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64章 寻找结婚证

第264章 寻找结婚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小时后,封行朗赶回了封家。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安婶一边做着卫生,一边翘首以盼着二少爷封行朗的归来。

    “我哥睡下了?”

    这是封行朗每次晚归必问的话。

    “大少爷今晚吃得挺好。我给他做了些新鲜的鱼丸换口味。估计是没能等到蓝小姐回来一起用晚餐,大少爷还是有些不开心的。”安婶如实的作答着大少爷封立昕的生活细微。

    封行朗微微蹙眉,快速冲洗干净自己,他健步上楼去看望大哥封立昕。

    “二少爷,”安婶唤了一声,“太太今晚也回来了。刚吃饱上二楼去了。在婚房里等着呢!”

    听起来安婶好像是在提醒封行朗:给封家造子嗣的艰巨任务!

    “嗯,我知道了。”

    封行朗不动声色的哼应一声。可身体中的某些因子却跳跃也起来。不用说,它们是喜欢上林雪落那个傻白甜了。

    封行朗进来医疗室的时候,封立昕并没有入睡,而是一遍又一遍的抚着蓝悠悠的那张已经泛旧的照片。

    见不着人,看看照片也好!只是越看,相思的意念就越重,也就更加的无法入眠。

    今晚金医师不在,留守的是莫管家。原本新请了一个医生,但封立昕似乎对陌生人一直很排斥,封行朗便不让那个医生住进医疗室里。金医师不在的时候,便只能辛苦莫管家了。

    或许是躺久了,耳朵对声音扑捉得更细腻。在封行朗进来的时候,他立刻将手上的照片藏进了被子里。然后紧闭上双眼,装出一副已经入眠的样子。

    “睡着呢?”封行朗悠声一问,“奇了怪了,这封大少爷没见着蓝悠悠那女妖精,怎么舍得独自入睡了呢?”

    封行朗是故意这么说的。他也跟莫管家守过封立昕这么长时间了,又怎么会不了解封立昕的睡眠习惯呢。

    封立昕没有中计,依旧紧闭着双眸,没有睁眼,更没有张口说话。一直维系着睡着的模样。

    “真睡着了?”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上扬:从封立昕的继续装睡也不难发现,他今晚的心情真的很糟糕。

    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探进了封立昕的绒毯,轻轻的在他不平整的脚面上抚过,一点儿一点儿的上移着,检查着他的体温,也检查着他皮肤的创伤面积。

    绒毯中的封立昕一直一动不动着,一来是因为他皮肤的敏感度已经不如常人,二来他真的不想让封行朗发现他内心的小秘密。

    当封行朗手挪到应该是封立昕胳膊放置的地方时,他发现封立昕握着蓝悠悠照片的手有着明显的避让。

    “这照片都旧成这样了,还天天握着呢!舍不得丢?”

    封行朗拽住了那张照片的边沿,可这一回嗜蓝悠悠照片如生命的封立昕竟然松开了手,让封行朗轻而易举的就将那张照片给抽拿开来。

    经过这段时间的康复治疗,封立昕的手已经有了一定的握力;但这一回封行朗清楚的感觉到,是封立昕自己主动把手松开的。

    “想女人了就说呗,不丢人!”

    封行朗打开了床头的灯。灯光很柔和,并不刺眼。可封立昕的脸却偏在了一旁。

    “行朗,放过悠悠吧。我跟她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你不要再逼迫她留在封家了。”

    良久,封立昕才把自己酝酿了一天的话说了出来。

    “放心,我会跟你一起去美国做治疗的!不会再做任何傻事了!”封立昕又补充上这番话。

    看着病庥上连自己都回避着不肯面对的大哥封立昕,封行朗的心间一阵狠疼。

    “真的假的?大哥,你真能放下蓝悠悠了?”封行朗却是一副轻松诙谐的口吻。

    “行朗,我真的能放下了!相信我!放过悠悠吧,我对她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封立昕肯定的作答。

    “那好!她是你爱过的女人,我就网开一面,就不亲手做掉她了!我会把她送至警察局,让她去直面一个凶手应该有的下场!即便命大判不了死刑,二十年的有期徒刑是免不了的!”

    封行朗肃然清冷着口吻。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不!你不能把悠悠送去警察局!她还那么年青……”封立昕急切了起来。

    “她还年青,那你呢?你封立昕才三十岁啊!大好的年华,却每天与轮椅和药物作伴!”

    封行朗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咆哮,“你只知道为她着想,可她为你着想过没有?你又为你自己着想过没有?我是不会放过她的!她唯一可以赎罪且不用死的方式,就是一辈子守在你的身边!”

    “那是她的命!”

    封行朗阴森森的言语,如同来自地狱的恶魔。

    被封行朗这么一吼,封立昕反而平静了下来。

    良久,他才委婉着声音恳求似的说道:“行朗,那你能不能对悠悠好点儿啊?她又不是故意害我受伤的。想来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封立昕,你没得救了!”

    封行朗真对封立昕无语透了:那女人都把他害成这样了,他还能替那个女人求情说好话?

    走出医疗室的封行朗,满染着戾气。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

    对于医疗室里发生的争吵声,雪落全然不知。

    此时此刻的她,已经将整个婚房翻了个底朝天。所有的抽屉和橱柜,雪落都翻了个遍,都没能找到自己跟封立昕的结婚证。

    可雪落明明记得结婚当天,民政局的人亲自上门给办理的。

    怪就怪自己当时很傻很天真,也没有看一下盖戳后的结婚证。

    雪落记得当时自己只拍了一张单人照片,想来是用做后期跟封立昕照片合成的。封立昕被大火烧成那样,结婚证上的照片,应该是用他出事之前的照片才对。所以当时雪落被拍了单身照片,也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

    现在想来,好像这前前后后,她都没见着男方签好字的婚姻登记表,更没有见过所谓的结婚证。

    这结婚证难道不在婚房里?而是被封立昕,或是莫管家收着?

    会不会藏在床低下?

    雪落不放过一个可能藏有结婚证的角落!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雪落撅着弹性极好的小p股正在婚床下面翻找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