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62章 就像驯服一只不可控的头狼!

第262章 就像驯服一只不可控的头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一家私立医院。  .

    封行朗赶来这里时,已经是夜幕低垂。

    叶时年打电话告之:丛刚受伤了,而且还受了重伤。于是,封行朗便赶了过来。

    穿过长长的幽暗走廊,叶时年迎了上前。

    “朗哥,您来了。丛老大在里面正开膛破肚着呢。”

    叶时年的说法并不夸张,只不过用词实在是太过血腥了。做手术就做手术,非得用上了‘开膛破肚’这样的字眼。听得直瘆人。

    “是要死了吗?”封行朗蹙眉。

    “还没死!都伤成那样了,他还能自己开车到楼下,够牛掰吧!”

    叶时年对丛刚的敬佩瞬间爆棚。他也是拳手出生,但他觉得自己的意志力要远不及丛刚来得坚韧!坚韧得不把自己当人一样看待!好像那身体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一般!

    封行朗微敛眉宇:他相信丛刚死不掉。因为在唐人街把奄奄一息的他捡回时,他就跟死的一样,可后来却还是活了过来!这回他还能开车自己来这家私立医院,说明伤情并不算太糟糕。

    在手术室的门外,封行朗顿住了脚步,回眸微眯向一旁正朝手术室里张望的叶时年。

    “时年,刚刚你叫丛刚什么来着?丛老大?”

    封行朗菲薄的唇勾起一丝冷意的弧度,“你叫丛刚老大,叫我朗哥……他这是要造反的架势么?”

    叶时年着实一怔,连忙纠正道:“朗哥,您是最大的头儿,丛哥比你小多了!”

    “真比我小?说得你好像见过他的小头似的!”封行朗嗤声冷哼。

    “还真没见过!估计不等我见到他的小头,我的大头就已经不保了!”

    叶时年苦下了一张脸。他向来畏惧丛刚,总觉得这个丛刚像是个外星生物,从不会跟他们打成一片,向来喜好独来独往,神出鬼没。

    其实对于丛刚,封行朗也不是太了解。他喜欢丛刚的简单不复杂。安排给丛刚的事儿,他大部分情况下都能不折不扣的去完成。但偶尔也会擅作主张。只要不涉及原则,封行朗一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觉告诉封行朗,丛刚并不是一个能够轻易驾驭的主儿。但他封行朗还是硬生生的把他给驾驭住了!那感觉,就像驯服一只不可控的头狼!

    让封行朗痛并享受着!

    手术在一个小时后结束。封行朗竟然没有提前离开。而是给莫管家去了电话,让他把大哥封立昕照顾好。

    因为丛刚的嘴巴里,应该有他想要的线索。有关那条大鱼的线索!

    丛刚被盖在一条浅蓝的无菌布下。合起着双眸,看起来有些疲乏。

    在一边的医用托盘里,放着两枚刚从丛刚身体里取出来的带血子弹头,及一片断掉的半片刀刃。

    足以说明,丛刚受的伤很严重。

    “他的命,能保住吧?”封行朗蹙眉问。

    同时碳水化合物的身体,封行朗能够体会到丛刚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自己开车到这家私立医院来。

    “挺险的!那半片刀刃离他的心脏只有半厘米。”

    给丛刚动手术的医生,也是心有余悸。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的生命力能强到丛刚这个境界。

    “丛老大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

    看着托盘里的带血子弹头和那半片闪着寒光的刀刃,叶时年条件反射的一哆嗦。

    这些东西搁进谁的骨头和皮肉里,都会疼掉大半条命!

    封行朗将叽叽喳喳的叶时年赶去了门口,自己一个人留在重症监护室里受着半昏迷中的丛刚。

    盯着丛刚那张刚毅得棱角分明的脸庞,封行朗微微蹙眉。然后起身靠了过来,本能的伸手去掀丛刚身上盖着的无菌布。

    无菌布下的身体,除了那层层叠叠的包扎伤口用的医用纱布之外,便什么都不着。

    几乎是一瞬间,病床上一秒前还纹丝未动的丛刚,突然探出一只手来,准确无误的扣下了封行朗试图去掀开无菌布的手腕。

    封行朗到是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丛刚的反应速度竟然还能如此之敏捷。

    “没死呢?”他淡问一声。

    “我要是现在就死了,你也活不了多久!”

    丛刚缓缓的松开了手。目光盯在了封行朗还固定着夹板的右前臂上。

    这话说得,让封行朗的戾气在瞬间剧增。但又随之自我调节的缓合了下去。似乎他意识到:丛刚的话或许难听,但从某种意义上讲,却说的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实情。

    “原来你还会说中文?看情形,你暂时是死不掉了!”

    封行朗甩动了一下被丛刚厉扣得生疼的手腕。都伤成这样了,这蛮力似乎一丁点儿都未减。

    “你跟那人交过手了?”

    封行朗所指的‘那人’,便是在启北山城俱乐部里差点儿打断他右手臂的电线杆子。

    “他叫巴拓!蒙泰人!拳头很厉害。”丛刚简明扼要。

    “叫巴拓?还是个杂合品种?”

    封行朗复喃了一声,随后看向丛刚,言归正传:“那你是打赢了呢?还是打输了呢?”

    丛刚的目光从封行朗的俊脸上恍过,不答反问:“你猜呢?”

    “你都伤成这样子了,还用得着猜吗?”封行朗不似嘲讽,胜似嘲讽。

    “我有个礼物给你!在楼下越野车里的帆布包中!有兴趣可以看下!”

    丛刚并没有正面作答封行朗的嘲讽。

    “有那条大鱼的线索了吗?”这是封行朗最关心的。

    “没有!”

    丛刚应得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微蹙:丛刚回答得越是果断,他就越是生疑。

    难道他是想对自己有所隐瞒?

    “好好休息吧!放你一个月的假!”封行朗起身。

    “暂时把蓝悠悠留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在封行朗转身离开之际,身后传来丛刚这句意味深长的话。

    丛刚知道封行朗是个睿智之极的男人,这话,他当然听得懂。

    封行朗的步伐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顿了几秒后才离开。他没有去逼问丛刚有关那条大鱼的线索。

    如果丛刚不愿意主动告诉他,他是逼不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