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238章 妖化了,魔化了!

第238章 妖化了,魔化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哐啷一声巨响,封家客厅里的门被严严实实的关了起来。复制网址访问

    雪落跌倒在台阶下的雨幕中,就这么仰着头,静静的看着那扇被男人重力关上的门。

    这一刻,雪落忽视了自己被砸疼的膝盖,也忽视了那漫天的雨水,还有那沁凉入骨的劲风。

    有的,只是男人刚刚把自己推出来的狠毒目光。厌弃的,像丢掉一件垃圾似的憎恶。

    一道闪电划破了天空的沉寂,一声惊雷搅醒了大地上的万物。

    倾盆大雨,如根根银剑疾落而下,毫不留情的击打着世间的一切,雨点连成一张网,密密实实的。

    雨水从雪落的头顶上一路蜿蜒而下,混着泪水一起。

    在男人将自己拖拽出来的时候,雪落已经下意识用一只手护住了自己的腹处。

    冷静的她没有忘记:自己已经是一个才两个月大小乖的准妈妈了。任何的时候,自己都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显然成了她林雪落的一切。

    尤其在这个悲情的时刻,雪落更加觉得肚子里小乖对她的重要性。

    宝贝儿,咱不难过。是妈妈有错在先。跟妈妈一起回宿舍去吧,朵朵阿姨还等着我们呢。

    雨幕里,雪落从冰冷的地面上爬起身来。

    “咝…落发出一声隐忍的痛哼,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膝盖像是被撞到了,疼得都快起不来身体。

    雪落知道自己不能淋雨,不能在这雨幕里呆得太久,便拖挪着自己的疼腿,一步一挪的朝小区的警卫室走去。

    ******

    砰的一声关门声,将客厅里的蓝悠悠和安婶都惊颤了一下。

    蓝悠悠真的没想到,封行朗会对林雪落那个白莲花下手这么狠。外面可是正下着雨啊,他竟然就这么毫不怜惜的就这么把人给推了出去?

    在雪落太太被二少爷封行朗推出门的那瞬间,安婶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可她实在是不敢上前去阻止怒意中的二少爷。

    下这么大的雨,雪落太太千万别淋坏了身体啊。安婶连忙从玄关处取出一把伞,从别墅的车库绕行出去。

    封行朗单臂撑在门框上,浓浓的忧郁笼罩着这个孤寂的男人,溢出无尽的凄凉之间来。

    蓝悠悠实在心疼这个男人。她似乎这才意识到:在他大哥封立昕的事情上,封行朗可以做到六亲不认。除了他大哥,他心里已经装不下了其他任何人!

    包括她蓝悠悠,也包括那个被推出封家,摔在雨幕台阶下的白莲花。

    “阿朗,别难过了,我这就上楼去安慰安慰你哥。”

    蓝悠悠软糯着声音,依身过来,想环抱住封行朗的劲腰。只要看到男人难受,蓝悠悠的一颗心,就七零八落的,疼得她连呼吸都染上了痛。

    封行朗却一把扯开了蓝悠悠环在他腰际的手。

    “蓝悠悠,别以为你不怕死,我就奈何不了你!我让严邦从墨西哥找回来了一种药,它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mambo’!服了这种药的人,并不会拥有自主意识,会很听话!”

    封行朗的每一个字眼,都染上了寒意。阴森森的,像来自地狱的鬼魅。

    “封行朗,你不能这么对我,你哥不会让你这么对我的。”

    蓝悠悠在微微的颤抖。这个男人就是恶魔,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妖化了,魔化了!

    “我哥他一个残废,他做得了我的主么?放心,我哥会很疼你的。乖乖听话的你!”

    封行朗的话阴森恐怖得让蓝悠悠不寒而栗。她相信封行朗为了他大哥封立昕,什么事也做得出来。

    “不用那药,我也能乖乖听话的。”蓝悠悠抿紧着红润的唇,服了软。

    ******

    安婶追出来时,看到雪落正拖挪着被磕伤的疼脚朝小区的警卫室走去。

    “太太,太太……”

    安婶急声叫唤了两声,立刻冲过来将淋得湿漉漉的雪落遮在了雨伞下面。

    “太太,你都淋透了。快回去换身衣服吧。”

    安婶着实心疼才二十多岁的雪落。风华正茂的年龄,却要饱受着这样的折磨。

    “不用了安婶,你快回去吧。立昕还要人照顾呢。我把伞留着就好。”

    雪落的小脸惨白的,瘦弱的身体在寒雨劲风中忍不住的打着颤。

    “太太,你别犟了,这湿衣服不换下来,你明天肯定会生病的。”

    会生病?雪落猛的一怔:自己千万不能生病!肚子里的小乖不容许她生病。

    可要她现在返回封家去吗?雪落真的做不到。她实在是无法承受封行朗再次对她施暴。

    即便她受得起,肚子里的小乖也受不起。要让它再次面临它亲生爸爸的残酷对待,那得多残忍多虐心啊!

    安婶似乎察觉到了雪落太太的顾虑,连忙说道,“太太,委屈你点儿,我带你去车库里换下这身湿衣服吧!”

    为了肚子里的小乖,雪落傲不起自己的骨气。她不能生病,不能让肚子里的孩子出事儿。

    就在这时,两束刺眼的车灯照了过来,雪落不适应的用手挡了挡。

    “雪落?”

    雪落听到了熟悉的叫唤声。来人语气带着惊讶,是舅舅夏正阳。

    夏正阳下了车,冲进了雨幕中,便看到了脸色苍白,浑身淋透,正冻得瑟瑟发抖的外甥女林雪落。

    他立刻脱下自己的西服,披盖在了雪落的肩膀上。

    “雪落,下这么大雨,你怎么在外面啊?你这浑身都淋透了,是不是被封家人赶出来了?”

    “舅……你怎么来了?”雪落惊讶一声。

    盯看着封家紧闭的大门,和雨幕中瑟瑟发抖的外甥女,夏正阳什么都不用问了,这已经是明摆着的事实了。

    “来接你回家!”

    夏正阳紧咬着牙关,打横将冻得哆嗦打颤的外甥女林雪落抱起,径直朝自己的牧马人走去。

    jeep车里,助手小炎很不理解刚刚还雄心壮志,说不成功则成仁的夏正阳怎么会突然改变了主意。

    “夏总,您不进去跟封总洽谈投资的事宜了?那可是十个亿的大项目啊!”

    “老子让你掉头回去,你磨叽个鸟毛啊!”

    夏正阳咆哮一声。