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78章 母凭子贵?子因母卑?

第278章 母凭子贵?子因母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和一颗哀伤得七零八落得无法拼凑心,漫无目的的行走在这座城市里。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心间突然就没有下一站的目的地,只是一直机械的这么走着。

    雪落不知道自己要走到哪里去,但她就是不想停下自己的步伐。

    似乎只要一停下来,她就会变得更加迷茫,更多的伤感。心会疼得无法呼吸。

    所以雪落一直走,一直走。

    不敢停下来!

    直到肚子里的小乖又反馈给她害喜的呕吐感,雪落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饥肠辘辘。

    这下终于有目标了:先找个地方把自己的肚子填饱。

    饿谁也不能饿了肚子里才三个月的小东西。

    它现在已经不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了,而是有亲妈亲爸,法律上认可并保护的乖孩子!

    那又能怎样呢?

    雪落苦涩一笑:自己还是不能、也不敢去告诉那个暴戾的,从来就没有正眼瞧得起过她林雪落的男人!

    他连她这个法律上的妻子都不想让外界知道,又怎么会让她林雪落肚子里的孩子以光明正大的身份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呢。

    孩子,你得多瞎眼呢,才选了她这么个没用的妈咪!

    人家都说母凭子贵,可到了她林雪落这里,却成了子因母卑!

    她林雪落的孩子不卑微!

    即便他封行朗嫌弃她,也一并嫌弃了她怀上的孩子,不要不认她跟他的孩子,不是还有她林雪落这个妈妈吗?大不了自己一个人养大它,母子俩相依为命。

    小东西既然选择了她林雪落来当它的妈妈,那她就永远的对它不离不弃。

    任何新生命都是平等的,都是伟大的。不应该被烙印上任何的世俗标签!

    ******

    一辆招风惹眼的玄黑色法拉利从雪落身边疾驰而过,在驶离雪落的时候,有很明显的减速动作。

    雪落看清了那辆跑车的车牌,是封行朗的。

    莫名的,雪落的心突然就提到了嗓子眼,似乎要蹦了出来。

    在没知道真相之前,雪落看到封行朗是避让不及的。心里头一直压制着深深的负罪感。

    可现在呢,雪落依旧害怕见到他。

    一个连丈夫都不愿意承认的婚姻,那能叫婚姻吗?

    雪落只看了那辆冷色调的跑车一眼,便低下了头,本能的朝路边人行道让了几步。

    雪落实在是多虑了。

    那个法拉利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而是在下一秒加速离开。

    再次抬起头时,跑车已经没了踪影。

    泪水便不自控的从雪落的脸颊上滑落下来。雪落咬紧着自己的唇,逼迫着自己不让眼泪掉下来,可那泪水还是不争气的刷刷直掉。

    那个叫‘丈夫’的男人,在街头遇上了自己的‘妻子’,明明都已经看到她了,可却连句话都不想跟她这个妻子说,便加速离开了。

    她林雪落还有什么好希冀的呢?

    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任何的憧憬和怀有的幻想,都将是你林雪落的自欺欺人、自取其辱。

    跑车里,封行朗的一张脸阴沉得冰霜满染。

    他戴上了蓝牙,拨通了封家司机小钱的电话。

    “小钱,太太在城中心的启化路,你现在赶过来,把她送去学校。”

    “哦,好的。我马上就到。”

    紧蹙的眉宇没能得到舒缓,封行朗又将电话打给了那个一大早没事儿在柏油马路上乱溜达的白痴女人。

    雪落依旧沉浸在伤感中,觉得自己的每一次呼吸都是那么的沉重。

    步伐越来越拖挪,似乎透尽了她所有的体力。

    一个踉跄,雪落摔在了路边的草坪上。双膝硬生生的跪了下去。

    雪落本能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还好只是膝盖着地,没伤着肚子里的小乖。

    尝试着爬了几下,雪落觉得自己的头实在眩晕得厉害,而且膝盖也疼得刺骨,便索性坐在了路牙上休息。

    宝贝儿,饿坏你了吧?实在对不起啊,妈咪应该一早起来先把你喂饱的。

    下意识的,雪落又朝封行朗驶离的方向看了一眼。

    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惊喜!那个男人早就已经开车离开了。

    突然间,一抹悲哀再次涌上心头,雪落的泪水再一次无法自控的滚落下来。

    心头除了凄凉,还是凄凉!

    却就在这个时候,雪落听到手包里的手机作响了起来。

    “宝贝儿,应该是你朵朵姨,我们母子俩这下有救了!”

    雪落一边跟肚子里的小乖喃喃自语,一边从手包里拿出了手机。

    可电话竟然是封行朗那个恶男打来的。想来他刚刚是看到自己了。

    “小乖,你说这个电话,妈咪是接呢,还是不接呢?”

    明明是不想接的,也不应该接的,可雪落还是鬼使神差般的滑开接听了。

    或许,她实在是太想听听那个男人的声音了。尤其在知道了那个男人就是自己法律上的丈夫之后。

    法律上的丈夫?

    雪落又是一声沉寂的暗自苦笑。

    那个男人又什么时候承认过他是她林雪落的丈夫了?

    林雪落,你就别再自欺欺人了!他从来都没想把你当成他法律上的妻子过!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手机接通的那一刻,便传出了封行朗戾气的责问声。

    “林雪落,你不在学校里老实呆着,在街上乱野个什么劲儿?”

    “竟然还敢利用蓝悠悠来对付我?林雪落,你这心机和智商二次发育得挺狠的嘛!”

    “不是想控告我强歼罪吗?一回生二回熟,今晚我再给你次机会控告我,如何?”

    “……”

    男人的话雪落实在是听不进去了。每一句都像一根尖针一样深扎在雪落的心房上。

    疼得雪落无法呼吸。她连忙把手机给掐断并关机了。

    再听下去,她怕自己的心会疼死!

    那个男人,除了训斥,除了谩骂,除了轻薄,雪落真的想不起其它。

    又一阵恶心感袭来,雪落半匍匐的草坪上,呕得个昏天暗地。

    等她再次抬起头时,几乎是两眼发黑。

    “姑娘,你这是害喜吧?”是一位中年大妈。

    雪落抬起头,朝大妈干巴巴的挤出一丝乏力的笑意,并微微点了点头。

    雪落真的没想到,自己怀孕这事儿,她第一个告诉的,竟然会是一个陌生的路人大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