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56章 戳瞎臭男人们的眼

第256章 戳瞎臭男人们的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踏入俱乐部的那一瞬间,蓝悠悠漂亮的柳眉就皱了起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很显然,她不太喜欢这乌烟瘴气的场所。还有那群让她一看就想戳瞎他们双眼的臭男人!

    至于那群卖騷的女人,蓝悠悠恨不得将她们身上那点儿可怜的遮点布给全扯下来。

    蓝悠悠更希望封行朗带着她去一个幽静的地方,只有他们俩的地方,无论奢华还是简陋,只要能跟他共度今宵就好。

    感受到了蓝悠悠的不快情绪,而且有了想打退堂鼓的抵触,封行朗探过长臂,轻轻的揽过了她的腰际。

    “怎么了?不舒服么?”

    “封行朗,你干嘛要带我来这里啊?你明知道我不喜欢这种肮脏的地方!”

    即便生怒中的蓝悠悠,也别有她美艳动人的一面。

    “这种地方怎么就肮脏了呢?即便不太干净,可也好过夜莊!您蓝悠悠小姐可是在夜莊里连弹了大半个月的钢琴呢!那时候怎么不嫌弃夜莊的肮脏了?”

    封行朗若有若无的冷冷一笑。他随时随地的提醒着蓝悠悠:你还欠着我哥的血债!

    蓝悠悠一张娇好的脸庞瞬间冷凝了下来。她知道封行朗恨她,但却惊慌于封行朗随时随地都这么恨她!只要跟她在一起,似乎都带着满腔的仇恨因子!

    “行了,我们赚点儿夜宵钱就走!乖点儿!”

    见女人听话的安静了下来,封行朗哄了蓝悠悠一声,便揽着她的腰朝里面走进。

    侍者迎了上来,封行朗洒脱的将手里的皮箱递送了过去。

    “满满一箱子的美金呢!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吧?快去给本大爷兑换成筹码!”

    封行朗当然是在演戏。一副我是大爷的模样!

    他将一个暴发户家的富二代演绎得惟妙惟肖。或许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引起别人的注意。

    侍者只是职业性的微微一笑:他们每天都跟钱打交道。这点儿小钱,也就够下一两次注的。

    但来者便是上帝。他们不会嫌贫爱富。至少表面上不会。

    封行朗环看上一圈儿,扑克牌,骰子,轮盘,各种仪器在转动着;千姿百态的惊叫,叹息,欢呼,女人们的尖叫,男人们的怒吼,等等这一切,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种金钱堆积起来的腐烂气息。

    封行朗看到了那个意大利人!他的身边或远或近的围绕着三个人。

    其中靠墙的一个杵得像电线杆子似的。目不斜视的二傻子样儿,跟丛刚有得一拼!应该就是叶时年口中的那个职业杀手之类的人物。

    封行朗揽着蓝悠悠盈盈得一握的腰际,朝着那个意大利走去。

    侍者端着兑换好的筹码跟了上前。

    其实封行朗递过去的那个皮箱是空的。演戏的道具罢了。可侍者盘子里的筹码却很可观,看起来足有两三千万之多。

    “本大爷看得起你们!陪你们玩了!”

    封行朗很大爷的将两百万的筹码推了出去。

    玩的是梭哈。既简单,又便捷。而游戏规则也简单。

    牌型比较:同花顺>四条>富尔豪斯>同花>顺子>三条>二对>单对>散牌。

    数字比较:a>k>q>j>10>9>8>7>6>5>4>3>2

    花式比较:黑桃>红桃>草花>方块

    玩好此游戏需要良好的记忆力、综合的判断力、冷静的分析能力再加上一些运气。

    而这些,都是封行朗所具备的。

    可那个意大利人显然看不起封行朗的粗俗。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暴发户似的。

    但谁的钱不是钱,赢起来又不扎手!

    第一局,封行朗赢了。足足赢了有一千万之多。

    似乎那个意大利人并不着急,一副放着长线等着钓大鱼的淡定从容模样。或许在他看来,像封行朗这个暴发户式的小混混,给点儿小甜头,才能让他输得更欢快!

    可接下来,封行朗的心思好像不放在牌面上了,开始跟蓝悠悠咬起了耳。

    他劲臂一勾,便将身边怏怏提不上神情的蓝悠悠勾在了自己的怀里,小手臂紧环过她的丰,将它们推之而起,加上蓝悠悠穿的是抹匈长裙,那呼之欲出的姿态,将在场的男人看了个血气正上涌。

    “宝贝儿,让我猜猜你下面衣服的颜色。”

    封行朗说的声音不高,但足够让在场的男人听到。那个意大利人似乎能听懂几句中文,看过来的目光也犯狼了起来。

    蓝悠悠一怔,似乎没想到如今的封行朗也会有如此邪流的时候。

    他抱着自己的手法,似乎还和从前一样。

    蓝悠悠美眸斜睨着封行朗,媚眼如丝,“那咱们回家吧!回家让你看个够!”

    “那多无趣啊!”封行朗邪肆的笑。

    “啊……”

    随着蓝悠悠那声媚入骨髓的惊叫声,众男人的目光再次聚焦了过来。

    因为封行朗的手已经探进了不该探的地方,“原来是黑色的……真乖!我喜欢的颜色!”

    其实究竟是什么颜色,封行朗并不知道。他只不过是随口说了个颜色罢了。

    众人以为封行朗直接扯出了蓝悠悠的小内,一个个变得更加不淡定起来。尤其是靠近蓝悠悠的那个意大利人,两眼像是要冒出火花来。

    封行朗刚刚只是在蓝悠悠的翘屯上狠捏上了一把,用上了足够可以引起她尖叫的力道。

    果不其然,蓝悠悠的尖叫声成功的引来了那个意大利人的目光,而且还是要冒出火来的目光!

    一个赌徒,绝大部分情况下跟情和色都分不开家的。这个意大利人也不会例外。

    突然,几乎是一瞬间,刚刚还跟蓝悠悠玩得好不欢乐的封行朗,在下一秒冷不丁的就变得暴戾起来,他从座位上一跃而起,上半身横过赌台,一把揪过了那个意大利人的衣领,随后其中,就是一记重重的右勾拳照准了他的脸颊打了过去……

    说实在的,当时的意大利人真被封行朗的这记快拳给打懵了!

    这画风突变得也忒快了吧?

    刚刚还热血好不沸腾的跟旁边这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调着浓浓的情,怎么拳手就突然砸在了自己的脸颊上呢?

    可蓝悠悠却看明白了:封行朗带她来这里的目的,只是为了寻衅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