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74章 温情脉脉的绅士

第274章 温情脉脉的绅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叶时年决定什么也不管不顾,准备玩命破门而入时,包间的门却打了开来,出来的是白默。

    “干嘛呢?找死啊?”

    白默厉斥着伺机撞门的叶时年,“封老二的脾气你不知道吗?感情你小子也惦记着那女人?成妖了她!”

    叶时年没有跟白默磨叽,而是探身进去寻看,却没看到封行朗和蓝悠悠的身影。

    “你家主子抱着那成了妖的女人进去休息室爽去了!怎么,难不成你还想跟进去参观不成?”

    白默悠斥一声。他瞪看着叶时年扭曲的脸,笑得格外的妖娆明媚。

    这手下惦记上了主子的女人,应该很有故事!

    包间的地面上散落着玻璃碎片,染血的痕迹一直延伸到了休息室的门口。包间里不见封行朗和蓝悠悠,只剩下三个夜莊少爷正打理着自己的凌乱衣物。

    还真没见过蓝悠悠这么烈的女人。自己不要命不说,还一副要将别人置于死地的凶狠女恶魔模样。

    这三个夜莊少爷实在是吃够了她蓝悠悠的苦头!更让他们憋屈的是,他们三人还得看着封行朗的面子,不能真对蓝悠悠动粗。

    最终,叶时年想冲进去的步伐还是退了出来。

    他清楚的知道:蓝悠悠那女人永远都不可能属于他叶时年。

    封行朗想把她抱进休息室里做任何的事儿,他是管不着的。哪怕是睡了她,或是杀了她。

    微顿,白默叹息一声,“叶时年,那妖女人把封立昕害得有多惨,你是知道的!她今天所承受的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咎由自取!你插不了手,也管不了!”

    看着叶时年脸颊上的肌肉在不淡定的跳动着,白默好看的剑眉微蹙。

    “还真惦记上了你家主子的女人呢?嘿,你小子毛长齐了没?敢跟封行朗那二凶子抢女人?真嫌自己命长呢!”

    白默依身在包间的门外,修长的身姿妖娆得别有风情。

    “太子爷,您就别取笑我了!连您估计都不敢从二爷手里抢女人,更何况我一个做小弟的呢!”

    叶时年在反驳之际,还不忘好损了白默一回。

    “靠!你小子损我呢?这可是你白爷的地盘儿,你小子吃了豹子胆了你!”

    气急败坏的白默动拳就朝叶时年砸了过来,但他又怎么可能是拳击好手叶时年的对手?叶时年不避不让,直接用拳手迎了上去。

    “啊……”

    悠长的包间外走廊里,久久的回荡着白默的惨叫声。

    而叶时年的代价更惨,被十来个肌肉型男一通联合混打。幸好练拳的他抗击打能力强,被一群肌肉型男混打了一通后,站起身竟然还能走两步儿。

    其实挑衅白默,只不过是叶时年的一种宣泄方式罢了!

    无法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一个男人的哀伤莫过于此!

    ******

    休息室里,有一个偌大的恒温智能浴缸。

    蓝悠悠被放在里面。原本清澈的浴水,这一刻却因为血液的原因,被染得泛红。诡异得让人不敢直视。

    新的温水流了进来,把污浊的血水更换,如此的循环着。

    封行朗坐在浴缸的边沿上,用毛巾一点一点儿擦拭去了蓝悠悠体表上的血污。好在这些伤口都是表层的,并没有侵到更深的肌肉中去。

    十分钟前,就在蓝悠悠拿起玻璃碎片朝自己的颈动脉割去时,几会是一瞬间,单人沙发上的封行朗快如旋风似的袭来,一拳打开了蓝悠悠握抓着玻璃碎片的手。

    干净了的蓝悠悠被封行朗从水里捞了出来,用超大的浴巾包裹紧。

    小心翼翼的,封行朗将蓝悠悠放在了一旁的贵妃椅上。

    全身不着半丝的女人,美得让男人心跳加速。但落在封行朗的眼底,跟一具毫无声息的雕像无疑。

    心底要是没有情,便生不了情!

    封行朗寻看着蓝悠悠身上被玻璃碎片割破的伤口,一处一处的给她消毒上药,然后再小心翼翼的包扎起来。

    动作温柔得几乎跟刚刚包间里的那个恶魔判若两人!

    前者如同地狱而来的撒旦,后者蜕变成了温情脉脉的绅士。

    蓝悠悠一动不动着,任由封行朗摆布着自己的身体。

    擦也好,拭也好,她在他面前无需遮遮掩掩自己的身子。因为无论是自己的心还是身,早已经属于这个男人了!

    “我是被严邦打晕了从地下仓库里扛出来的。而我哥被救援队救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黑漆漆的,几乎快碳化了……”

    “那些天,我不敢闭眼,我怕只要我一闭上眼睛,我哥就不在了……”

    “医生跟我说:放弃吧,即便救活过来,也只会是个废人……”

    “我就跟医生说,即便是个废人,我也要我哥活着!”

    “现在看来,我当时的决定真的很自私。我为了不失去我哥,却让我哥每天都饱受着生不如死的煎熬!”

    “每天晚上,他都会被从睡梦中疼醒过来。他一遍又一遍的跟我说:行朗,放弃哥吧……哥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就紧紧的抓住我哥的手,一次又一次的威胁他:你要是敢死,我就杀光封家所有的人,然后跟你一起死!”

    “我的自私,再次把我哥从死亡的解脱中,拉进了生不如死的煎熬里!”

    “我永远不会放弃我哥的生命!就像他当时把生的希望让给了我一样!”

    “我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伤害我哥的人!包括你蓝悠悠!”

    整个过程中,蓝悠悠只是安静的聆听着封行朗的倾述。她能够体会封行朗跟封立昕之间厚重的手足之情。

    泪水在蓝悠悠眼眸中积聚,然后慢慢的滚落了下来。有一滴,竟然落在了封行朗的手背上。

    将蓝悠悠胸前最后一个伤口处理好,封行朗才缓缓的站起身来。

    “好好休息吧!像今天这样的炼狱,以后还会出现的!蓝悠悠,这是你欠我哥的!我会替他一点一点儿的从你身上讨回来!”

    丢下这番话,封行朗便转身离开了休息室。

    留下蓝悠悠一个人静谧的坐在贵妃椅上,半丝不着的她,美得像一副动人的油画。

    久久的,蓝悠悠一直维持着这个姿态,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