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52章 关于睡在哪儿,这是个问题!

第252章 关于睡在哪儿,这是个问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还有,封立昕要封行朗承认他是她林雪落的什么人?

    该不会是拼头吧?还是承认他跟自己的歼情?无论是哪一个,雪落都觉得无地自容。

    这闹了半天,大哥封立昕只是想逼迫自己主动在林雪落这个白痴女人面前承认自己跟她合法的夫妻关系?

    要是这么个逼法儿,他封行朗就迫不得已的承认了,那得多无趣啊!

    单是这女人噤若寒蝉的小模样,就足够让他们兄弟俩消遣上好一阵子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承认不承认,又能改变什么?反而会少了很多的乐趣!

    或许封行朗从小到大的顽劣秉性,注定他不会主动的从别人的角度去着想。所以他又怎么可能会想到:你封行朗所消遣的乐趣,是建立在雪落痛苦和煎熬之上的!

    “怎么,不让我睡,难不成你想自己留着?”

    封行朗菲薄的唇角向上微微扬动,然后就说出了这么一句欠揍的话来。

    “封行朗,你……”

    封立昕着实被封行朗这邪气得让人牙痒痒的话给呛到了。噎得他都不知道跟这个混小子说什么了!

    “行了,给封立昕五分钟时间:要么,把这个女人留下你封立昕自己睡;要么,乖乖的把她给我交出来!我就在门外等着!过时不候!”

    封行朗站起身来,那挺拔的身姿里满藏着男人的力量感。

    “封行朗,你这个浑小子!你真舍得把雪落留下来吗?”

    封立昕有些中计的朝着封行朗的背影厉斥一声。似乎从小到大,像玩这种心机游戏,只有封行朗故意输给他时,他才能赢。

    “好!今晚我就把雪落留下来!你就在门外哭你的鼻子吧!”

    封立昕一个恼火,便话赶话的跟封行朗呛上了。想让他先松口,门儿都没有!

    走出医疗室的封行朗很清楚:他的女人林雪落呆在大哥封立昕的医疗室里,会一丁点儿事都不会有,而且什么事都不会发生。封行朗当然相信大哥封立昕的为人!

    只是……只是那傻女人主动去爬封立昕的庥,这让封行朗着实不爽!

    随着封行朗的离开,医疗室的气氛也变得尴尬起来。

    雪落连忙从封立昕的病庥上爬了下来,“立昕,对不起啊……”

    这声音道歉,似乎有那么点儿莫名其妙了:你这是爬的自己丈夫的庥,有什么可对不起的呢?

    “扰到你休息了。”随后,雪落又补充一句来化解自己的尴尬。

    “唉,”封立昕微微吁叹一声,“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我没想到行朗那小子给了你那么多苦头吃!也不怪他,都是我当初太鲁莽太意气用事了,没有顾及他的感受!”

    雪落怎么听,怎么觉得这是一个溺爱着自己弟弟的大哥,正在给弟弟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开脱他封行朗所犯下了一切罪行!

    听起来,封立昕俨然已经知道他宝贝弟弟轻薄过自己的事儿,可也没看到他封立昕怒发冲冠呢?竟然还是一副使劲偏袒和维护的言辞?

    雪落真的理解不了封立昕对封行朗的溺爱!俨然已经到了毫无原则的地步!

    雪落发现自己再如何的喊冤叫屈,在封立昕面前都无法得到伸张正义。

    “雪落,行朗真的很优秀,早晚有一天,你会发现他的好。”

    封立昕又柔声一句,“多给他些时间吧。也算是我这个做大哥的为自己的弟弟对你的恳求。”

    雪落已经听不下去了。她实在受不了这一家子人,无论是家仆还是管家,亦或者是一家之主的封立昕,都在撮合着自己跟封行朗?这,这也太荒唐了吧!

    雪落已经不想再跟封立昕讨论有关封行朗的任何话题。

    想起什么来,雪落追问一声,“对了立昕,那份离婚协议……您签好没?”

    想起来封立昕的手有可能无法握笔,雪落连忙歉意的又说:“要不我们再请民政局的人来封家一趟吧。”

    想到几个月前,封家也是将民政局的人请来封家办理的结婚证。

    “签是签好了……只是……”封立昕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雪落追问一声。

    “只是你未必想看。”封立昕微微的叹息。

    “我未必想看?什么意思啊?”

    雪落有些懵了。既然签都已经签了,怎么还有自己不想看的?

    那两个亿的礼金?雪落突然想到了这一点儿。

    “是不是您提出了其它的条件?那两个亿的礼金是么?”

    雪落问得小声翼翼。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拿不出那两个亿的礼金。而且又羞于启齿的回夏家问舅舅夏正阳要。

    “当然不是。这样吧,如果你真想看,一会儿问莫管家去拿。”

    封立昕虚弱下了声音。似乎被折腾得够呛。

    “哦,好的。”

    雪落欣然答应。既然不是那两个亿礼金的条件,雪落也轻松了不少。

    “封太太,大少爷要休息了。他今天的运动量已经严重超负荷了。”

    金医师察觉到了封立昕的疲惫。他还是个重症患者,经不起这长时间的闹腾。

    “哦,对不起,对不起。”

    雪落立刻起身,朝医疗室的门口退步。可在伸手看门之际,她又给顿住了。因为她想起封行朗那个恶魔男人刚刚说的话:会等在医疗室的门口。

    “放心吧,二少爷已经出门了。”金医师安慰一声。

    出门了?真的吗?

    雪落不放心的从智能可旋转猫眼里往外张望,发现整个走廊里都安安静静的,还真没有封行朗的魔影。

    在跟封立昕告辞之后,雪落便走出了医疗室。

    下楼梯的时候,雪落走得很慢,生怕封行朗像只野兽一样从某个犄角旮旯里扑向她。

    她都快胆战心惊成神经质了。

    “太太,快下楼吧。我刚给你煮了安神助睡眠的红枣羹汤,你喝完了好睡个饱觉。”

    楼下的客厅里,就只有安婶一个人在忙碌。不见封行朗的踪影,也不见其它人的身影。

    雪落四下环看,柔声问着安婶:“安婶,你家二少爷呢?”

    “哦,二少爷他……”

    安婶欲言又止,朝着楼上医疗室的方向瞄了一眼后,才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道:“二少爷刚刚带着蓝小姐一起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