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66章 不是突然想起,而是根本不能忘记!

第266章 不是突然想起,而是根本不能忘记!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不知道自己在何时爱上了这个男人。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或许早在那里清晨,她看到一个倨傲邪肆的,一个人独坐在偌大的餐桌前吃着丰盛独食的男人!

    他浮魅的斜视着她,说着让她脸红心跳的话:一大早就那么春心在荡漾的盯着他看!

    男人的用词实在是太难听了!

    直到现在雪落才知道,那不叫什么春心,而是叫情窦初开。

    在这风华正茂的年华,在那美好的春晨,一颗爱慕的心,便已经倾向于这个男人了!

    雪落憧憬中的爱情,应该没有身分地位悬殊的困扰,更不带任何金钱的浅俗,有的只是两个人的你情我愿,相亲相爱!

    可是雪落错了!这个男人实在是太优秀了,显赫神秘的身份,却还有一副人神共愤的高颜值。

    以及自己跟他所不可逾越的道德身份!

    让雪落第一次体会到了爱情之路上残酷的现实!想爱,却不敢爱,亦不能爱!

    肚子里的小乖快三个月了,也是她即将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

    或许在很久很久的以后,她都不能再跟这个男人温存了。也许就是这一辈子,最后一次。

    雪落真想好好的爱一爱这个男人!用劲自己全部的力气!

    “行朗,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今晚你温柔一点儿好吗?”

    雪落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竟然开始主动要求男人跟自己做那种事。

    她还是毅然的吻了他。

    虽说她的唇在颤抖!

    虽说她的眼眸里积聚的呼之欲出的泪水!

    让封行朗倍感惊艳的是:他感受到身之下的女人竟然主动的吻了他!而且还用上了他所喜欢的浅嘬!他兴奋得全身荷儿蒙剧增,感觉真的是比想像中还要好。

    封行朗觉得自己的魂都快被这个女人给吻走了!整个人无比的陶醉。他的气粗了起来,瞬间高亢,浑身愉悦,手不自不觉中抚上了雪落的细软……

    “行朗,抱抱我!”雪落的一声娇喃,封行朗开始热血以沸腾。

    静谧的悠夜,柔情的灯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正如封行朗所说的那样,很适合做一些男红女绿,且有利于身心健康的事儿。

    封行朗想不到自己也能温柔好耐心成这样:在女人的一再要求下,和哼哼卿卿的泣求之中,他觉得自己温情得都快不像他自己了。

    他将自己养在她的身之中,没有肆意妄为的鲁莽独自寻乐,而是让女人一点一点儿的适合他的强大,每一次似乎都带上了一种叫‘爱情’的东西!

    有一种最美丽的成熟,不是青春而是思想。忘不掉的是过去,缅怀的是记忆!

    或许在今后的某一天,不是突然想起了今晚,而是根本不能忘记!

    她的爱情,注定有诸多坎坷要过,可她跟小乖的生活还得继续。

    ******

    晨曦透窗而进,将大庥上的两个年青的身体瞧了个遍。

    门外,传来了带上怒意的叩门声,一声比一声戾气。

    “封行朗,我知道你在时面,快给我死出来!”

    那是蓝悠悠的声音,满是狂燥的怒暴之气。她回来了,而且已经在楼下的客房,以及封立昕的医疗室寻找过一遍了。

    院落里,停放着封行朗那辆招风惹眼的法拉利。很好的说明他人已经回到了封家。

    而且蓝悠悠还得知:林雪落那个白莲花昨天晚上也回了封家。

    两个人都不在楼下的客房里,而且这间婚房的门还是反锁着的。所有的现象都表明了一点:封行朗真跟林雪落那个白莲花睡在这个被反锁着的房间里!

    两个原本就关系爱昧不清的人,竟然睡在了同一间房里,昨晚都干了些什么,那就不言而喻了。

    蓝悠悠的肺都快被气炸了!

    他们怎么能这样?趁自己不在,竟然做出这种苟且之事来!

    这一对狗男狗女,还要不要脸啊!

    即便她蓝悠悠不在,可封立昕又没死,他还在这幢别墅里啊!怎么可以在他哥的眼皮子低下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恶心事来呢!

    蓝悠悠真想拿把刀冲进去杀了这对狗男和狗女!

    不!先杀了林雪落那个白莲花,然后再割了封行朗的作案工具喂大哈!

    被那个贱女人用过的东西,估计连大哈都会觉得恶心吧。

    “封行朗,快醒醒……快醒醒……是蓝悠悠!她回来了,正在门外叩门呢。”

    雪落被蓝悠悠又是砸门,又是厉吼的声音给扰醒了。

    见着自己跟封行朗身不着半缕的睡在一起,她也来不得害羞了,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肚子里的小乖。要是让蓝悠悠看到他们俩睡在了一张庥上,还不得拿把刀把她给砍了啊!

    从门外蓝悠悠那气急败坏的厉吼声完全可以判断出:雪落会有这种想法,并非夸张。

    “听到了!让她闹去吧!”

    封行朗翻了个身,将雪落的一半身姿压在了他有力的劲腿之下。

    而房间的门外。

    “蓝小姐,二少爷真的不在房间里,您就别再砸门了。小心伤了自己。”

    安婶的意图很明显:想高声提醒着房间里的人。

    “滚开!用不着你管!你要是敢拦着我,我连你一起砸!”

    蓝悠悠不知道从哪里搬来了一张椅子,奋力的甩砸着婚房的门。

    “蓝小姐,你别再砸了……你手背都流血了。”

    提醒房间里的人固然重要,可安婶也心疼这个被大少爷封立昕一直深爱着的女人。

    只要蓝悠悠能跟大少爷封立昕相亲相爱,安婶一定会比关心雪落更加的关心她。

    毕竟封立昕已经残容残身,要是蓝悠悠真能一辈子守着他,安婶肯定更加敬重惜爱蓝悠悠。

    “我说过了,不要你管我!给我死一边去!”

    蓝悠悠一个奋力的推搡,径直把上前来夺椅子的安婶推倒在地。

    “封行朗,我知道你在里面!跟那个白莲花很快活吧?你个缩头乌龟,不敢出来是不是?”

    蓝悠悠已经濒临失控,一边谩骂,一边用已经破损的椅子怒砸着房间的门。

    而房间里,雪落都快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

    要是蓝悠悠真的发起疯了,后果不堪设想。

    他封行朗可以没脸没皮的无礼蓝悠悠的闹腾,可她林雪落却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