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48章 渴望被女人关心

第248章 渴望被女人关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受到女人眷恋自己的目光,封行朗抬眸迎了上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微眯的眼眸里,满是浮魅之意。

    不经意间,他轻舔了一下自己菲薄的唇。

    雪落的目光连忙逃似的躲开。好像封行朗舔的不是他自己的唇,而是她林雪落的。

    好吧,用封行朗的话说,你林雪落春心又荡漾了不是?

    雪落难为情的埋下头,快速的扒拉着碗里的饭。

    看来小姑娘是需要他的滋养了!这挺好!说明她长大了,也懂事了!

    只是蓝悠悠那个女妖精也在,自己怎么才能避开她的视线,跟这个傻白甜做点儿男红女绿的好事呢!

    要是在封家做,危险系数会大增!可不在封家,自己能把这个傻白甜哄去酒店里柔躏么?

    这个女人可是越来越不乖顺了,动不动就跟他露出桀骜的利齿来!

    封行朗的目光随后朝蓝悠悠睨了过去:眸中泛着他们之间才能读懂的寒意。

    蓝悠悠是不愿意的,可是在封行朗目光的威逼之下,她才不情不愿的开始学着封行朗刚刚的动作,先从铁板牛柳中找出一根较细的牛柳丝,没用嘴咬断,而是直接用筷子隔成两段,将其中的一段在汤里面洗了洗后,才送至封立昕的嘴边。

    “立昕,再吃口牛柳吧。很嫩的。”

    蓝悠悠脸上堆起的笑有些生硬。如果这根牛柳是喂给封行朗吃的,又会是怎么样的生媚景象呢?

    “悠悠,谢谢……你自己吃吧。不用管我的,你多吃点儿。”

    封行朗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封立昕激动得身体都在微微轻颤。原来,他是如此的渴望被这个女人关心。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

    雪落也想喂封立昕吃东西,那亦是她这个做妻子的义务。

    可雪落知道,封立昕最需要的,还是蓝悠悠对他的关爱。哪怕只是一句随口的嘘寒问暖,一个简单的喂食动作,都会让封立昕无比的满足。

    封立昕真是着了蓝悠悠的魔!估计这辈子再也走不出她设下的圈儿。

    “喂点儿鱼丸儿吧,我哥爱吃。”封行朗跟言一声。

    看得出来,封立昕享受着蓝悠悠对他的喂食,所以封行朗决定便成人之美,逼迫蓝悠悠继续。

    蓝悠悠当然是不高兴的,她对封立昕本就毫无感觉,要不是因为封行朗,她一个高傲得向来以居高临下方式看人的矜贵女人,又怎么会屈尊降贵的喂封立昕呢。

    因为不乐意,蓝悠悠有些不耐烦的直接夹了一整个鱼丸喂到封立昕的嘴边。

    封立昕嘴唇上的肌肉走向已经扭曲了,根本不可能像正常人那样有敏捷的反应,更不可能把嘴张得那么大;加上蓝悠悠的不耐烦,筷子上的鱼丸就从他嘴边滑落下来,掉在了他的挡风围脖上。

    封立昕尴尬极了,尽力的想遮掩。

    封行朗立刻倾身过去,将那个掉落在封立昕身上的鱼丸咬进自己的嘴巴里吃掉,避免了封立昕的尴尬。

    “掉身上的,你怎么还吃了?”封立昕轻斥。

    “我连大哈都不嫌弃,又怎么会嫌弃你。”封行朗调侃一声。

    “臭小子,我可是你哥!你也管大哈叫哥吗?”封立昕尴尬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开来。

    雪落立刻用干净的小碗重新盛好几个鱼丸,并用干净的筷子将所有鱼丸隔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送到了封行朗的手边。

    因为一颗善良的心,成全了雪落这一刻的善举。

    虽然她什么都没说,可她真挚的善心却有目共睹。

    封行朗端起雪落夹成小块的鱼丸汤碗,再次娴熟的喂起了封立昕。

    整个晚饭之际,封行朗便不在多看蓝悠悠一眼。甚至于连一个白眼也没赏给她。却只是和大哥封立昕谈笑风生着。

    金医师欣慰的发现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是正确的:白天让封立昕在医院里治疗,每天晚上回封家休息。有亲情及爱情的呵护和陪伴,更有利于封立昕的身体康复。

    蓝悠悠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怎么就不能像林雪落那个白莲花那样,至少要把表面文章做好一些!

    晚餐过后,封立昕将封行朗叫上了二楼的医疗室。

    在封立昕的示意下,莫管家拿出了雪落签好的离婚协议,并递送到了封行朗的跟前。

    “行朗,这离婚协议雪落已经签好了!我并没有跟雪落解释你才是她法律上丈夫的这一事实。”

    微顿,封立昕意味深长道:“我想把这个机会留给你!”

    封行朗只是浅浅的扫了一眼那叠离婚协议,随后悠声冷哼。

    “两个亿的礼金,他夏正阳准确吐出来了?”

    “你只是惦记着你那两个亿的礼金是么?我替她还你!”

    “你替她还?”封行朗嗤声悠哼,“封立昕,你非得帮着一个外人来对付你弟弟?这好像不是你的行事作风!”

    “雪落不是外人!她是我弟媳妇!你不认她,我认!”封立昕果断一声。

    “得了封立昕,一个蓝悠悠你都搞不定,还好意思帮着林雪落那个傻小白出头呢!”

    封行朗悠声挖苦道。绝对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说你的事儿,你提悠悠干什么!”封立昕温斥一句。

    “哥,我知道你很想抱着蓝悠悠那女妖精睡上一觉!要不这样,今晚让金医师给她打上一针,让她乖乖的陪你睡一个晚上!即便做不了事儿,过个手瘾也好啊”

    封行朗消遣着封立昕。一来试探封立昕用蓝悠悠用情到什么程度,二来也想转移自己的怒火。

    林雪落个傻女人,竟然真敢提出离婚?而且还把签好字的离婚协议送来给封立昕?

    她这要是逆天么?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她!

    “臭小子,我可没你这么色!你小子可是越来越不正经了!”

    封立昕又是一声温斥。用上了两个男人谈论女人的诙谐口吻。

    “我不正经,总好过你假正经!明明就是想睡那妖精,却还装着一副绅士的模样!知道什么是绅士么?绅士就是:有耐心的se狼罢了!”封行朗邪气着言语。

    “臭小子,说你跟雪落的事儿呢!你跟我瞎扯什么劲儿!”

    封立昕似乎这才意识到:封行朗又在左顾而言他。跟他胡扯,拿他消遣。

    “赶紧签字吧!我还等着给雪落回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