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79章 就在我们校园里滚的!

第279章 就在我们校园里滚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满满的凄凉感涌上心头,雪落再次的失声哽咽。

    “结婚了吗?”大妈又问一声。

    以为雪落哭成这样,又是一个当今社会上所流行的未婚先孕的受害者。

    雪落点了点头。

    “哦,结婚了就好,肚子里的孩子有主儿了就好!”

    大妈应该是刚刚送完孙辈上学,电瓶车后座上还安装着儿童座椅。她从孙子的零食小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朝雪落递送过来。

    “给你甜一下口吧!这胎儿跟小孩子一样,都爱吃甜食的!一吃就不吐了!”

    “谢谢你……大姐。”

    雪落接过那块巧克力时,情绪更加难以平复,哽咽得几乎说不出话。

    “不谢!你慢慢吃吧,我还要去菜市场买菜回家做饭呢!我看你月份也不大,不害喜了就赶紧的坐车回家,少在这雾霾天气里呆着,对胎儿不好!”

    大妈叮嘱完雪落几句后,就骑上她的电动车一路忙碌而去。

    目送着陌生的大妈离开,拿着巧克力的雪落,又是一阵泪水涟涟。

    自己法律上的丈夫对自己不闻不问,还比不得一个陌生的大妈对自己的关心。

    雪落又岂能不伤心难过呢!

    那是一块儿童巧克力,里面还包裹着脆香米。嚼上一口,正如大妈所说的那样,胃里的恶心感一下子缓和了很多。

    雪落第一次感觉到:这小孩子吃的脆香米竟然是如此的好吃!

    吃完巧克力后,雪落似乎恢复了少许的体力。想到刚刚大妈让自己不要长时间的呆在这雾霾天气里,雪落便吃疼的爬起身来,四下环看着,想找一家对胃口的小吃店填饱自己的肚子。

    封家司机小钱赶到启化路时,整条路上已经没有了雪落太太的踪影。

    关键这雪落太太的手机还关了机,根本无法打通。

    司机小钱不敢怠慢,连忙将电话打给了封行朗。

    “二爷,太太的手机一直关着机,整条启化路上也没有太太的踪影!我都开车兜了有三四圈儿了。”

    刚刚雪落掐断了封行朗打来的电话,他已经怒发冲冠了:自己还没惩罚她利用蓝悠悠去警察局报警闹事的过错,她反而敢掐断他的电话?

    这都把她纵容成什么样儿了!

    关键那天晚上,本就是两情相悦的情意浓浓,怎么就成了强行的占有呢?

    他封行朗哪有强行?还不是她一双纤腿主动缠得他紧紧的!

    美美的舒服之后,第二天就翻脸不认账的去警察局报警了?

    真没想到她林雪落竟然也学会玩起了心机!

    “你先回封家吧。一会儿安婶要去给我哥送午饭,耽误不得。太太这边我来处理。”

    “哦,好的。”

    应答一声后,小钱又缺心眼的补充上一句,“二爷,您对太太温柔点儿吧,别老凶她!”

    这是你一个家仆该叮嘱主子的话吗?

    当然不应该!

    所以才说小钱真的很缺心眼。

    在小钱看来,一定是二爷凶了雪落太太,才会把太太气得关机了。说不定太太又是被他给丢下车的呢!要不然他怎么会知道雪落太太在启化路上呢?

    “钱小蒙,你这身子见肥了,是不是胆儿也跟着见肥了?什么时候轮到你管上本爷的事儿了?”

    封行朗压制着心头堆积的怒意。

    “那当我什么都没说!我回封家接安婶了,二爷您自个儿安好吧!”

    没等封行朗接着训,小钱已经把车载蓝牙给关了。好险!

    ******

    雪落回到宿舍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后了。

    袁朵朵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朝雪落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她的臂膀。

    “林雪落,你去哪儿野了?封行朗那个暴男正满世界的找你呢!”袁朵朵大呼小叫着。

    袁朵朵的话,雪落是不信的。

    早在四个小时前,那个暴男不是已经在路边上看到了她吗?

    视而不见的绝尘而去,现在又说他正满世界的找着自己?多可笑的谎言呢!

    雪落懒得拆穿什么。

    “是吗?那就让他找去吧!”

    雪落已经软得像只大虾米了,萎靡不振的倒在了板庥上,似乎透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这几个小时,像是经历了一个多世纪一样的漫长。

    “林雪落,你这是什么态度啊?封行朗那暴男真的找过你!我正上着薛老怪的课呢,他的电话就轰炸式的打了过来!不信你看……”袁朵朵将通话记录送至雪落的跟前。

    “我不用看!也不想看!以后那个暴男再打电话找我,就说我已经死了!让他去阴曹地府找!”

    雪落乏力得连话都不想说。

    “好好的干嘛咒自己死啊!”

    袁朵朵凑近过来,机警的将卧床不起的雪落从上到下扫描了个遍。

    “林雪落,瞧你这萎靡不振的样儿,还有你这身草叶沫儿……你该不会是跟封行朗一早出去滚草坪了吧??”

    不得不说,袁朵朵的思维就是这么的发散性。什么来劲儿引人入胜,她就往那方面想。

    “……”雪落无语凝噎。

    雪落的沉默,让袁朵朵本能的理解成了一种默认。

    如果没滚草坪,雪落这身草叶沫儿又是怎么来的呢?

    “这大白天的,你们俩还真敢滚啊?快告诉我,你们究竟在哪儿滚的?”

    袁朵朵又来劲儿了。

    她深信不疑:封行朗那个桀骜又邪肆的男人绝对做得出大白天滚草坪的事儿来!

    知道自己不说点什么,以袁朵朵好奇害死猫的心境,她一定会问个没完没了。

    可雪落实在是累极了。

    不但身累,心更是累得无以言表。

    “就在我们校园里滚的!”

    稍稍扭动了一下腿部,膝盖就疼得雪落一阵吃疼的倒吸凉气。

    这膝盖是新伤加旧伤。上回被封行朗那个暴男从封家丢下台阶还没好利索,这回又磕伤了。

    “什么?就在我们校园里滚的?南校区,还是北校区?我怎么没看到?”

    袁朵朵一双大眼睛瞪得越发明亮。因为她还没经历过男女之事,所以就格外的好奇。

    “有创可贴吗?我膝盖疼!”雪落吃劲儿的问。

    “找什么创可贴啊!你先告诉我,你们究竟是怎么滚的?在南校区还是北校区?”

    “你先给我找创可贴!不然不说给你听!”

    “……你妹的!想听个成人故事容易嘛我?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