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65章 女人想要的是温存

第265章 女人想要的是温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估计只要是个正常的男人,看着女人撅起的翘臋,都会或多或少的把持不了。复制网址访问

    但封行朗的目光,却从雪落的翘臋上转移,在被女人翻得凌乱成一片的婚房,整个人都寒沉了下来,变得冷静。

    “找什么呢?我帮你一起找吧。”

    “不用!我自己找……”

    正忙着的雪落,条件反射的应了一句。可话还没有说完,她整个人就不好了。

    因为她发现:那个询问自己‘找什么的’的人并不是袁朵朵,而是……封行朗!

    封行朗怎么会进来的?自己明明把门反锁了的啊?

    好吧,这个男人向来能够进出自如于封家的每一个房间。

    雪落抬眸,迎上了封行朗讳莫如深的目光,像是要将她给洞穿似的锐利。

    “封……封行朗,你回来了?”

    雪落忐忑不安得贝齿都在打颤。怎么好死不死的就让这个男人给抓了个现形呢?

    “找什么呢?”

    封行朗问得并不凛冽,带着少许的懒散。那眸子里的冷意,却让雪落不寒而栗。

    “我在找……笔!”雪落瞄看到床头刚好放了一本书,“我刚刚看书的时候,笔掉在庥下了。”

    “这笔,还能掉进衣橱里去?”

    封行朗瞄了一眼被雪落翻得一团糟的整体衣橱,冷飕飕的反问。

    “刚刚没找着掉了的笔,所以就想从衣橱里能不能翻出支新的笔来先用上的。”

    雪落并不擅长于撒谎。一张脸憋劲儿的通红,看起来有些俏皮的傻气。

    “你要找的笔是不是黑色的?”封行朗随口一问。

    雪落一怔,不知道封行朗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便本能的连连点头附和,“对对对,我掉的笔就是黑色的。”

    “哦……”

    男人拉长着声音,配合上他那邪气的俊脸,雪落有种掉进坑里的感觉。

    “不巧了,我刚刚进来时候看见一只老鼠,嘴巴里正叼着一只黑色的笔往外跑了!”

    封行朗悠然着声音,跟说故事一样。

    可不就在说故事么?哪有老鼠会叼着一只笔满屋子跑的?这分明是在嘲笑她林雪落撒谎撒得太幼稚了,这智商边老鼠都看不下去了。

    “既然被老鼠叼走了,那我就不找了!晚安!”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雪落撒腿就朝婚房门外冲过去。

    可她实在是高估了她自己,却低估了封行朗。在她还没迈出第二步时,一条遒劲的手臂便环住了她的腰际,奋力的一个回身推搡,雪落整个人就被封行朗暴戾的甩上了庥。

    虽说这庥有极好的弹性,可还是把雪落给震得个七荤八素。连肚子里的小乖似乎都跟着颠了身。

    “说,你究竟在找什么?”封行朗冷冽着声音盘问。

    “钱……我在找钱!”

    雪落连忙找了一个可以让封行朗能相信的借口。她在他心目中向来以‘拜金女’的便签存在着,那一个拜金女在满屋子找钱,可信度应该还是有的。

    自己总不能跟这个男人实话实说是在找结婚证吧!

    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在质疑所嫁之人不是封立昕而是他封行朗,不被他笑死才怪!

    “找钱?找什么钱?你缺钱用了?为什么不去跟莫管家拿?”封行朗又是一声责问。

    “我找我的私房钱!前几天藏在这个房间里的,现在却找不着了!”

    雪落发现:自从自己嫁进封家之后,还学到了一个特别强大的技能:就是能面不改色心不乱跳的撒谎!

    “既然找不着了,那就不用找了!缺钱了可以跟莫管家拿。又或者,你可以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其它方式从我身上赚回去……”

    封行朗欺身俯下,将自己的一张俊脸无限的放大在雪落的面前。

    “就比如说今晚,你可以选择把我伺候好,缥资什么的,还是相当可观的!在这方面,我从不亏待女人!”

    男人的话,绯红了雪落一张白净的小脸,只要一跟他谈钱,他就往那种破事上想!

    还真把她林雪落当成那种女人啊?

    “林雪落,如果你乖点儿,兴许明天还能愉快的去上学;但如果你不乖……明天就只能在这张庥上躺着了!”

    封行朗又习惯性的用自己的手指去缠绕雪落柔顺的发际,一圈儿一圈儿的,重复着这简单又单调的动作。似乎,他很享受这种简单动作带来的短暂踏实感。

    已经是个准妈妈的雪落,当然能听得懂封行朗言语中所饱含的内在含义。

    跟这个邪肆的男人相处久了,想再纯洁回去,似乎还挺不容易的。

    如果说出淤泥真能不染,可为什么那些拔出来的莲藕,都是污泥满满,非清水不能洗净呢?

    “封行朗,你……你想干什么?”

    明知男人要干些什么,可女人还得明知故问的问得这么愚蠢。

    “你看这静谧的夜,轻幽的风,爱昧的灯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很适合做一些男红女绿的事儿!”

    封行朗为了哄住身之下有些不太乖的女人,连这么富有诗情画意的句子都用上了。

    雪落觉得自己的心中像是被丢进了n只小鹿,蹦哒个没完没了似的;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加速不已的心跳,因紧张而起伏不平地张着嘴巴,努力想要获得更多的氧气。

    “我们多久没在一起过了……你一定也很想吧?”

    封行朗把自己的一张俊脸贴了过来,靠近些,再靠近些……逼迫着雪落凝视着他的容颜!

    他是个英俊的男人,也是个健壮的男人。

    雪落用双掌撑着他越来越近的匈膛,感受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男人这一刻的柔情,让雪落有些把之不住;男人会气血狂腾,其实女人也会。

    雪落感觉越来越热。体中的血液奔腾得更加欢快了,一股热气在全身上下流窜着!

    封行朗炙热的口息拂在她的脸上,脖颈上,她的脸绯红了一片,就连耳珠也红似宝石般,整个人玄玄幻幻地看着男人那双深邃而明亮的眼眸,脑袋嗡嗡作响,再也无法思考。

    吻,自然天成!

    封行朗真的没想到:自己几句诗情画意的言语,就能博得这小白甜的温顺!

    看来,今后得多用这招儿!

    女人想要的,是男人给予的温存;而男人更多的只是期待身体之上的实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