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46章 封行朗VS蠢大哈

第246章 封行朗VS蠢大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立昕,你别这么说,我不委屈的!”雪落一激动就握住了封立昕的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收了封家二个亿的礼金,现在却又要提出离婚这档子事儿。

    好歹你也把钱退给人家,人家才能退货不是?

    她哪里会知道,就在此时此刻,商务车已经停在了封家院落里,封行朗那个暴男已经先回来候着他大哥封立昕了,而且还已经把商务车的车门在这一瞬间给打了开来。

    于是,封行朗便看到了这样的情景:雪落半匍匐在封立昕的脚边,正握着封立昕的手。

    看起来画面很温馨。可落在封行朗的眼里,却带上了刺意。

    他长臂一捞,径直就把林雪落从商务车里的手工毯上给捞抱了出来。

    “林雪落,你又回来干什么?”

    染怒的咆哮声。

    “是我去接雪落放学的!”

    封立昕立刻接过封行朗满染着怒意的话来,“怎么,我这个丈夫去接自己的妻子放学,难道不应该吗?”

    封立昕绝对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要刺激封行朗承认,并亲口说出事情的真相。

    封行朗的一张俊脸冷酷狰狞得想吃人。

    “封立昕,你故意是么?”封行朗冷斥道。

    封立昕好脾气的笑了笑,“我还真就故意了,你奈我何?”

    “信不信我把蓝悠悠那妖女人丢夜莊里去?”

    封行朗反将了封立昕一军。

    封立昕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封行朗,算你小子狠!”

    见封家两兄弟因为自己大吵了起来,雪落连忙圆场道:“你们兄弟俩别吵了,我这就走!马上走!”

    “你不用走。一起进屋吃晚饭。安婶可是专门为你忙碌了一下午。”

    封立昕挽留着雪落。他真的希望弟弟封行朗能有个纯净美好,就像雪落这样的好姑娘相伴他一生。

    封行朗一只劲臂像铁钳似的环在她的腰际,即便雪落想走,也挣扎不开啊。

    一边是封立昕的挽留,一边是封行朗的暴戾行径,雪落着实为难,本能生怯的侧头瞄了封行朗一眼。

    “莫管家,还愣着干什么,外面风大,赶紧把我哥推进去。”

    封行朗朝莫管家温斥一声。听起来他想先支走大哥封立昕。

    “行朗,一会儿记得领着你嫂子进来!”

    封立昕又是一句故意的刺激。

    我让你隐瞒,我让你欺骗雪落,我让你不肯跟雪落坦诚相待!

    不刺激一下他,他是看不到自己的真心的。

    封立昕还是挺满意封行朗那恼羞成怒的模样的。无论出于什么原因,至少他还是在乎雪落的。

    这样不是挺好吗!

    封行朗的一张俊脸扭曲得好不难看,冷冷的,却又发作不得。

    “你就憋着吧!使劲儿憋!”

    封立昕今天的心情颇好,一个劲儿的在出言刺激封行朗。

    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逼迫封行朗主动跟雪落坦白这一切。

    封立昕被莫管家推进了封家客厅里,只留下封行朗和被他禁锢在怀里的雪落。

    “封行朗,你放手!我自己滚,不用你丢!”

    雪落背对着男人,看不到男人的神情。她也不想去看男人此时此刻面目狰狞的暴戾之色。

    让雪落诧异万分的是,这一回的封行朗却没有对她施以暴行,而是用略带胡须的下巴狠蹭着雪落的脸颊。

    “你要小心点儿蓝悠悠那个妖女人!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雪落一怔:封行朗怎么会突然跟她说起这个话题啊?

    “她能把我哥往死亡深渊里推,那对付你林雪落,更是小菜一碟!懂么?”

    这几天,他并没有让叶时年去跟着蓝悠悠。他在试探蓝悠悠,蓝悠悠同样也会反试探他封行朗!她是个厉害的角色!

    雪落深呼吸一口,“只要你封行朗离我远点儿,我就能很安全!”

    “……”封行朗蹙眉,“你确定不需要我的保护?还是你自信你能对付得了蓝悠悠?”

    “蓝悠悠说过:只有惦记你封行朗的女人才该死!我又不会惦记你,所以当然安全!”

    微顿,雪落又凌厉道:“封行朗,麻烦你离我远点儿,才是对我安全最好的保障!”

    趁封行朗微怔之际,雪落一鼓作气的挣扎开了他的束缚,一路小跑着冲进了封家的客厅里。

    雪落本想离开封家回学校的,但封立昕都亲自去学校接她了,也不在乎多吃顿晚饭再走。

    还有,肚子里的小乖已经叫嚣起来,因为它似乎嗅到了安婶忙碌了一下午丰盛晚餐的味道。

    这小东西就是这么馋,一有好吃的,就迈不开步子。

    好吧,是你林雪落自己馋嘴了好么?非要赖上肚子里无辜的小乖!

    *******

    蓝悠悠还没回来,大家一直等着她开饭。

    “太太,你先喝点儿汤吧。”

    安婶担心好不容易回来封家的雪落太太会饿着,便盛来一碗香气四溢的野鸡汤给雪落先垫垫饥。

    “谢谢安婶!”

    雪落来者不拒。正好肚子饿得难受,她便吧唧吧唧的喝了起来。

    蓝悠悠回到封家时,雪落的一碗鸡汤已经见底儿,只美美的吃着安婶刚刚做好的小薯饼。

    不知道为何,在蓝悠悠回来的那一刻,她本能的将小薯饼藏在了自己的身后。

    林雪落,你有点儿出息好不好?

    这还不跟封立昕离婚呢,你照旧是封家的太太啊!吃个小薯饼都怕成这样,你怂不怂啊!

    “雪落,你回来了?”

    蓝悠悠径直朝雪落走了过来,冷艳着一张美得让人窒息的脸庞,悠声轻哼:“上回你被阿朗丢出门外,我还以你这辈子都不会再踏进封家了呢!”

    这话,听起来实在刺耳。

    “不会啊,记得刚嫁来封家的时候,我差点儿被大哈咬上一口呢,我都没跟它生气!要真生气,难不成我还要反过去咬它一口解气啊!”

    雪落真不是故意要把封行朗和大哈一起做对比的。只是想到这茬儿,便随口一说。

    “哈哈哈哈……”

    蓝悠悠笑得花枝乱颤,“林雪落,真没想到你嘴巴也能这么毒!竟然把封行朗跟那只蠢狗做对比!还别说,你这比喻恰当极了!”

    雪落狠实的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在不经意间就狠狠的羞辱到了某人!

    带着一颗颤抖的心,雪落侧头朝沙发上的封行朗瞄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