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72章 给你脆弱的灵魂寻求安慰!

第272章 给你脆弱的灵魂寻求安慰!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停叫嚣中的蓝悠悠被封行朗给强行拖拽着离开了。

    看到封行朗那张冷酷的俊脸阴沉得骇人,担心蓝悠悠安危的叶时年,一直开车尾随在前面的法拉利后。

    “封行朗,你混蛋!连你哥的女人你都睡?难道天下的女人都死绝了吗?”

    蓝悠悠就像一只炸毛好斗的公鸡一样,一路上不停的谩骂着。她实在无法接受,自己心爱多年的男人跟别人女人有了身体之间的最直接关系。

    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他封行朗的嫂子!

    她蓝悠悠爱上的男人何等的尊贵,竟然做出这等不要脸且下三滥的烂事儿来!

    “我睡起什么样的女人,又跟什么样的女人睡,什么时候轮到你蓝悠悠管了?”

    封行朗的声音很低沉。压制着怒意的他更加的令人畏惧。

    是啊,她凭什么管他?一不是他的妻,二不是他的女友,她又凭什么管他呢!

    “封行朗,你浑蛋!”最终,蓝悠悠只憋出了这句话来。

    “还嫌没闹够是么?好,我陪你一起闹!”

    封行朗急踩着油门到底,跑车发出沉沉的轰鸣声,一路朝夜莊呼啸而去。

    蓝悠悠跟林雪落不一样,她从不询问封行朗要带她去哪里。只要跟他一起,即便是地狱,她也会陪着他一起闯,一起跳。

    只不过这一回,等待她蓝悠悠的的确是地狱。可封行朗却没有成为那个陪她一起下地狱的人。而是将她一把推下,然后笑看她痛苦不堪的在地狱中苦苦挣扎。

    夜莊,申城最大的娱乐王国。

    夜晚的夜莊,更是红男绿女们欢乐的天堂。

    但现在,正值午后,还没开始对外营业,所以就清静了很多。

    封行朗拖拽着蓝悠悠的手腕,健步走了进来。周身满染着怒意,像是要把人灼穿。

    “对不起先生,我们下午五点才开始营业。”

    “让你家主子白默亲自来伺候本爷!”

    封行朗冷斥一声,拖拽着蓝悠悠径直朝白默专用的钻石级豪包走去。

    有个大堂经理认出了封行朗,清楚这号儿大爷不是他们这些虾兵蟹将能惹的,便连忙让人去通知白默。

    刚好,昨晚白默跟几个墨西哥白匪玩得太嗨了,就没回白家府邸休息,本人就在夜莊里。

    这间钻石级的豪包一般不对外营业,是白默专门留着给他和严邦、封行朗三人小聚用的。

    蓝悠悠被封行朗暴戾的推倒在了一张偌大的,可坐可躺的沙发庥上。

    “蓝悠悠,你这醋劲儿撒得可真够大的!怎么,很羡慕林雪落那个白痴女人被我睡?”

    封行朗扣住蓝悠悠的下巴,逼迫她直视着他的愤怒。

    “封行朗,我得不到你,别的女人也别想得到!”

    蓝悠悠那张脸依旧美艳,在看向封行朗时,满是不甘心的幽怨,“所有惦记你的女人都要死!她林雪落也不会例外!”

    “蓝悠悠,你这个疯子!”

    封行朗低厉着声音,“想被男人睡是么?好,我成全你!”

    白默进来的时候,还没有完全睡饱,整个人浑浑沉沉的。便看到正把一个女人压在沙发上的封行朗。

    “封老二,你好兴致啊!这天还没有黑,你就干上了?”

    等白默再走近一些时才发现:被封行朗压在沙发上的女人好眼熟。

    “呵,这女的不是几个月前来夜莊弹钢琴的那个yoyo吗?靠,封行朗,你大哥心爱的女人你也上?你也太不厚道了吧!”

    白默认出了正被封行朗压在沙发上的蓝悠悠。他一并知道这个女人跟封立昕有那么一段浪漫情史。

    封行朗从沙发上跃身而下,朝白默走近几步。

    白默看清了封行朗的脸拉得不是一般的长,本能的后退上一步。

    “行行行,你爱乍上就乍上,我当没看见总行了吧!”

    “白默,劳烦你去找几个有经验的‘少爷’来,好好的把蓝小姐伺候舒坦了!”

    此少爷非彼少爷。夜一场里的少爷是干什么的,想必织女最知道。

    这几个意思?封行朗这是要叫人来把蓝悠悠给睡了?这完全不科学啊!

    “这蓝小姐你要是看不上,我可以代劳啊!”

    白默邪气的打趣一声,只为试探封行朗的口风。究竟是真想这么做,还是赌气为之。

    “让你去你就去!老子付得起蓝小姐的缥资!快滚!”

    封行朗咆哮着,整个人变得戾气起来。

    白默没有继续跟封行朗侃言下去。知道这回这千年老二真的是动怒了,便走出去安排了。

    三个少爷都是夜莊的资深老手。一般都在顶层的钻级豪包里服务。

    三人各有千秋,有健壮的,有阴柔的,也有阳光隽秀的。

    “封行朗那家伙今天吃火药了,你们三个要机灵点!一会儿记得自己要多多的脱,至于那个女人,能给她留点儿遮羞的布,就别全扯扒了。说不定她以后就是你们的二嫂子呢!”

    白默叮嘱着三个资深少爷,让他们进去伺候蓝悠悠时要悠着点儿。

    冷冷的瞄了一眼那三个夜莊的鸭,蓝悠悠嗤嗤的笑出了声。

    “封行朗,想羞辱我,为什么还要找人代劳啊?难道你裤当里的那玩意不管用了?”

    白默本能的想笑,但却一直隐忍着没敢笑出声来。这女人好泼辣好带劲儿哦!合他白默的胃口!

    “不是那玩意儿不管用……而是我嫌弃你脏!”封行朗恶声说道。

    “呵呵呵呵……”蓝悠悠笑得更欢,“封行朗,其实你跟你哥一样,都是个怂货!一个不敢面对过去,一个放不下过去!你封行朗也只能通过这样卑劣的方式,给你脆弱的灵魂寻求安慰!”

    蓝悠悠的话,直接狠扎在了封行朗的心脏上!

    他懂她,她亦懂他!

    “你们三个还愣着干什么?这女人归你们了!把她伺候舒坦了,本爷有重赏!”封行朗朝着那三个少爷高声厉斥。

    这三个少爷都是夜莊的资深老手,又怎么会看不出沙发庥上的女人跟封二爷有那么一小腿呢!

    相爱相杀?还是相恨相杀?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不能得罪了封二爷,也不敢得罪!

    那个健壮的肌肉型男朝沙发上的蓝悠悠走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