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71章 狗食闻着香,可口感却不好!

第271章 狗食闻着香,可口感却不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实在是太想知道那个锦盒里装的是什么东西了。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瞄了一眼正开车的小钱,那肉墩墩的憨厚模样,雪落觉得自己又要心机上一回了。

    “小钱,你家二爷那锦盒里装的是什么宝贝啊?”

    雪落故意装着不上心似的随口一问。

    “我不知道。锁着呢,没见着。”小钱如实的作答。

    这孩子可真老实!刚刚让他拿上车时,他也不随便瞄上一眼?

    “我觉得那锦盒里装的一定是价值连城的好宝贝!要不这样吧,我们一起打开看看如何?我们相互监督,不拿走!就只是看看!”

    雪落开始跟小钱玩起了宫心计。

    难免在心头暗叹一声:就自己这智商,也就只能跟小钱这种耿直的老实人玩下心机了。要是换了封行朗,自己就只剩下被戏耍的份儿了!

    真够可悲的!

    “车载保险柜上锁着呢!钥匙给了二爷,我们看不到的。”小钱又是一声大实话。

    “我们可以找一个开锁师傅来帮我们开锁啊!难道你就不好奇那锦盒里装的是什么吗?”

    雪落开始调动起小钱一颗特别容易好奇害死猫的心。

    记得上回给大哈买狗食,他愣是好奇的一个个尝了过去,并总结出:狗食闻着香,可口感却不是很好!没有人吃的食物实在!

    “那可不行!二爷让我看好它的,我怎么可能监守自盗呢!监守自看也不行!”

    虽然小钱有一颗好奇害死猫的心,但他却有更强烈的做人原则。尤其把他二爷封行朗的话当圣旨,任何人都无法撼动二爷封行朗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雪落顿时就失望了。这傻劲儿的小钱,还真够讲原则的!监守自看都不行!

    “不过太太,那锦盒里应该没装什么贵重的东西。我拿着它很轻,晃着像是小本本之类的东西。我觉得应该是二爷的支票本!”司机小钱随口说道。

    小本本之类的东西?雪落一下子就震惊住了。

    她可以肯定那锦盒里不是什么支票本。一来支票本完全没有必要放进一个精致锦盒里,二来如果封行朗真要贿赂那个简队,一张签好名填好数支票就可以了。关键现在完全可以网上转账等等,用不着如此的招摇过市。

    既然小钱说晃着像小本本,那应该就是小本本!

    可究竟是什么样的小本本呢?能让简队一见到就说是误会一场?

    难道是自己跟封立昕的结婚证?回忆那个锦盒的长度和宽度,放两本结婚证应该刚刚合适。

    可自己报警的是他封行朗施暴强行睡了她林雪落啊,拿她跟封立昕的结婚证来有什么用呢?

    那只能更好的说明他封行朗这个小叔子对她这个嫂子所做的事儿是如何的大逆不道!

    显然,应该不是自己跟封立昕的结婚证!如果真是,那也犯不着用个锦盒装着啊!生怕别人瞧见了似的!

    怕别人瞧见?

    那又是怕谁瞧见呢?是她林雪落?还是蓝悠悠?

    雪落突然间联想到了袁朵朵的话:【你想啊,封行朗能假扮封立昕来欺骗你的感情,为什么不可能假借封立昕的名义而真娶了你呢?】

    难道说……那锦盒里装的是自己跟封行朗的结婚照?

    雪落被自己这太过大胆的想法吓出了一脑门子的汗来!

    他封行朗又不缺心眼,怎么可能娶她这个平凡得一板砖下去能在大街上砸中一大片的女人?

    以封行朗那倨傲又狂妄的德性,想想都不可能!

    除非……他是被逼迫的!

    那么,在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这么逼迫他封行朗做自己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呢?

    还真有这么一个人,那就是他大哥封立昕!

    好吧林雪落同学,你实在是想太多了,也想太远了!

    “太太,您怎么突然跟蓝小姐一起来警察局报警了呢?早上我还听说蓝小姐抓你跟二爷的奸来着。”

    说完之后,小钱突然意识到自己又缺心眼了。其实他想表达的是:你跟蓝小姐早晨还是水火不相容的死敌,怎么几个小时后,却成了手拉手一起来警察局报案了的好姐妹了呢?

    这正常的剧情发展不应该是两个情敌开撕的节奏么?

    “对不起啊太太,我又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了,我自己掌嘴!”

    意识到自己一个家仆不应该掺和和过问主子们的事儿,小钱象征性的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雪落一囧,真不知道如何作答小钱这很傻很天真的话。

    这是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看来自己跟封行朗有歼情,就快成申城人皆知的丑事儿了!

    唉!其实雪落也不想闹到警察局里来。因为她自己也要脸的!

    可当时蓝悠悠一副非要把她拉去医院检查身体里究竟有没有封行朗留下的东西,如果自己不承认,以蓝悠悠的戾气,肯定会闹得整个学校人尽皆知!到时候,她林雪落在学校里就只能带着面具了!

    回到学校时,已经过了食堂的饭点儿。雪落便在小吃一条街上吃了一碗兰州拉面。至少要好过回宿舍里吃泡面。

    雪落刚进宿舍,袁朵朵便丢下手里的舞蹈教程视频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垂头丧气中的雪落。

    “林雪落,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跟封二少偷偷摸摸出去吃大餐过二人世界去了?竟然把我丢下,你太没义气了!”

    雪落啥也没说,张嘴便朝袁朵朵呼出一口气来,“闻出来了没有?正宗的兰州拉面味儿!”

    “那你早上怎么没来上课啊?去哪儿野了?”

    袁朵朵那逼供的口气,越来越有封行朗的范儿了。因为仰慕,所以袁朵朵会潜意识的去模仿和记忆封行朗的言行举止。

    “肯定又跟封行朗逍遥并快活去了!就像上回那样‘她正在我怀里’……天呢,霸道总裁,浪漫得冒泡儿!”

    袁朵朵是各种羡慕妒忌,但却不会有任何的恨意。

    雪落欲哭无泪!自己总不能说:刚在警察局里报警,控告封行朗强歼的吧?

    保不准袁朵朵一定会说她:得了便宜还卖乖!

    精疲力尽的雪落躺回她的小板床之后,又开始忍不住的去想那个锦盒。

    那个锦盒里究竟装的是什么东西呢?

    如果是结婚证,又会是谁跟谁的结婚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