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47章 羞涩没有了

第247章 羞涩没有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的俊脸也不是很臭,只是拉得有些长罢了。

    他依旧不动声色的在给封立昕活动着手臂,避免重新长得来的表皮组织硬化,从而影响到封立昕后期的植皮手术和康复治疗。

    “我们家大哈啊,现在跟雪落可亲了!因为它知道了雪落的好,善良又温婉。”

    封立昕接过了蓝悠悠的话。不想让气氛太过尴尬,更不想让雪落难堪。

    可言语之间,却满满的若有所指:一条哈士奇,它都能领悟到雪落的好,而且还跟雪落走得如此亲近;你封行朗一个大活人,难道就没发现雪落的好吗?

    换句话说:你封行朗连条狗都不如吗?

    好吧,也只有封立昕敢这么‘教育’被他宠坏了的桀骜又不驯的宝贝弟弟。

    封行朗依旧不动声色的给封立昕活动着上肢,似乎没听到一样。

    晚餐桌上,因为有了那碗鸡汤和小薯饼的垫饥,雪落已经不那么饿了。今晚的吃相也就相当的淑女起来。

    香气四溢的东坡肉摆上了桌,雪落看了一眼,最终还是没能有勇气朝那肥腻腻的五花肉伸去筷子。

    不过,内心还是挺想吃的。

    所以目光也就在上面多留上了那么一秒。

    封行朗的吃相依旧生猛。似乎看着他的好胃口,就觉得今晚的菜肴很美味,看客的胃口也会跟着好起来。

    尤其是他吃东坡肉时霸气的男人情怀,看着直让人忍不住的流口水。

    雪落是真的流口水,不过不是对封行朗,而是对盘子里的东坡肉。

    一种想吃又碍于情面的萌甜模样。

    第二块东坡肉入了男人的口,但只咬去了上面的肥膘部分,然后送去了雪落的碗里。

    雪落已经不是第一次吃封行朗替自己咬去肥膘的东坡肉了。反正十次八次是有了。

    所以雪落将那块被咬去肥膘的东坡肉送至自己的嘴巴里时,动作是娴熟又自然的。

    那一刻,一心想吃东坡肉的雪落,根本就没有顾虑到蓝悠悠那目瞪口呆的目光。

    封行朗竟然替林雪落这个白莲花吃肥膘?而且林雪落这个白莲花还吃得这么香?

    赤倮倮的歼情啊!

    “这小叔子替嫂子咬肥膘,还真够激一情的!”

    蓝悠悠的话,酸到了骨子里。她是故意说给封立昕听的,好让他知道他的宝贝弟弟跟他老婆当面都能爱昧成这样,不知道背地里已经玩到什么程度了呢!

    雪落这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竟然把男人咬去肥膘送过来的东坡肉吃得这么的欢快!

    雪落尴尬又难堪,一张脸羞了个俏红一片。

    可冷不丁的想到蓝悠悠那鬼魅的话:【所有惦记封行朗的女人都该死】,羞涩没有了,剩下的只是微微胆战,稍稍的心惊。

    刚刚在外门,封行朗也跟自己说过:一定要小心蓝悠悠。却没想到自己竟然顶风作案的跟封行朗这般的爱昧不清。

    小叔子给嫂子吃肥膘,还真够有激有情的。

    封行朗并没有着急作答蓝悠悠带酸的话,而是从铁板牛柳中挑选了一根细长的牛柳丝,用嘴咬去半截,送至自己的润口汤里洗去了佐料的附着,然后才送进了封立昕的嘴里。

    每一次给封立昕喂食,封行朗都格外的细致入微。

    曾几何时,他还是个洒脱不羁,每晚倜傥得不见人影的封二公子,可现在却成了蓝悠悠口中彻头彻尾的‘兄奴’。

    喂完封立昕之后,封行朗才不紧不慢的悠声开了口。

    “我家大哈只喜欢啃骨头,偶尔我也会替它把骨头上的肉给吃掉的!”

    好吧,这句话实在是太睿智了!不但解了雪落的围,而且还活学活用,将刚才把他封行朗跟大哈做对比的林雪落和封立昕也一并给框进去了。

    他封行朗替大哈吃掉骨头上的肉,刚刚又替雪落咬去了肥膘,又替大哥封立昕咬掉了半截牛柳……好像扳回了一局!

    “你小子,拐弯抹角骂人呢!”封立昕温斥一句。

    “哪儿敢呢!咱俩可是亲兄弟!骂您不等于骂我封行朗自己么!”

    封行朗用勺子沾了少许的红酒喂到了封立昕的嘴里。一般只要有他在,他就不会让人代劳。

    “你小子知道就好!”封立昕温声谩斥。

    “安婶,悠悠爱吃丸子,你单独用碗给她盛些。”

    封立昕当然也关心自己心爱的女人。只是苦于自己的手根本不能握筷子,只能麻烦别人代劳。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给蓝小姐盛鲜鱼丸子。”安婶边声应好。

    “这里不是有吗?干嘛非要麻烦安婶重新盛!哥,你也太偏心眼了!”

    封行朗一边撩言调侃,一边用勺子舀上了两个鲜鱼丸子送到了蓝悠悠的碗里。

    见封行朗也能亲自给她添菜,至少蓝悠悠心里还是美着的。吃着封行朗送来的鱼丸,似乎心情也好上了一些。

    雪落突然发现,其实封行朗真的很累。

    他大哥封立昕,他是舍不得让别人代劳伺候的;还要在她跟蓝悠悠这两个女人之间游慰。

    关键是,这两个女人还跟他大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也真够为难他封行朗的!

    “雪落,你学的什么专业?”封立昕柔声问。

    “传媒学。”雪落答道。

    “传媒学?偏向于文化传媒,还是广告传媒?”封立昕又问。

    “广告传媒。”

    “哦……难怪你之前给我做的那个笑脸的水果拼盘那么惟妙惟肖呢。”

    封立昕还记得,那是雪落嫁进封家不久。

    “你要是喜欢,我明天再做给你吃。把水果打成果泥,那样你就可以吃了。”

    雪落甜甜一笑。纯净又明媚,暖得如同可以鞠在手中的阳光一样。

    想到过几天就要跟封立昕离婚,雪落还是有些伤感的。

    她知道封立昕是个好男人,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她不想伤害她,可她又不得不跟他离婚。她不想顶着封立昕妻子的头衔生下封行朗的孩子!

    雪落下意识的抚上了自己的肚子,那里正孕育着她跟封行朗的孩子。

    能跟封行朗坐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的机会不多了,雪落便额外的珍惜。

    本能的,几乎是情不自禁的,雪落朝斜对面的封行朗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