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70章 竟然还有这种个人嗜好?

第270章 竟然还有这种个人嗜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并没有甩开蓝悠悠,任由她扯拉着自己的一条手臂。

    他侧眸,淡淡的看了一眼用浓妆掩饰着泪痕的脸庞,还有那手背上被木刺划破的褐色干涸血污。

    封行朗温淡着声音朝一直紧拽着他胳膊的蓝悠悠说道:“放心,我不走。我是来坦白从宽,跟简队长交待作案过程的。”

    蓝悠悠就这么瞪着封行朗:这个男人竟然承认自己强行把林雪落给睡了?要是罪名成立,他岂不是要在监狱里呆上好几年?

    蓝悠悠的眼眸里闪动着泪花,有哀怨,有不甘,有愤怒,也有不舍和眷恋。

    封行朗凑近蓝悠悠的耳际,温清清的耳语。

    “我一会儿就出来!乖乖在外面等着。嗯?”

    蓝悠悠松开了封行朗的手臂,就这么呆滞着目光盯看着他跟简队长进去了里间的审讯室。

    而雪落的目光一起锁定在封行朗手中拿着的那个锦盒上。

    她现在完全可以确定:那个锦盒就是几个月前,莫管家听从封立昕的意思,拿出来准确送给她做见面礼的。可后来却被封行朗那个魔鬼给抢去了。

    他今天拿这个锦盒来做什么?里面装的是很贵重的金银珠宝么?

    明目张胆用来贿赂的?这也太嚣张了吧!

    雪落记得,封行朗说过她不配接受这锦盒里的东西!

    说她不配?自己还不稀罕呢!

    不过隐约之间,雪落觉得这锦盒里应该不是什么贵重的金银珠宝!

    里间的审讯室里,封行朗将锦盒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两本结婚证递送给简队长。

    “简队,让您费心劳神了。”

    “封总,您客气了。劳烦您亲自来走一下过场,实属简某办事不力。但那个叫蓝悠悠的女人实在闹腾得利害,我也是无奈之举啊!”

    简队也是有苦难言。这个蓝悠悠撒起泼来,一般人还真hold不住。

    等简队翻开结婚证后,先是震惊,然后就笑了,似乎有些疑惑不解:“这封太太好像说她自己是您大哥封立昕的……”

    简队欲言又止。因为他已经检查出这两本结婚证都是真实的,并非伪造。换句话说,是那个林雪落撒谎了。

    “我太太并不知情!我喜欢玩些刺激的游戏……个人嗜好而已。还望简队守个口。”

    “一定一定!个人**嘛!”

    虽然简队脸上堆着笑意。但他还是理解不了封行朗的这种个人嗜好!

    这让自己的老婆不当自己是老公,而是当别人是老公……竟然还有这种个人嗜好?也真够奇葩的!

    让自己的老婆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以为她自己被强了,再来警察局报案,然后拿出这两本结婚证来息事宁人……这套路实在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干得出来的。

    不得不说,这有钱人就会玩!连自己的老婆都玩!而且还玩得相当刺激!

    大概十分钟后,封行朗便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手里依旧拿着那个锦盒。

    “小钱,把这个盒子送到车上的保险柜里去,然后把保险柜的钥匙拿回来给我。”

    封行朗首先处理的,却是他手上的锦盒。

    让小钱锁进车载保险柜里说明:这锦盒里的贵重物品应该还在!不然一个空锦盒完全没有要锁的必要。这锦盒虽说精美,但也不至于价值连城。

    “好咧二爷!”小钱从封行朗手中接过锦盒,便屁颠屁颠跑去奔驰商务车里锁上了。

    小钱虽是个憨人,但办事儿还是一板一眼的。封行朗吩咐什么,他就不折不扣的完成什么。

    “大队长,现在可以抓人了吧。”

    蓝悠悠再次威逼着简队长,“我可以当证人!”

    “误会一场……误会一场。”

    简队被蓝悠悠折腾得实在够呛。封行朗又让他守口,所以一时之间,他也拿不出有力的理由来为封行朗开脱罪名。只能一个劲儿的重复这空洞的官腔话。

    “有什么可误会的啊?人家都实名来报案了!你是不是收了封行朗什么好处,所以才替他使劲的开脱?”

    蓝悠悠一边威逼着简队长,一边上前来抓过一直闷不吭声的雪落。

    “林雪落,你是当事人,你跟简队说:你要控告他封行朗强歼罪!”

    雪落难为情到无地自容。毕竟这不是什么要脸的事。尤其面对封行朗,她更是局促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要知道昨天晚上,她是有多么的纠缠这个男人,几乎到了无法分离的地步。两人就那么合二为一体了大半个晚上,沉沦在男人的温情乡里,无法自拔。

    可现在却要控告这个男人强行把她给睡了,实在是有些情不属实。

    所以雪落不敢直面封行朗,一直低垂着头。

    “小钱,送太太回学校。”封行朗从小钱手中接过了车载保险柜的钥匙。

    “好咧。太太您请吧。”

    “林雪落,你不许走!一会儿还要给你验身呢!”

    蓝悠悠一直紧扣着雪落的手腕,不让她离开。

    一听说要给自己验身,雪落整个人都不好了。当然是走为上计了。

    “悠悠,我这个案子,就交给你全权代理吧。我斗不过封行朗的,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雪落将这个棘手的事件一股脑推抛给了蓝悠悠,由她去直接对付封行朗。

    封行朗那俊逸的眼眸眯得好不深邃:这傻白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心机了?

    昨天晚上还在他的身之下婉转得迷人,这穿上了牛仔裤就不认帐了?而且还联合上蓝悠悠这个刺头来一起对付他封行朗……真是个城府颇深的心机女!

    雪落不等蓝悠悠厉斥什么,也不敢去迎封行朗那骇人的目光,得以脱身的她,立刻转身逃离了警察局。只要不让她验身,什么都好说!

    再说了,封行朗这个恶男让蓝悠悠这个刺儿头好好的教育一下也好,免得太过他狂妄自负!

    以蓝悠悠刚刚的愤怒,一定不会让封行朗好过的!

    她相信蓝悠悠有她林雪落所不及的能力!

    说实在的,雪落挺想留下来看好戏的。只是一想到有可能会被强行拉过去验身,雪落最终还是落荒而逃了!

    奔驰车上,雪落深呼吸再深呼吸,慢慢的将心头狂起的波澜平息下去。

    于是,她又想到了那个锦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