妻子感觉不到丈夫一丁点儿的爱,那就离婚吧。没有爱的婚姻,是不道德的!你还年青,不需要将就自己的未来!”左安岩温声说道。

    雪落久久的失声哽咽。

    在雪落哭泣的同时,一辆玄黑色的法拉利朝着石郫县的方向呼啸疾驰。

    但最终却在高速路口处停了下来。

    一颗理智的心,被狠狠的揪疼着。

    这辆法拉利跑车是开不去石郫县那种半高原半山区地带的。

    相隔一千多公里,一来一去最少也得两三天时间。一颗理智的心不容许他封行朗这么去做!

    不是不需要爱情,而是爱情对他来说太过奢侈!

    法拉利一个漂亮的甩尾和漂移,朝着回程的路一种疾驰。

    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归!

    第二天,太阳依旧升起。

    依旧灿烂,依旧明媚!

    并没有因为谁的伤感而停下它的步伐!

    就像这世界上谁没了谁,生活依旧要继续一样!

    雪落的心情依旧不明媚,但要比来之前好上了很多。

    要不是因为肚子里的小乖太过娇气适应不了这里的生活,雪落真想在这片黄土地上多呆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